沈秋君醒来时,头昏沉得厉害,额上也是一阵阵疼痛。

    她勉强睁着眼打量眼前的一切,头顶是玉色绣花卉帷帐,月白纱窗渗进点点日光,却不是在静心观中。

    她哑笑,自己的命倒是硬得很,失血成那样,还能活下来,果然是恶人多长寿!

    她习惯性地摸向枕边,等碰触到冰凉的一角时,她的心安了一下,随即又讥笑自己:都已经打定主意与皇上网死鱼破了,还是这样怕死。

    再摸向小腹,果然没了,原来不是梦!心中一酸,自己这个母亲果然当得不称职,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

    可怜的孩子,竟然摊上一个无能又恶毒的母亲,还摊上一个专情又无情的父亲,安乐王白打了算盘,到底是没有后人给他祭祀,不过想来他也不稀罕,那一切不过是他陷害自己的手段罢了!

    沈秋君如此想着,眼中的泪便落了下来!

    这时走进房来一个容貌尚可的大丫头来,见沈秋君醒了,忙惊喜地走上前,笑道:“三小姐醒了!”

    接着就有三五个人急忙走到房里来了,楚嬷嬷走在最前边,她上前一把握着秋君的手,一边又命人快去告诉夫人,又高兴地抹泪道:“小姐,你可醒过来了!你要是再不醒来,要叫老奴怎么活啊!”

    沈秋君看着尚是一头青丝的楚嬷嬷,心里有些糊涂,静静不动,只暗暗观察。

    这时又有一个挽着双丫髻的俏丽丫头,挤到沈秋君跟前,梨涡隐现,笑道:“小姐终于醒了,快吓死我们啦,阿弥陀佛,老天保佑!我就说小姐是有大福的人,必会逢凶化吉,逢难成祥了!”

    众人也都附和着说,小姐经此一事,此后便会顺顺当当一生的。

    沈秋君心下骇然,只盯着眼前的几个人,不敢作声。

    这时,先前的那个丫头,已隐见沈秋君眼底的泪痕,忙笑着对沈秋君说道:“小姐,可是头还有些疼?太医说了,只要人醒来,就无大碍,再上几次药,就好了,连疤痕都不留呢!”

    沈秋君有些糊涂了,这算是在阴曹地府吗,否则怎么会见到雪香雪柳呢,可如果是阴曹地府,旁边站着的几个小丫头明明活得好好的呀!之前的一切是梦吗?

    倒是楚嬷嬷发现有些不对劲,忙问道:“小姐,是不是额头仍很疼?”

    这时窗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就见一群丫头拥着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快步走了进来。

    那位贵妇人此时形容憔悴,两眼布满血丝,看到沈秋君果然醒了,眼睛就有了湿意。

    沈秋君见了,也不由万千委屈涌上心头,直叫道:“母亲!”

    沈夫人忙几步走到女儿床前,口内直道:“谢天谢地,我的小祖宗,你可是醒了,若是再不醒,真要了我的老命了!”

    沈秋君听着母亲的温暖的话,更是一头扑到母亲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她既怀念母亲温暖的怀抱,又埋怨当日自己堂堂一个正妃却做不成皇后,父母也不为自己出头,便是不中用,也来看一眼自己啊,让自己一个人在宫中孤苦伶仃,只与楚嬷嬷相依为命。

    沈夫人见女儿号啕大哭,想想自己这几日因女儿昏迷不醒,吃不下睡不着,要是女儿真醒不来,怕是自己也要跟着去了,不由也痛哭起来。

    倒是把底下人都吓得不知所措,少不得也掩泪装装幌子。

    楚嬷嬷眼泪哗哗地流,一边还抹着泪,劝着夫人小姐。

    一时沈秋君哭得累了,沈夫人忙扶着她躺下,轻声道:“秋儿,你放心,没事了!我已经让人给你做了东西,一会吃点。”

    沈秋君此时哪还吃得下去饭,便小声道:“我没胃口,我想休息一下。”

    沈夫人也知女儿身子虚弱,才又哭成那样,此时就是硬吃下东西,也于肠胃不好,便点头道:“也好,你睡一觉,等醒了再吃也可。”

    沈秋君点点头,有心想让母亲在这里陪自己,可看到母亲憔悴的样子,忙道:“母亲这几日也累坏了,我已经没事了,您也去休息一下吧!”

    自己的女儿,沈夫人如何不了解,看她眼中不舍的样子,偏还要装作坚强的样子,真是疼煞个人。

    她抹了眼泪,轻叹道:“我的秋儿,总是这样懂事善良!母亲不累,母亲在这里看着你睡下。”

    沈秋君的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不知是因为母亲慈爱的眼神,还是因为母亲口中的善良,让她想起自己被丈夫指着骂毒妇。

    沈夫人慌了,忙问:“怎么了,头又疼了吗?”

    沈秋君忙道:“不是,就是雄母亲!”

    “真是傻孩子,你快睡吧,你睡着了,母亲就走。”

    沈秋君忙点点头,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中,左手习惯性地摸了一下枕头,沈夫人倒没注意到,楚嬷嬷与雪香却同时脸色黯了一黯。

    沈夫人看着女儿熟睡时,仍时不时抽泣一下,不由气得对着众人小声道:“也不知是那个没天理的做出种事来,若是查出来,决饶不了他。”

    等沈秋君再次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房间一片灯火通明,楚嬷嬷与雪香雪柳正坐在床边脚踏上,看到沈秋君醒来,忙围上来。

    楚嬷嬷笑道:“小姐可是饿了,小厨房已经备下了红稻米粥!”

    沈秋君也觉得腹内饥饿难耐,忙令人取了来,就靠在床上就着小菜吃了两小碗,楚嬷嬷忙止道:“今日吃得不少了,歇息一夜,明日再好生吃!”

    沈秋君也知道久饿的人,不能一下进食太多,只得放下碗筷,笑道:“还是家里的饭菜香。”

    雪柳已经上前笑道:“这还是方才老爷他们来看望小姐时,楚嬷嬷趁着这个空儿,亲自下厨房做的呢!”

    沈秋君一惊:“我父亲过来了,你们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呢?”

    楚嬷嬷忙笑道:“不止老爷、二公子来了,大小姐也派人来过,只是怕吵着你休息,都是悄悄来悄悄去的,我们如何敢叫醒小姐呢!”

    雪香走到沈秋君跟前,轻声道:“让奴婢给小姐抹抹药,一会小姐慢慢下床,走动一下,免得夜里积了食。”

    沈秋君点点头,雪香忙去净了手,拿来药膏,解开沈秋君额头上绑着的纱布,拿药膏轻轻擦了。

    沈秋君看着雪香映在自己身上的影子,感受着头上点点清凉,眼圈不由就红了。

    楚嬷嬷忙上前训斥女儿道:“还是我来吧,这么大个丫头了,做起事来还不知轻重,看小姐都疼得哭了!”

    雪香忙惊慌地看了沈秋君一眼,沈秋君笑道:“不是痛,我是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这才发现原来活着真好,所以以后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雪香,我不会再让你为我顶罪,雪柳,我也不会再让你去勾引贤王的亲信!以后我们都不要再做别人眼里的恶人,我们要好好的活着。

    楚嬷嬷等人扶着沈秋君在房中慢慢走动,沈秋君觉得自己可以行动自如了,便打发她们去外屋守着,自己一个在房中静一静。

    等人都出去了,沈秋君这才细细打量着房间,此时才发现,倒真是自己当年未出嫁时的闺房,没想到十来年没住,倒是陌生了。

    再看梳妆匣,里面好些的头花都显得呆板无趣,连李瑶琴设计的半点灵气都没有,不过大家都这么戴着,倒也不显得多难看。

    沈秋君远远望着镜子,她已经好多年不敢在夜间照镜子了,犹豫片刻,她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细细看着自己。

    倒是青春逼人,看着也是十五六岁的大姑娘家了,只是现在是何情况,她却一时摸不准,看来不是一场梦,而是上天可怜自己,让自己回到了过去,好让自己能重新选择一次。

    虽然知道大姐夫会成为皇上,可是她却没了兴致。

    细想嫁过去十年的光景里,虽然也有两情相悦时,可是今日细想起来,他始终对自己怀了戒心,好像已经断定自己就是个蛇蝎心肠的人!

    至于大姐夫为什么要续娶自己,她也已经猜得**不离十,那样假仁假义的人,自己当时真是眼睛瞎了,怎么拿他当天神一般呢!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重回人间,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