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沈大人的书房里,沈夫人正义愤填膺地对丈夫和儿子说道:“你们当时是没看见,秋儿哭的,真是让人心酸,这次真是太委屈了,好端端的差点没命!说真格的,秋儿一向是个坚强的,从不哭天抹泪的,这次真是……一定得查清是谁这么缺德,做出这种事来!”

    沈昭宁忙递给母亲一方帕子,劝道:“母亲不必担心,这事出在贤王府,相信大姐夫必会给个说法的。”

    沈父听了,问儿子道:“你今日去看你二姐,她如何了?”

    沈昭宁低声道:“听太医的意思,胎儿已经没了,也只能大人好好保养身体了,可是我看二姐心情很不好!”

    沈夫人一听,急道:“怎么会这样,天杀的!咒他不得好死!石夫人摔断了胳膊,惜儿又这样,要说这样是巧合,我可不信。”

    沈父想了想道:“惜儿的事先瞒着秋儿,省得她才刚好些,又跟着担心!”

    一时散了,沈昭宁想了想,去了妹妹的院里。

    听说沈秋君已睡下了,他便悄悄叫来楚嬷嬷问了几句话,知道除了头上的擦伤还须些时日,其他都无大碍了,这才放了心,便又沉默起来。

    楚嬷嬷只得陪着站在那里,沈昭宁又低声问道:“三妹夜里睡的可安稳,枕前还放匕首吗?”

    楚嬷嬷心中苦涩,点点头。

    沈昭宁便不再作声,半响,方叹道:“有劳嬷嬷了,回去好好照顾三妹吧!”

    看着楚嬷嬷回了沈秋君的房中,沈昭宁又呆了半响,深叹一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院里。

    第二日,一大早沈秋君便醒了,用过饭后没多久,沈夫人也过来了。

    沈夫人看到女儿神色倒是恢复了七七八八,便也放了心,叮嘱女儿一番,又敲打了底下侍候的人。

    这才对女儿说道:“这几日里府里事多,我先去处理些事,怕是得中饭时才有空来看你呢,不过我会尽量早些过来的。”

    沈秋君知道定是因为自己的事,才让母亲无心府中事务,忙道:“女儿已经好了,母亲只管去忙,只是也要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了。”

    沈夫人听了,对女儿的乖巧懂事很是欣慰,忙又嘱咐了几句,这才离开。

    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边好了,就该过去二女儿那里看看了。

    沈秋君自然不知此事,她一心只想弄明白,自己现在是处在什么阶段。

    楚嬷嬷老人精一个,雪香也随她母亲,看似拙笨寡言,却最是心细不过的,如此便只有从雪柳那里探些情况了。

    就在沈秋君想法要支开楚嬷嬷母女时,贤王妃又派来人来探视妹妹。

    沈秋君忙笑着客套几句,又请来人告诉姐姐:自己除了额头有些擦伤外,其他都好了。

    来人笑道:“昨日她们就回说:三小姐额头擦伤了!所以王妃特意一大早就让王爷去太医院要了上好的伤药,治伤去疤痕再好不过了。”

    沈秋君见是个葫芦样的青花小瓷瓶,忙让人收了,道了谢,又命人好生送了出去。

    雪柳见人都去了,便拿出小瓷瓶来,冲着沈秋君眨眼道:“这可是王爷亲自去求的呢!这小瓶子好生可爱,等用过后,不如就赏了奴婢吧!”

    雪香已经斥道:“胡说什么,这可咱们大小姐的一片心意!与王爷什么相干!”

    沈秋君看着委屈着一张小脸的雪柳,笑道:“你雪香姐姐说的对!这是大*爱我,才特意求来的!大姐夫虽也出了力,却不能算他的功劳!不过你既然喜欢这个小瓶子,那你就收着吧,咱们家有药,倒是使不着它!”

    楚嬷嬷三人都有些吃惊地看着沈秋君。

    但凡与贤王爷有关的事情,小姐总是特别用心。

    若是放在往日,小姐必会一脸柔情地把这个小瓶子,珍藏密敛收起来,无人时她才会自己偷偷观赏。

    今日这事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沈秋君见她们神情,便收了笑容,正色道:“咱们沈家是武将出身,虽不如文官家里的规矩多,一些事情上也该注意了!我如今也大了,一些玩笑可就开不得了,你们已经服侍了我多年,不要一味只管讨好于我,却置礼仪规矩而不顾,这不是为我好,倒是害我了。”

    楚嬷嬷忙道:“小姐说的是,是老奴管教不严,以后老奴必会严加要求她们。”

    沈秋君笑道:“我知道嬷嬷最是能干的,您办事,我是最放心的,不仅她们两个教给你管,便是我有做的不到的地方,嬷嬷也只管指出来,总是为我好!”

    一时沈秋君回了房,楚嬷嬷分派给雪香雪柳活计,将她们支开,这才走到沈秋君面前说道:“是老奴管教丫头不严,还请小姐责罚!”

    沈秋君笑着安慰道:“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嬷嬷不过是一时没看顾到罢了!况且之所以如此,也有我好大的责任,以前之事,既往不咎,咱们好好过以后的日子!”

    楚嬷嬷忙道:“还是小姐宽宏大量!老奴记下了。”

    楚嬷嬷想了想,终又说道:“雪柳如今也十三四岁了,还是不怎么懂事,小姐如今也大了,身边的人还是规矩老实些的好,不如开恩,放她出去吧!”

    沈秋君看着楚嬷嬷,其实一个人的性子,这般年纪也早就定了性了,很难再转变,雪柳这样性子的人确实不适合在身边做亲信!

    沈秋君慢慢问道:“当日雪柳是怎么选上来的?”

    楚嬷嬷窥着沈秋君的神色,小心地答道:“老爷见她十来岁还一幅天真烂漫的样子,说话又傻气逗人发笑,才让她从外院进来,陪着小姐说话解闷的,没想到这一待,就三四年了。”

    沈秋君早就忘了这回事了,她叹道:“她如今还不到被打发出嫁的年纪,好好的就被退了回去,她在府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况她是家生子,又出不得府,岂不是更要了她的命!怎么说她也陪了我多年,我也舍不得她受苦,总要护她周全的,就请嬷嬷以后好好教导她规矩,出去的话就不要再提了!”

    楚嬷嬷也是看着雪柳长大的,也知道她此时出去必不能好过,只是人心都是偏的,为了小姐,她不得不如此取舍,听小姐如此说,心中暗叹,说道:“小姐既然如此说,老奴自然要尽力去办,希望她能不辜负小姐的这片心!”

    却不知,这番话被来取东西的雪柳听了个全,她悄悄退了出去,眼含热泪,暗下决心:小姐请放心,奴婢不敢辜负您的恩情!

    此时沈夫人与二女儿沈惜君的说话气氛,却不怎么融洽。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重提规矩,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