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落了座,石夫人对沈夫人笑道:“秋君长得像极了夫人,才几日没见就又漂亮很多。也不知将来谁有那个福气呢!”

    沈夫人忙客气道:“令嫒长得也都不俗!听说令公子今年中了秀才,石夫人才是有福气呢!”

    沈秋君看着她两个客气来客气去,把能想到的好词,都用在自己及两位石小姐身上了,不由笑着悄悄看那两位石小姐,正好她两人也看过来,三人不由互换了眼色,笑起来。

    沈夫人已经在说道:“我前日还让人捎话给贤王爷,必要给个说法才行!”

    那日二皇子封王,去庆贺的皆是权贵之人,想到自己老爷不过是个四品京官,无权无势,哪个都得罪不起,便是知道又如何呢!

    石夫人忙道:“那日人多马乱的,许是不小心惊了马,贤王爷平日里忙些朝中大事,这点小事可不敢麻烦他!”

    沈秋君看着那两位石小姐,却没了说话的兴致。

    因为她忽然想起来,这两位石小姐出嫁后,好像不太守妇道,传出了些丑事来。

    记得当时,母亲还叹息道:“当日看她们为女孩儿时,再是规矩不过的,怎么就出了这种事,还两个女儿都这样,不知多少人在骂石夫人,不会教养女儿呢。”

    据说,好像是别人下底,不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只要行得正,坐得端,怎么会中了陷阱呢,可见不是完全无辜的,且一个中了计也就罢了,偏还两个女儿都如此!

    女不教母之过,怕这个石夫人的德行,也不能让人相信,倒是少接触的好。

    沈家母女只稍坐了一会,便离开石府,回到永宁侯府,刚坐下,略喝了口茶,门上的人就报:大小姐回府了!

    沈夫人听了,大喜,亲自去门前迎接。

    沈秋君却心中五味杂沉。

    算来姐妹二人也有十来年光景没见了,如今重逢,沈秋君想前世的事,倒真有些心怯。

    就在沈秋君胡乱想着往事时,沈夫人已经与沈丽君携手而来。

    沈秋君看着慢慢走近的姐姐,便觉得有些恍惚,似在梦中一般。

    沈丽君已经上前拉着三妹的手,细看后,笑道:“终于好了,可把我担心死了,若是再不好,怕是母亲也要急病了。”

    沈秋君也细细打量着大姐。

    还是那样清丽脱俗,温婉柔顺,任谁见了都觉得亲近,难怪六皇子那样乖张的人,都能听她说教,在姐姐去世后更是哭成那个样子。

    沈丽君见妹妹只管打量自己,便笑道:“这才几日不见,就不认得我了!等忙过这段时日,我来接你去贤王府,多住一段日子,咱们姐妹多亲近亲近。”

    沈夫人已经笑道:“你也别太宠着她了,如今你也有孕在身,让她去玩,小心累着你了。”

    沈丽君笑道:“瞧,母亲说的,她本就是个可疼的人,怎怨得我宠她呢,况且,她去了,也能帮着照看一下兰姐儿!”

    沈夫人又担心道:“你今日怎么就出来了呢,还不足三个月呢,太不小心了。”

    沈丽君忙笑道:“太医说胎儿极稳妥的,我的车里也垫得极厚实,况且女儿怎么说也是将门虎女,这又算得了什么,当年母亲可是怀着三妹还在马上颠簸呢!”

    沈夫人后怕道:“快别说这些了,想想都后怕,也是你妹妹命大!你小人儿不懂得,这女人怀孕生孩子,可是件险事,万不可掉以轻心。”

    沈丽君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如何不知轻重,自然量力才行的,此时见母亲只拿自己当小孩子一般,口上答应,却又嘻嘻笑着看向妹妹。

    哪知沈秋君只管抿着嘴儿,不发一言,沈丽君不由叹道:“这次可见是吓着了,如此安静,平日里就数她话最多,今日竟是哑了!”

    沈秋君这才忙笑道:“听姐姐与母亲一问一答,挺有意思的。只是如今姐姐身子贵重,就别站在这里说话了,还是到房间坐着慢慢说话。”

    沈夫人也连声道:真是高兴的过了,竟是站着说了半天的话。

    沈秋君扶着大姐,来到母亲的上房,母女三人坐好,只留亲信在旁答应着。

    沈丽君方说道:“母亲带人捎了话,我和王爷就叫了六皇子来,他倒是痛快,承认是他做的。”

    沈夫人恨道:“承认了又如何,也不能惩罚于他!”

    “说什么惩罚?他倒是振振有词,说是石夫人与从玉说话不中听,惹怒了他,所以让人在马车上做了手脚!”沈丽君笑叹道,又看着沈秋君笑道:“倒是扶玉受了牵连!”

    沈夫人嘘唏道:“便真是说话不中听,他也不该行事如此狠辣,他才多大,就如此,大了还了得。”

    沈秋君心中暗道:与他后来先弑母、后逼宫欲弑君父相比,眼前的一切还真算不得什么,那可是鼎鼎大名的“毒蛇六”——安乐王啊!

    沈秋君笑道:“大姐告诉二姐了?”

    沈丽君答道:“她离得我近,所以就先去了她那里。已经告诉她了。”

    沈秋君叹道:“二姐必然不信,只道是大姐袒护于我,才如此说的!便是找六皇子对质,六皇子也会按姐姐教的说的。”

    沈惜君当时的第一反映的确是如此,沈丽君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又忙劝道:“她也是乍然失去腹中骨肉,痛得失了方寸,时日久了,就会想明白了。咱们还是好姐妹。”

    沈秋君笑了笑,这个疙瘩,怕是一时半会解不开了,不过她也不担心,反正在二姐眼中,自己就不是个好人,虱子多了不怕痒。

    沈丽君又道:“虽然六皇子是由齐母妃教导的,只是毕竟不是他的亲娘,有些事也不便去管!我们做哥嫂的更是管不了。本想让他来认个错,大家也都有了台阶下,偏他就认为自己没错,少不得我这个做嫂子的,厚着脸皮挨个替他道歉。”

    沈夫人叹息道:“你们夫妻这样待他,若是别人,必会感激万分,他那样的人,真是不敢指望,不指望他帮衬什么,但愿不要出力不讨好,最终养了个白眼儿狼。”

    沈秋君不由对母亲的远见,暗竖拇指,那六皇子可不是白眼儿狼吗,以后可是因为李瑶琴反了贤王,成了太子身边一条忠实的狗。

    沈丽君终由沈秋君陪着去了石府,对石夫人说了情由,代为赔礼。

    既然是六皇子在马车上做了手脚,石夫人也只能自认倒霉,幸好只是伤了手臂,倒也不算什么大仇。

    况且得贤王妃亲自来赔礼,又送了好些金帛药材,石夫人自觉面上有光,又大赞贤王妃夫妻,做事公正,友爱兄弟,也就一笑泯恩仇了。

    贤王妃见事情*解决,也放了心,便又闲话两句,这才告辞而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一章 代为赔礼,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