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丽君说出六皇子辩词时,沈秋君看出石夫人面上略带了些尴尬。

    看来那日石夫人确实是说了些不当的话,只是不知二姐又说了什么呢。

    沈秋君先前还认为是大姐夫妻一心照料六皇子,此时却觉得是自己看问题太浅显了,大姐这一趟走下来,不仅坐实了六皇子恶,也为贤王赢得了美名。

    枉自己一开始还为姐姐抱屈,看来皆都是事出有因啊。

    这皇家的事情还真是复杂,他们狗咬狗,自己乐得在旁看戏。

    沈秋君扶着姐姐上了车,说道:“这事有什么要紧的,您找个长史来说一声就是了,还要亲自来,你现在可怀着孩子呢,也太大意了。”

    沈丽君笑道:“我的身子,我自己明白的很,你不用担心!再过些日子,我和你姐夫会去城外皇庄住些日子,你也一起来,老是闷在家里有什么滋味儿!兰姐儿昨日还吵着要接你去陪她玩呢,不许你推托。”

    沈秋君暂时还没打算与贤王会面,却也不好直接拒绝大姐,只好点头笑道:“到时再说吧!”

    沈丽君却只当妹妹已经答应了,送妹妹回到府中,她便直接往贤王府而去,一时到了府里又打发去给沈夫人送东西。

    沈夫人见女儿平安到了王府,这才算放了心。

    至夜间,沈秋君洗漱完毕,正由雪柳帮着卸下钗环,楚嬷嬷走过来,让女儿退下,她亲自帮沈秋君梳顺着头发。

    沈秋君笑道:“这些事交给她们做就是了,何苦劳累您呢!”

    楚嬷嬷忙笑道:“老奴还是多做些活,要不然闲得慌,也老得快,倒是多动弹动弹才是,只要小姐不嫌弃老奴人老手笨,老奴情愿如此伺候小姐到老!”

    沈秋君拨弄着手上的珠花,伤感地说道:“我知道嬷嬷疼我,只是您大了我,如今上了年纪,也该颐养天年才是,以后有什么活,就交给她们小丫头做就行了,您只管陪着我说说话就行。”

    楚嬷嬷笑道:“倒是老奴跟着小姐享福了,只是如此,未免有些倚老卖老,也怨不得二小姐说奴大欺主!”

    “那日的话,嬷嬷别住心里去,那是二姐和我置气呢!”

    楚嬷嬷这时才步入正题,小声道:“老奴打听清楚了,琼华那丫头给二姑爷做了屋里人,如今又有了身孕,所以二小姐就有些不高兴,连带着与刘嬷嬷也生分了。”

    沈秋君闻言,不置可否,她在前世就已经知道了。

    楚嬷嬷又道:“其实琼华那丫头倒也不是个心大的,况且只是个屋里人。二姑爷的另一个屋里人是自小就伺候他的,都有了身孕,却无一人抬成妾,可见二姑爷还是很看重二小姐的。再则侍妾不过是个玩意,哪用得着如临大敌一样,倒显得自家小家子气了,除非他不想在人前立足了,否则谁敢宠妾灭妻。”

    人世间的事,谁能料事如神,预知后事,既然能有宠妾灭妻一词,那便是曾有这种事发生,况且自己还是亲身经历的。

    沈秋君呆呆看着前面闪烁的烛光,半响,等楚嬷嬷把头发理顺,这才转过身来,看着楚嬷嬷正色道:“玩意可不会说笑,不会献媚!再是主母口中的玩意,她也是个活生生的女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勾走了人的魂魄!”

    楚嬷嬷吃惊地看着她大的小姐。

    高门大户的老爷公子们,身边没有纳妾的很多,但是贴身侍候的丫头却都少不了,别以为爬上老爷公子床就一生无忧,只要不是正经在档的妾,便是生下子女,还不是腻了,说打发就打发了!

    所以正房太太都不会拿那些丫头们当回事,便是沈惜君,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腹中胎儿没了,所以才会格外迁怒于做了屋里人的琼华,平日里却不是很在意的。

    沈秋君站起身来,把手中玉簪放在匣子里,说道:“请嬷嬷把雪香雪柳叫来!”

    把雪香雪柳叫过来后,楚嬷嬷也没下去,只垂手站在沈秋君身边。

    沈秋君打量着面前花骨朵一样的两个女孩子,她知道她们的忠心,只是人心总会变的,有些话还是及早挑明了,免得以后发生什么误会。

    沈秋君郑重说道:“今日说句不怕羞的话:我若今生不嫁则罢,若是嫁了,决不容自己身边人做姑爷的姬妾!如果你们有什么想法,一定要提早告诉我!”

    雪香雪柳也都懂得那些事了,贴身的丫头,给了姑爷都是惯例,如今见小姐如此说,惊讶过后,便也平静接受。

    小姐是她们的主子,她们身为奴婢,认命也好,忠心也罢,自然是主子怎么说,她们就怎么做。

    沈秋君看着她二人的反应,心中很是满意,上前一手拉着一个,笑道:“不提主仆之谊,只说这几年,咱们一处相处极好,我也希望你们能有个好归宿,总比那些主子不是主子丫头不是丫头的舒坦多了。”

    楚嬷嬷对沈秋君此番动作很是意外,又略带了些惊喜,忙道:“总是小姐心慈,才会真正为你们考虑周全,你们万不可辜负了小姐的这番心意!”

    雪香忙道:“奴婢一切都听小姐的,小姐说怎样便是怎样,奴婢决无二话,奴婢只求能终身侍奉小姐,不敢有其他想法。”

    沈秋君看着雪香,点头道:“我明白你的忠心。”

    雪柳见雪香已经表了态,忙笑道:“奴婢也不耐烦做什么妾室通房的,到时只求小姐让我做个管事娘子,也让我威风一下,当然,如果能嫁到外面做个官家娘子,就更好了!”

    楚嬷嬷笑骂道:“你一个小姑娘家家,倒是想得长远。看不出,倒是个志向高远的!不过依咱们家的门第,小姐的品貌,将来必嫁入高门,说不定还真能让你如了愿呢!”

    沈秋君笑道:“你们的好,我自然是记在心间的,若是有机会,必会让你们如愿的。”

    雪柳已经拉着沈秋君笑道:“小姐可不许唬奴婢,奴婢想过了,不嫁读书人,他们总是说话一套一套的,我可受不住!”

    沈秋君吓唬她道:“那就把你丢给粗野武夫如何?”

    没想到雪柳倒是认真想了一下,点头道:“也好,在那之前,小姐可要教我功夫,他敢不听话,我就揍他!我有小姐护着,倒不用怕他还手!”

    沈秋君等人看她郑重其事一本正经的样子,都大笑起来,纷纷打趣雪柳不害臊。

    雪柳却大大方方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就是天经地义的,有什么好害臊的,而且提前说给小姐,也免得小姐乱点鸳鸯谱!雪香姐姐,快说,你要嫁什么样的人?”

    雪香知道小姐要安歇了,母亲值夜,此时也没她的事了,便啐了雪柳一口,道:“越说越上脸了!也是个没良心的,总想着往外!奴婢要一辈子伺候小姐,如果真是嫁,就请小姐把奴婢嫁给姑爷家的管事吧。”

    雪香说完,便羞得粉面飞红,直接转身退了出去。

    雪柳不服气地追出去,叫道:“我也就是说一说罢了,又不是真要那样,看你说的,我哪有那么私心!”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二章 彼此交底,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