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得知昨夜女儿太晚才休息,忙道:“你不用叫醒她,随她睡吧,让人好好准备吃食,等她醒了,服侍她用了。”

    楚嬷嬷忙答应了。

    沈夫人又道:“你办事向来让人放心,又是大了姐儿的,该劝还是得劝的,别让秋儿总由着性子做事。”

    楚嬷嬷忙笑道:“三小姐从小到大,就是个懂事乖巧的,什么事都心中有数,不过是昨夜忽然来了兴致,大家打了会叶子戏罢了,一年也难得一次,所以就不曾劝阻,若是小姐真日日如此,奴婢们怕就受不住了。”

    沈夫人听了,笑道:“秋儿是个有成算的,难得她有兴趣,反正她也没什么事要忙,只要不是夜夜如此,伤了根本,三五次由着她高兴吧。”

    楚嬷嬷想了想,又把昨夜里沈秋君说出嫁后不把身边人给姑爷的话,一一说给了沈夫人听。

    沈夫人默默想了想,道:“我知道了,你回去服侍她吧。”

    直到过了中午,沈秋君才睡醒,起来洗刷,边问昨夜战况如何。

    雪柳撅着小嘴道:“小姐赢了一百钱,楚嬷嬷倒是赢了五百钱,雪香姐姐只输了五十钱,就数奴婢输得最多。”

    楚嬷嬷笑道:“瞧,你这个小家子样,你一个月的月钱都有一两,平日里用不到不说,小姐还时常打赏你,几百个钱,就雄成这样。罢了,我那钱就不要了,你只在出五十钱,补给小姐就是了。”

    雪柳听了忙笑道:“我可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只是昨晚上老是输,心里实在是不好受,那钱我可不敢不给,人说牌品就是人品,我可犯不着为了几百个钱,就让人说品性不好。”

    雪香笑道:“不知雪柳大小姐,得多少钱,才让你犯得上呢?”

    “怎么也得成千上百两才行吧!”雪柳随口说道,马上就反应过来被雪香下了套,忙要开口解释,雪香却已经对沈秋君笑道:“小姐,可是听到了,柳儿的品性最多值一千两银子!”

    雪柳气得直跺脚:“雪香姐姐也变坏了,还是人人称颂的贤良人呢!”

    沈秋君笑道:“好了,快别生气了,一会就有你们高兴的。”

    楚嬷嬷已经捧着个小匣子出来,笑道:“昨日夫人说,咱们院里服侍小姐辛苦了,这个月每人发个双俸。”

    雪香惶恐道:“这都是奴婢们的本份,怎敢居功呢!”

    雪柳已经笑道:“既然雪香姐姐不要,不如就把她那份也给了奴婢吧。”

    沈秋君推她道:“越发掉进钱眼里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克扣你的月钱呢。快去帮嬷嬷给外面的人发钱去。”

    雪柳忙起身出去,已经有丫头婆子进来摆上了饭,雪香伺候着沈秋君用饭。

    晚间,沈家众人是在沈夫人的上房用的餐,也是沈秋君病好后,全家第一次聚在一处用餐,倒是其乐融融,沈秋君更是受到了家人极大的关爱。

    沈秋君便趁势提道:“这次有惊无险,也算是老天庇佑,所以女儿想去庙中酬谢神恩。”

    彼时,大齐朝刚建成不足二十余年,百废待举,对女子于一些规矩上,要求得还不算太严,一些大家闺秀也能时常出头露面,况且病愈后酬谢神恩也是常有的事。

    沈夫人听了,笑道:“正好我原也打算去广源寺,为你姐姐们求个平安符,这几日咱们一起去。”

    沈父见妻子看向自己,忙拿眼去瞅儿子,他一个堂堂侯爷,可不耐烦陪着妻女去寺庙里,听那帮和尚们为骗钱瞎哼唧。

    沈昭宁忙笑道:“正好后日,孩儿沐修,倒是可以护送母亲妹妹去礼佛。”

    沈夫人听了,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沈夫人也没指望丈夫会改了主意,亲近广源寺。

    对于沈父的不喜僧佛之事,还得从当年沈夫人年轻时说起。

    沈夫人那年怀了沈丽君,与婆母一同去广源寺进香,便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和尚指着她道:“夫人好面相,必能生出母仪天下的皇后来。”

    那时正逢乱世,有些本事能耐的,都自封为王,各自为政。

    当时沈家也是拥兵自重的一方霸主,却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家担不起拯救天下苍生的重担来,只静候明君到来。

    沈老太太很开心,自家虽做不了皇帝,可有个皇后孙女也是件光宗耀祖的事。

    巧的是,沈夫人这一怀就生下个明丽有福相的女儿来。

    这本就是沈老太太的第一个孙女,难免偏疼些,长得俊俏,又有那样的预言,所以更为重视,真是如珠如宝地疼在心头。

    老太太亲自为孙女起了小名为丽玉,丽自是美丽之意,玉,则既有尊贵之意,又隐喻孙女将来会嫁给有玉玺的人。

    后来沈夫人又生下二女儿,庄氏父子虽已隐有众主之相,而且此时沈父也成了庄氏父子的得力干将,老太太道:“到底是亲姐妹,以后丽儿好了,也能提携着,沾点福气!”

    所以沈家二小姐,取小名为从玉。

    等到沈秋君出生时,大齐朝已经建立,天下渐渐平定起来。

    当今但宗皇帝那时还是太子,却已经三十有余的年纪,与沈父年纪相当,而皇太孙则早就订下他母舅家的表妹为妻。

    可是看到出落得越发好的丽玉,老太太还是深信不疑,认为自己的孙女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只是那皇后路却是不顺当,于是为同样相貌出众的小孙女儿取名为扶玉。

    沈父到底是领兵一方的人物,并不相信那和尚说的话,不过看着越发明艳懂事的大女儿来,倒也觉得大女儿当得那样的福份。

    不过,后来沈父却无意得知,当年太祖皇帝为了起事成功,少些杀戮,于是就命一些看起来骨骼不凡、仙风道骨的人,假冒僧道,去一些有些实力的拥兵之家,或是能助他一臂之力的人家,专指着他家妇人说道:府上该出位皇后。

    虽听起来黄,但是也不是没有成效,至少当时的沈父就受了些影响,越发坚定了辅佐明主的信念,更加不思自立为主的念头。

    至于其他人,则不得而知,但至少现在还有一些不明*的功臣,把这个能出皇后的预言当成一个家族的秘密,企盼着指不定哪日,自家就真出了位皇后,让家族的荣耀更进一步。

    沈父知道事情*后,心中备感耻辱。

    女儿丽君也被皇上求聘给其次子为正妃,二皇子不长不嫡,自然难做皇上,女儿的皇后一说,却成了一场笑话!幸好外人不知,免得既丢人又惹人猜忌,但不免就迁怒于僧道,再不与其亲近。

    沈秋君见父母情态,便也想起此事来,不由暗叹:也不知那和尚胡说给蒙上了呢,还是真就很灵,总之,大姐最终做了皇后,只是早早损了命,没能真正母仪天下。

    莫非自己今生能重活一次,就是因为干预了前世,改变了天道轮回,所以为了让事情回到既定轨道,才有了自己带着记忆重活一回的事情?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四章 僧道谶语,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