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永平侯府的赵瑞。

    那日赵琦将沈秋君的意思传达给赵瑞时,赵瑞心下疼痛,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拒绝了,他是真心爱慕沈秋君的。

    今天在寺院里,赵瑞无意中看到沈昭宁,因为彼此都是熟识的,便要上前去打招呼,却于此时发现,沈昭宁身边站着一位戴着帷帽的窈窕女子,赵瑞生生止住了脚步。

    他猜测出那女子必是沈秋君。

    赵瑞有心上前,要亲口对沈秋君诉说衷肠,可一来沈昭宁寸步不离,二来也怕贸然出现,唐突了佳人,便一直默默跟着。

    可惜直到他们离开寺院上了马车,他都没有寻到单独与沈秋君说话的机会。

    赵瑞看着远去的车马,神情惆怅,若有所失。

    “没想到赵兄还是个辣手催花的人!只是寺院里做这种事,却是不妥吧。”

    赵瑞听到调侃声,忙转头去看,却原来是定国公府的林景周,再看自己的手里正无意识地揉搓着一朵开得正艳的鲜花。

    赵瑞忙把手中残花扔掉,拱手抱拳笑道:“原来是林兄,幸会幸会!今日也来寺上烧香?”

    林景周摇头嗐道:“快别提这个了,天天被家母催得头疼,这不跑来拜月老呢!”

    赵瑞不由大笑,说道:“彼此彼此,难兄难弟!”

    林景周顺着赵瑞的眼光,看向沈家人马消失的方向,笑道:“方才看赵兄的神态,似是没白跑这一趟啊。”

    赵瑞忙正色道:“林兄误会了!姻缘之事,自然是父母做主,万不可乱说。方才只是因为看到沈昭宁,本想过去打个招呼呢,没想到他护着位姑娘跑得倒是快,一溜烟便上了马走了。”

    赵瑞其实是想提一提沈秋君的,也想从外人口中得到赞美她的话,却又投鼠忌器,怕惹得林景周也来了兴致,引来劲敌,便作了罢。

    林景周早就看到沈昭宁了,知道他守在身边的是沈秋君,也看出来赵瑞对沈秋君的心思,不由一笑,也不点破。

    他与赵瑞虽也熟识,却不够亲密,否则必会劝他打消求娶沈秋君的念头,那个沈秋君可不是个善碴。

    别的事情也就罢了,只是事关感情的事,不好交浅言深,好心反招了仇恨。

    虽有心为贤王招揽人才,但欲速则不达,况且赵瑞只是侯府次子,做不得侯爷与世子的主。

    二人又闲话几句,各自找了随从,一起结伴回到城里。

    赵瑞因情事不顺,心情郁郁,难免做些对月长吁对花短叹的失意举止来。

    赵夫人看出儿子的不对劲,便旁敲侧击,可惜赵瑞只是遮掩,一个字也不说,所以终无所获。

    赵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点入不了沈秋君的眼,在事情没弄明白之前,他不敢让长辈插手,免得弄巧成拙,误了大事。

    不过赵琦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她觉得沈秋君说的对,儿女姻缘是父母做主,以两家的门第、兄长的人品,绝对不辱没了沈秋君,而沈秋君的拒绝,也许只是因少女的羞涩,所设的托词罢了。

    雄兄长的赵琦便寻了机会,在母亲面前替哥哥吹了点风。

    赵夫人得知*后,对儿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又气又笑。

    京城这几家有爵位的,尤其是武将们,都是多年追随着太祖南征北战的,所以交情都还不错。

    沈秋君又是与赵琦常一处玩的,大家都极熟悉。

    赵夫人也很喜欢沈秋君,长得面如满月,明眸皓齿,一看便是有福之人,两家又是门当户对,这门亲事实在不错。

    赵夫人笑话儿子道:“也是个腼腆的,这男女婚嫁之事,有何说不得的,偏要独自在那里愁苦!明儿,我就去拜访永宁侯府,探探口风。”

    这话是在赵老夫人的屋子里说的,因为赵琦认为祖母最疼爱哥哥,所以在她面前说,更易成功。

    哪知,赵老夫人听了儿媳的话,却微皱了眉头,道:“若说沈家姑娘面相倒是个好的,只是近来见她几回,却见她穿得太素淡了,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哪一个不是绫罗绸缎,穿红着绿的,偏她这个样子,便是有点福气,怕也给冲没了!”

    不提哥哥爱慕人家,只说沈秋君怎么也是自己的朋友,赵琦一边帮着祖母捏肩,一边轻声笑道:“那是她性情淡雅的原因了,若不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哥哥也不会如此喜欢他了。”

    赵老夫人听了,一边假意训斥孙女不知羞,一边便命人去请了赵瑞来。

    赵琦担心哥哥会埋怨自己,忙指了事躲了出去。

    赵老夫人一心在孙子身上,也不理论,赵夫人则见她兄妹情深,取笑女儿几句,便放她出去了。

    一时赵瑞来到祖母处,看母亲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赵老夫人问道:“我听说你喜欢沈家的三丫头,可有此事?”

    赵瑞便知是妹妹告的密了,心中恼怒妹妹的自作主张,待要答话,脸却又红了起来,支吾半天。

    赵夫人笑道:“得亏还是将门之后呢,一句话都说不完整,若是生在文人家中,还得腼腆成什么样子。”

    赵老夫人笑道:“也怨不得他,他年轻人,初提婚事,难免有些害臊!”

    赵瑞忙顺势拱手求道:“请祖母母亲成全。”

    “若说单看面相,那丫头倒是个好的,”赵老夫人道,看到孙子面带喜色,又道:“但是看她两位姐妹出嫁后,都子嗣不丰,倒是一点也不象她们母亲,怕是她也免不了那样,却是不好。”

    听婆母如此一说,赵夫人也垂下眼来,暗自思量。

    子嗣向来是大事,沈家大姑娘出嫁也有五六年了,却只得了一个女儿,二姑娘出嫁也有三四年,一个孩子也无。

    如今儿子已经十九岁了,再快也得明年娶亲,后年才能抱孙,若是沈秋君随了她两个姐姐,儿子虽不能承爵,可也不能没个嫡子啊。

    赵瑞也想到此了,只是生孩子之事,谁也不能下断言,他想了想笑道:“都说一代好儿媳三代好儿孙,娶妻娶贤,孩子的事,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赵夫人见儿子果真是爱极了沈秋君,也忙劝婆母道:“以儿媳看来,那丫头倒是个好人品,而且看着也象是好生养的!”

    赵老夫人却疑问孙子:“你是如何知道她是个贤的,难不成你二人私下相会过?”

    如今天下太平也有几年,规矩一说,便被世家大族重新拿了出来,赵瑞怕祖母误会,忙笑道:“只大家打过招呼而已。还记得前几年京城大乱时,咱们在城郊遇到她,她只为不背信于娘,便不肯随了咱们去,一叶知全秋,可见是个好的!”

    当日相遇,只是让赵瑞生出一丝欣赏而已,后来京城安稳,眼看着沈秋君出落的亭亭玉立,那丝欣赏便慢慢变了味,情之一事最难说清,总之,便渐渐生出娶她为妻的念头来。

    赵夫人责备地看了儿子一眼,道:“不是一叶知全秋,而是以偏概全。”

    赵老夫人的眼睛却一下子变得清亮起来,她看着孙子问道:“你说的可是那年在小归山脚,遇到沈家姑娘一事?”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六章 思慕之心,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