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便是城安伯府的李瑶琴恰好路过,便斥责了五皇子的侍卫,不仅帮着六皇子包扎伤口,还亲自送他来到皇庄。

    当时贤王得知后,大加赞赏,道:“小小年纪不畏强权,真巾帼!”

    这让她为之吃醋不已,当时可是她喝止了五皇子等人动作,让六皇子免于挨打的,怎么就无人称赞自己呢。

    因为六皇子归贤王母亲齐妃教养,便算是贤王的同胞兄弟,所以前世沈秋君看到六皇子狼狈的样子,只觉得他丢了贤王的面子,便气得骂了他几句,就直接让人赶着车走了。

    此后她反复比较,自己所做到底是差李瑶琴哪里了,不就是没施药送人,而且还狠狠骂了六皇子一顿,所以李瑶琴就得了贤王的赞赏,得到了六皇子一生的爱慕,到死都不忘为她铺路!

    今生他们愿爱谁是谁,自己是一点都不会掺和的,就在旁边看戏!

    沈秋君觉得自己倒象是看透世间百态,快要脱离红尘了,只是,怕佛祖是不会要自己这个手里沾满了血的弟子吧。

    马车驶到庄子上时,沈丽君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妹妹下车来,便拉着女儿走上前来,笑道:“可把你盼到了,兰姐儿自昨日一天几遍地问道,你何时能来。”

    沈秋君打着雪香下了车,还未说话,兰姐儿已经扑去沈秋君怀中,叫道:“小姨,你可来了,这里可好玩了!”

    “小心些,仔细绊倒了。”沈丽君忙拉女儿,又对着沈秋君笑道:“显见得你俩好,瞧把兰姐儿高兴的。”

    沈秋君笑着逗弄兰姐儿道:“咱们兰姐儿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几天不见,小姨都快要不认识了。”

    兰姐儿害羞地躲在母亲身边,沈秋君没有往常那样,抱着兰姐儿哄逗。

    说到底她还是记恨前世里,临死前兰姐儿对她惮度。

    那时兰姐已经十五六岁了,十多年的母女情,不是装出来的。可只凭皇上一句话,就一切都烟消云散,她宁愿兰姐儿愤怒地跑来质问,因为那样说明她还是在意自己的,而不是直接默认了自己的罪行。

    所以此时她再不能拿她当女儿般疼爱了,也罢,将来兰姐儿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君臣有别,那时自己这个小姨还不知在她心中哪个旮旯呢!

    沈丽君只顾着高兴,倒是没看出不同,便是众人也都想不到这细节上来。

    但是小孩子的心是最单纯的,大人是真心还假意喜欢她,她立时便能感觉出来,所以兰姐儿感觉到了沈秋君那淡淡的疏远,不过到底年幼,也不知如何表达,只乖乖由着娘牵着,偶或偷偷观察一下大人们的反映。

    沈秋君也感觉到了,便仍是对她和蔼地笑,心里却暗自惊讶,没想到兰姐儿小小年纪就已是如此的蕙质兰心!

    沈丽君让人抱着兰姐儿,她则携了妹妹的手,直接引着去了沈秋君的院子——满桂园。

    是个小院子,雅致,院中除了几株桂树外,另种了一些低矮花树,此时俱都是花期,院中弥漫着淡淡清香。

    内里铺设更是清新质朴,不见丝毫富贵之气,别有一番清幽高雅。

    沈丽君笑道:“我知道你不爱那些金银绸缎等俗物,特让人如此布置,若是不满意的地方,缺了什么,都尽管提出来,在姐姐这里,就只当是在家里了,不要见外才好。”

    沈秋君把室内粗粗看了一眼,点头道:“姐姐有心了,我很喜欢!我在家里还带了不少东西来,若真缺了东西,我自会寻了管事的,姐姐如今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太劳累了才是。”

    这时王府的仆妇早就上了茶点来,沈丽君便坐下来,笑道:“还是妹*我!怎么都可以,就只别委屈了你,否则我便是出力不讨好了。”

    一时姐妹二人又闲话几句,沈丽君又邀请沈秋君去自己院里吃中饭,又道:“你姐夫他们在外院摆的酒,咱们只管吃自己的!”

    沈秋君知道,接下来便是李瑶琴大出风头的事了。

    前世李瑶琴送六皇子回来,五皇子恼她多管闲事,就要找她的麻烦。

    李瑶琴便说出那番“你之所以是你,是因为你的出身,而我之所以是我,却是因为我自已”的话来,又道:“佛曰众生平等,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把五皇子等宗室子弟驳斥得面红耳赤。

    便是今日想起来,抛去以往的过结,沈秋君都极为佩服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竟有那样的胆色,那样的见识,也不怪贤王会大加赞赏,以后更是对她宠爱有加,确实是不同寻常闺中女子的。

    至于六皇子,最初得了李瑶琴的关心,再亲见她不凡的胆识和机智,凭三寸不烂之舌,便让五皇子等人甘拜下风,对于同龄的少年来说,那便是致命的吸引吧。

    十三岁的小屁孩,这一爱恋起来,倒是惊天动地,持续了十多年,这两人也都算是奇葩了。

    沈秋君不愿重复前世看她人大出风头,笑道:“坐了一个多时辰的马车,晃得骨头疼,反正我们是亲姐妹,就容我失礼一次吧。让人送些易克化的食物来,我略用些,就休息休息。”

    沈丽君没奈何,只得笑道:“也好,一会我让她们送来。昨日从玉也是累得够呛,方才还说身子酸疼呢,不说你姐俩儿是武将出身,便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怕也没你二人娇贵。”

    那是沈惜君不愿看到自己找的理由吧,沈秋君也不往心里去,只嘻嘻笑着,求大姐原谅则个。

    一时沈丽君带着兰姐儿去了。

    楚嬷嬷忙命婆子们,把沈秋君家常用的东西都拾掇出来,她自己则亲自带着雪香把铺盖等收拾好。

    沈秋君看了,指着靠窗的小床塌道:“你们先别急着收拾,怪累的!一会吃点东西,都先歇息一下,我一会就先在这里休息,正好晒着太阳!”

    话音刚落,厨房里就来人布饭,果是粳米粥、新鲜小菜等爽口易克化之物。

    沈秋君吃过饭后,便让底下人去用饭,只命雪柳帮着泡了杯茶,便拿了本书,坐在小塌上,随意打发时间。

    楚嬷嬷拿眼剜了雪香雪柳一眼,她二人悄悄指了指沈秋君,表示是小姐自己不用人伺候的,不是她们偷懒!

    楚嬷嬷急忙吃过几口,便跑到室内陪沈秋君,却见她把书盖在眼上,已经睡着了。

    楚嬷嬷忙悄悄取出一床蚕丝薄被,帮沈秋君盖在身上,便坐在沈秋君身旁,打量室内摆设。

    床上悬着月白帷帐,铺着浅青被褥,桌上虽摆了些古玩器皿,然满屋子里只一味的素色,一丝鲜艳颜色都没有。

    楚嬷嬷忍不住心下怆然,这哪是年轻姑娘家的闺房,分明是个清修之处。

    沈秋君好歹也是侯府千金,又因为长得模样俊俏端庄,嘴巴也甜,合府里都宠着她。自然是穿了绫罗想绸缎,戴了金的换玉的,红衣厌了换黄衣,日日打扮的繁花锦簇,富贵非常,谁能想到长大了反要受此委屈!

    沈秋君刚才不过是朦胧了一下,楚嬷嬷帮她盖被时,沈秋君便醒了,于是便睁眼,拿下眼前的书,却看到楚嬷嬷神情黯然,不由笑道:“嬷嬷不喜欢这里吗?”

    楚嬷嬷回身笑道:“没想到老奴这一过来,倒是把小姐给吵醒了,真是该打!小姐,喝点水吧!”

    沈秋君点点头,起身把一边银纹绣暗花的引枕放在背后倚着,接过茶水,抿了一口,笑道:“我也不想来这里,可是实在是盛情难却,咱们在这里住上几日,姐姐面上好看了,咱们就回去。”

    楚嬷嬷笑道:“只要小姐高兴,怎么都好说!老奴只是觉得这里有些太素淡了,一会让她们小丫头去折几枝花来,也算是给新居添些喜气!”

    沈秋君环视了屋内,知道楚嬷嬷定是觉得太素了,便笑道:“随嬷嬷收拾,我只管享受就是了。”

    这时雪香等人也吃过饭过来,大家休息一下,便开始收拾。

    沈秋君便让人把藤椅放在花荫下,也不去沈丽君处,只坐在那里与几个丫头说笑。

    看看时辰,前院的事情也都该结束了,打听着贤王未在内院,沈秋君这才带着雪香雪柳两人去找姐姐说话。

    到了正院,沈丽君正在那里做针线,听到妹妹来了,忙迎了出来。

    ----------感谢柏觅双赠送的平安符!今明两天争取双更!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八章 庄园新居,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