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柳红了脸,低头默默跟上前去,一时又对着沈秋君献殷勤,笑道:“方才奴婢看了,这里就只咱们三人,再没有别人的。”

    沈秋君点醒道:“路上是没有人,但是那花树下、草障内、围墙后可都能藏人。俗话说的好,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雪柳吓了一跳,泪珠儿就滚落下来,急忙道:“这可怎么办啊,万一让人看了去,坏了小姐的名声,都是奴婢的错!”

    沈秋君见雪柳也吓得够呛,这才笑道:“不过方才我早就看了一遍,倒是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呢。”

    雪柳一听不干了,拉着沈秋君埋怨道:“小姐就知道吓唬人,这是要奴婢的命呢。”

    雪香不由白了她一眼,给个棒槌就当真,顺个竿儿就上爬,沈秋君也笑着取笑了几句,几个人便到了满桂园。

    三人都闭口不提路上发生的事,免得楚嬷嬷知道又要教训雪柳。

    倒是沈秋君看着房内摆放的鲜花,只是些浅淡颜色的,不由苦笑:这哪是年轻姑娘的喜好!

    三人以为此事人不知鬼不觉,却不知早就被有心人看在眼中。

    因为沈丽君雄沈惜君失了腹中胎儿,便作主接妹妹来庄子住一段时日,所以于阳也跟来陪着妻子住几日。

    今天五皇子等人跑来贺贤王的乔迁之喜,贤王是兄长,又素来威信极高,他们不敢灌他酒,于是做为连襟的于阳就不得不出来接招。

    于阳虽是未来的永泰侯爷,在寻常百姓眼中便是高高在上的权贵了,但在皇子宗室子弟眼中,便算不得什么,于阳不敢十分推拒,几乎是来者不拒,不一时便酩酊大醉。

    因怕扰得沈惜君不安,所以便在前院歇息,直到日落西山,贤王这才亲自送他回菊香斋。

    无巧不成书,二人便正好看到,雪柳跪在沈秋君面前自打耳光的那一幕。

    主子教训身边奴婢也是常有的事,虽说闺中女子在外此举不妥,但在自己亲姐姐家,也算不得外面,总是一家人,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勉强也能搪塞过去。

    于阳不想贸然过去,不仅小姨子心中不自在,自己这两个姐夫也尴尬,于是悄声建议道:“咱们绕路走吧,免得碰上都不好看相。”

    贤王也点头同意,扶着于阳悄悄绕路走了,但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夜间沈秋君洗漱完毕,正歪在那里看书呢,见雪柳正在门帘后冲自己挤眉弄眼的,不由笑了笑,打发楚嬷嬷出去,叫进雪柳来。

    雪柳进来,看见楚嬷嬷走远了,这才笑道:“方才奴婢去打听过了,六皇子今天可是惨得很,他不是与五皇子打架了吗,听说是自那里一路走着来的,靴子都磨破了,脚上全是泡,正找了太医取药呢!”

    沈秋君愣怔了一下,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楚嬷嬷值夜!”

    雪柳忙退了出去,沈秋君把书放了一边,枕着又双臂,眼睛直直看着账子。

    楚嬷嬷进房来,见室内寂静,隐见沈秋君睡下,便也放下头发睡了。

    沈秋君此时却正细想着前世之事。

    前世李瑶琴确实是在此次把六皇子送到庄子上的,今生怎么就发生了变故呢?

    是因为自己没按套路去臭骂六皇子呢,还是有人刻意去改变事情的轨迹呢,难道是李瑶琴?

    沈秋君眼中泛起光芒,原来不只自己得上天的厚爱,李瑶琴说不定也是个得上天厚爱的。

    莫非她也是带着记忆重活一世?果是天命皇后?

    只是今生自己不会出手帮她扫平障碍的,而且为了皇后亲妹的名头,还会尽力帮着大姐,倒要看看李瑶琴怎么实现她的皇后梦!

    沈秋君还是暗自庆幸的,庆幸李瑶琴是个尊重生命,心中总有佛法面前众生平等的理念,不然,还真怕她会出手对付大姐,不过人重活一世,为人处事总会有些变化的,倒也不能掉以轻心。

    温婉善良、知书达礼、聪颖多才的李瑶琴,不知今生,你会如何走出你自己的人生之路呢,真是让人期待!

    此时京城城安伯府的一处院子里,正有两位丫头帮着自家小姐卸妆净面。

    瓜子脸蛋,不施粉也白,柳叶弯眉,水汪汪的大眼勾人魂魄,樱桃小檀口,未点脂亦娇艳,尚未长大就如此美丽,若是再大些,还不知是何等的妩媚妖娆!

    身着蓝衣的丫头推了另一个着绿衣的丫头,笑道:“云裳,快些吧,又看呆了。”

    云裳忙笑道:“小姐长得好看,也怨不得人爱看,你云依若是长得有小姐一半好看,我也天天看你看呆了。”

    李瑶琴看着她二人嘻嘻哈哈的,心中暗叹,小时了了,大时未必佳,你们不知道还有“长残”这一说。

    自己年少时倒是美貌动人,可真长开了,也就中上而已,花容月貌算不上,只能说是清秀甜美罢了。

    倒是沈秋君自小就长相艳丽,等略上了年纪,越发的明艳动人,幸好他不是肤浅之人,能不被其表相所迷惑,否则自己真要枉自穿越一世了。

    李瑶琴深叹一口气,今日总算自己眼明手快,避开了那瘟神,唯愿今生再不与那六皇子有交集!

    那日册后大典上,她终于能正大光明地与自己今生的良人,携手站在高处,任人跪拜!

    那是她最开心的一天,她以为自己会继续开心地生活下去,她对自己和他以及他们的感情都有信心,却没想到那天就是她生命嘎然而止的一天。

    她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个刺客所说的话:“要怨,你就怨庄承荣对你的一往情深!如果不是因为得罪了你,庄承荣也不会让我的妹妹,胎流血尽而亡,而你却做在皇后宝座上,天理何在?”

    在庄承义的悲痛欲绝中,她以为自己的穿越之旅将以悲剧告终时,却发现自己重生了。

    是的,她重生到李瑶琴十三岁的时候,可是她却不能去告诉庄承义,自己还活得好好的,不仅因为他现在还不认识自己,更主要的是,他现在还是别人的丈夫。

    虽然她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但还是止不住心痛,在庄承义失意的时候,自己却不能陪在他的身边安慰他,为他轻轻抚平紧皱的眉头。

    今天她有事外出,无意间看到前方有人打架,她不由想起自己的前世之事。

    那年京城大乱之时,李瑶琴在惊吓中病重而逝,于是便有了她的开始。

    幸好李家众人都不曾注意到李瑶琴已经换了芯,仍是照旧疼爱于她,她也很感动,把自己当做真正的李瑶琴,在这个陌生的年代生活下来。

    但她骨子毕竟是现代人,所以当她看到一群人在欺负一个孩子时,便忍不住上前抱打不平,为庄承荣解了围,还悉心照料这个俊俏的小公子,差点都忘记自己不是成年人,此时也只是个小姑娘而已。

    偏偏因为庄承荣只一幅小大人的冷酷模样靠坐在车上,除了道谢外,一声也不吭,竟有一种高贵冷艳之感,便忍不住戏言两句,一时倒哄得庄承荣笑靥如花,却哪里想到他不过是一个披着美丽外表的恶魔。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所以才让他情根深种,也造成了自己前世的悲剧。

    老天既然给了自己再一次读档的机会,自己又岂会白白浪费掉呢?

    只是想起以后要发生的事,李瑶琴不由懊恼地拍了一下脑门,自己该如何避免下面的灾祸呢?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一章 两世之人,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