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没想到一大早就与六皇子面对面地碰见,心里没有准备,倒是一时愣在那里。

    但是奇怪的是,她心是竟没有仇恨,难道是因为都同是爱而不得的同道中人,所以同病相怜了?

    自己至少做那人十年的妻子,而且也看透了他虚伪的本质,所以能轻易地放了下来。

    而眼前这位却只能在远处,默默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是如何对别的男人巧笑倩兮、媚眼流转。

    偏李瑶琴又确实是个好的,让人都想不出要放手她的理由,只得就这么吊在半空,暗自伤神。

    想到这,沈秋君心中便莫名多出些优越感来,而且不提自己前世多活的那十几年,只说自己现在也比他大三岁呢。

    所以沈秋君很大度地微笑道:“怎么是你,几日不见又长高了,我竟一时没认出来!这大红的衣服倒也蛮配你的。”

    六皇子似没听出沈秋君的调侃,只恭敬地作礼道:“玉姐姐好!”

    “我们小姐怎么会好呢,可是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如果不是小姐福大命大,还不知会怎样呢!你倒是不痛不痒的,你怎么不从急驰的马车上跳下来试试!

    雪柳此时象个小辣椒似地冲过来,对着六皇子好一顿数落,却在六皇子抬头目露凌厉眼光中噤了声,一时又充满斗志地说道:“你凶什么凶!我家小姐骂你,是因为关心你,你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心,害她受伤!”

    沈秋君看到六皇子紧握住拳头,忙喝止住雪柳,心中却暗道:自己果然是个蠢的,前世竟没发现六皇子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暴戾阴狠,枉自己还可怜他不得圣心,又年少失母,总帮着大姐教导于他!

    六皇子握了握拳头,对着沈秋君低声说道:“我不知道玉姐姐会坐于少夫人的车回去,当时玉姐姐明明说要留在王府的。我不是有意的,还请玉姐姐不要怪罪!”

    沈秋君冷笑道:“不要怪罪?你可知道我二姐因为你失了腹中孩子?”

    六皇子抬头看着沈秋君的眼睛,傲然答道:“这可怪不得我,她说了不中听的话,就怪不得我要整治她,既然说了就要担当,不能担当,就该管好自己的嘴!别说我不知道她有身孕,便是知道我也不会罢手,自己有了身孕,还不知道为了孩子积点口德,怨得了谁?”

    “她和石夫人到底说了你什么坏话,你要出手如此狠毒?”

    六皇子轻哼一声,眼睛斜向一边:“爷懒得重复!”

    明明是个孩子,偏装成大人的傲慢模样,沈秋君看着矮自己半头的六皇子,气笑道:“你还是说说吧,免得我以后说话不小心得罪了你!还有刚才我的丫头也得罪了你,不知你要如何惩治呢,也好让我有个准备躲避开。”

    六皇子看一眼雪柳,下巴一抬,说道:“一个丫头而已,我还不至于和她一般见识!这次她尚在我的忍耐之下,便饶过她这一回。”

    沈秋君冷笑:“倒不知原来你也有宽宏大量的时候!那我姐姐她们与你的仇怨是否可以就此一笔勾销了呢?”

    六皇子皱眉细想了一下,笑道:“石夫人的帐还有的算,至于令姐,却不好说,还得以观后效才行!”

    “好一个以观后效!我是不是还要为你的手下留情,为我腹中失去单儿跪谢主隆恩呢!”落音未落,便见沈惜君自门外气冲冲地走来。

    六皇子看着沈惜君冷笑道:“若是于少夫人跪在地上,诚心悔过,爷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此话一出,引得沈府上下人等个个怒目而视!

    沈惜君更是杏眼圆瞪,扯过沈秋君手中的银鞭,就要甩过去。

    沈秋君虽心中气愤,却知以六皇子的身份,她们奈何不得他,而且六皇子向来睚眦必报,倒不好搞得太僵,以免得将来二姐吃大亏。

    沈秋君急忙用力拉住二姐,劝道:“你冷静一些,鞭子不长眼,没报了仇反倒伤了无辜的人!”

    一面又回头冲六皇子道:“你还不快走!”

    六皇子却纹丝不动,笑道:“我为何要走,我是来做客的,自然要大大方方从正门出去。要走,也是她走,见了爷也不行礼,算哪门子的大家闺秀!”

    沈秋君气得不再理会六皇子,只苦劝姐姐道:“他到底是皇子,私下动手不好,宁可去告御状,求皇上主持公道!”

    沈惜君冷笑道:“皇子?什么皇子,也不知纯不纯……”

    话音未落,沈秋君已经落了一巴掌在沈惜君的脸上,急怒道:“姐姐请慎言!”

    六皇子生母容妃娘娘是东部霸王陈敬锋的妻子,虽是大家皆知的事情,却也干系着当今圣上的颜面,不是她们可以随意拿来说笑的。

    况且这也是六皇子的忌讳,看来当日二姐与石夫人均提到了容妃,所以才会惹得六皇子出手吧。

    果然,此时六皇子眼神冰冷,周身笼罩了一层寒意,任谁都不敢拿他当孩童看待。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眼中带了凶残,也是心惊不已,这下怕是二人梁子结得更深了。

    世人都道六皇子心眼比针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别人口中说出,也不过是一句泄愤的说法罢了,但在六皇子这里决对是真理。

    凡在他年少时欺负过他的人,在他掌了权柄后,都一一报了回来,也真难为他有那个好记忆!

    沈秋君怕事情闹过不可收拾的地步,忙推搡着沈惜君让她赶快离去,自己再寻机在六皇子面前为她求情,省得自己也跟着提心吊胆的。

    沈惜君早被仇恨扰了清醒,却不领情,只捂着脸颊,对沈秋君怒道:“你竟然打我!你为何要帮他,你我才是姐妹,我肚里的孩子难道不是你外甥?你去杀了他,替你苦命的外甥报仇!这算是我的好妹妹!”

    六皇子却哈哈大笑起来,鄙夷道:“于少夫人,你也别拿话激人,柿子拣软的捏,贤王妃与你也是姐妹,你我在同一个庄子也有两日了吧,怎么不见你挑唆贤王妃拿刀杀了我!”

    “够了,一个个都不消停!”声音未落,就见沈丽君粉面含霜从门外走来,训斥道:“有什么事不好解决的,非和市井小民似的,斗成这般模样!”

    ---------------中午一打开书评区,吓尿了,太激动了!万分感谢shizuk的长评,还有寄远、静静妈及manyu13等书友的评论与发言,看到如此热闹的评论区,心潮澎湃啊,再一看右边,静静妈等人的打赏,又是竟外之喜,啥也不说了,低头码字,争取明天也双更!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三章 清晨闹剧,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