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让众人散去,看着沈惜君道:“有什么仇怨只管讨伐,东拉西扯,说些有的没的,亏你还是侯府少夫人呢,怎么就不知道轻重。”

    六皇子见此得意地笑了,笑脸还没完全绽开,沈丽君又训斥他道:“早前你要跟来时,是怎么说的?我还以为你是真心悔过,要给她赔罪求宽恕呢,没想到还是这么着!既然如此,你就回宫里吧,我可不敢再请你这尊大神,这还不到半年时间呢,就害得我二妹失了腹中胎儿,害得我三妹昏迷了三天。”

    六皇子一下子蔫了,冷哼一声,低头不语,只看他紧抿的嘴唇便知,他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沈秋君见了,心中暗道:还是大姐厉害,几句话就驳得他如此!看来此次大姐不仅打着修复自己姐妹关系的主意,还想让二姐与六皇子一笑泯恩仇,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是面和心不和罢了。

    沈丽君赞许地看着沈秋君笑道:“幸好有个拎得清的人!”

    六皇子与沈惜君同时冷哼了一声!

    沈丽君便看着六皇子道:“那日你可是说要在园子诚心求得我二妹的原谅,这都来了两三日了,你就当着大家的面,给惜君道个谦!”

    又对沈惜君说道:“你自小习女戒,岂不知你已犯口舌之过?这次真算是祸从口出,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的仇恨之中!”

    沈惜君气得滴下几滴泪,只得点头应是。

    沈秋君眼神微闪,看向六皇子,却见他嘴角噙一丝冷笑,看来大姐真是白说教了,那番都没到这两位心里去,倒是自己真成了圣人了,前世今生的仇怨皆抛于云外了。

    六皇子在沈丽君的威逼下,只得上前对着沈惜君作揖道:“是我行事不当,伤了于少夫人,在此向你陪罪,还请你能宽恕!”

    沈丽君便看向妹妹,沈惜君不得不忍气吞声答道:“我也有不是,以后都相互多多包涵吧!”

    沈丽君笑道:“这才象一家人!”

    治表不治本,世人大多只爱做表面文章,也爱看表面的锦绣风光,却不管内里如何肮脏。

    沈秋君腹诽后,也立马笑着打圆场道:“一边是大姐的亲妹妹,一边是大姐夫的亲弟弟可不是一家人?这事就算揭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提,以后咱们大家就和和睦睦地相处下去。”

    沈丽君笑道:“就该如此才是,扶玉说的很对!”

    沈秋君眼睛一转,笑问姐姐道:“今日一大早的怎么就到得这么齐,不曾下帖啊!既然如此,大家就都在我这里用早饭吧,我还饿着肚子呢!”

    许是为了照应沈秋君的话,她的腹中此时却真响了两声,大家不由都笑了起来。尤其是六皇子笑起来凤眼微眯,流光溢彩,小小年纪,便使得旁边丫头们都着迷脸红。

    沈秋君也红了脸,忙道:“今天一起来,就练习鞭法,后又来了这么一通事,倒是把早饭给耽搁了!一会让厨房多备些来,大家一起用吧。”

    那三人都是用过饭才过来的,此时闹了那一场,也都没心思呆在这里,便都推辞了,未等早饭端来,便都告辞而去。

    沈秋君送给她们后,便招呼着众丫头们也都去用饭,还特意挟了个豆皮素包给雪柳,夸奖道:“方才骂得不错,很好,这才是我的好丫头!”

    雪柳忙笑道:“谢小姐的赏!”

    本来她还为自己方才贸然出口骂六皇子,怕给小姐惹祸而后悔呢,见此便放了心。

    楚嬷嬷蹙眉,不赞同地说道:“小姐也太纵着雪柳了!”

    沈秋君笑道:“你尽管放心,雪柳这丫头机灵着呢,她有分寸!”

    她到底是侯府千金,自然不会任人欺负,况且阁闺女子得罪人也有限,若是别人倒也罢了,可对于六皇子,她还是有信心的,知道他不会真报复了雪柳。

    前世雪柳指着他骂得比这厉害多了,他都能生生咽下,浑身煞气,还能强笑道:“看在玉姐姐面上,我不跟一个*丫头一般见识!”

    雪柳去世后,他也曾叹息道:“这世间又少一个忠仆!”

    一时吃了饭,雪香问道:“昨日小姐说今天要去赏海棠,可要奴婢提前预备下?”

    “今日就先不出去转了,一会我洗个澡,咱们就在院里就好!”沈秋君笑道,又对楚嬷嬷说道:“今日二姐心中不忿,定会心情郁郁,我们也不好到处吵闹,免得她又多心!”

    楚嬷嬷见小姐办事倒是有分寸,也就放下先前的担心,转而又雄小姐,对着六皇子寸步不让,却要处处对二小姐陪小心。

    二小姐刚才还拿言语激着小姐,要她动手教训六皇子!看着也不像是真雄爱小姐,唉,两人真该颠倒一下才是。

    沈丽君回到正院,因方才有些动气,怕动了胎气,忙叫太医来把脉。

    贤王夫妻对这一胎极为重视,迁到庄子上前,就先进宫分别求了皇上与齐妃,请了两位太医随行。

    齐妃自不必说,便是皇上也极得意这个二儿子,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太医静心把脉,然后起身笑道:“王妃放心,胎儿极稳妥!”

    沈丽君身边的仆妇便忙上前赏了,又引着出去。

    沈丽君松了口气,正欣慰地抚着小腹,呢喃低语时,就见兰姐儿穿戴一新地走了进来,笑道:“母亲,你看我这一身怎么样,可是我自己搭配的呢!”

    兰姐儿的乳母孙嬷嬷笑道:“小姐真是冰雪聪明的,自己搭配的,看着比奴婢以往的还好看呢。”

    沈丽君拉着女儿的手笑道:“小小年纪就如此爱打扮!今日的诗词可别忘了背!”

    兰姐儿骄傲地说道:“我早就背过了!不信,母亲可以考考我!”

    “母亲自然相信你!”沈丽君一脸疼爱地看着女儿,又摸着女儿手上的小镯子说道:“这个镯子好眼生!”

    兰姐儿笑道:“这还是几个月前小姨送的呢,说只我才配戴,别人戴不出这么好看来,我也觉得是!”

    “你小姨不过是夸你一句罢了,你还当真了!”沈丽君笑嗔道,又捧着女儿的小脸,问道:“你是喜欢母亲呢,还是喜欢小姨!”

    “我都喜欢!”兰姐儿脆声答道。

    沈丽君大笑:“小滑头!你认为是母亲好看,还是小姨长得好看?不许说都好看,一定要分出高低来!”

    兰姐儿笑道:“当然是母亲好看,我也是最喜欢母亲的。”

    “为什么最喜欢母亲,母亲哪里好看?”

    兰姐儿看着母亲,苦恼半日,道:“您是我的母亲,所以您是天下最好看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我也最喜欢父王!”

    沈丽君捏着女儿的小鼻子,笑道:“哪有那么多最喜欢啊,只有一个才当得‘最’,你以后可要牢记你方才所说的那句话。”

    兰姐儿已经把母亲的手拿开,笑道:“咱们去找小姨玩吧?”

    “你小姨现在没空,等过一会,你再去吧,母亲有些累了,就不过去了,让孙嬷嬷陪你去。”

    “那好吧,”兰姐儿只得作罢,又对着沈丽君的小腹轻声道:“弟弟,你得乖着些,别一天到晚不老实,累着母亲了!”

    屋里人被兰姐儿的话逗笑了,连声道:“小姐,如此小就知道雄母亲友爱弟弟,王妃有福了。”

    “是啊,有女如斯,我心甚慰!”沈丽君淡淡笑着,又对孙嬷嬷道:“我把兰姐儿交给你了,你好好看护着,别让她出什么意外。”

    孙嬷嬷忙答应着,便领着兰姐儿退了出去,胡乱玩了一会,这才往满桂园而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四章 稚子之语,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