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沈惜君窝着火回到菊香斋,看到于阳便忍不住把方才发生的事说了,又哀伤道:“总是我没本事,报不了孩子的仇!”

    于阳皱眉道:“这也是天命所为!这事六皇子有七分不对,你倒是有三分的不是!总是口舌惹的祸,不说六皇子是个皇子,只说他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心气小下手没轻重,你又何必总与他过不去,只养好了身子,孩子还会有的,若真要一心杀了他为孩子报仇,将整个永泰侯府置于何地?便是看在贤王面上,也该撂过手去了!况且你也太粗心了,若是早早就知道有了身孕,只在家静养,哪里会出事?”

    沈惜君如何不知,只是人出了事总爱把责任推到他人头上,故对六皇子恨意深种,见到他总是免不了心中不忿。

    一时又纳闷道:“那日我一直与大姐在一起,根本就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只远远见了他一面,怎么就说话间得罪了他呢?”

    于阳劝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六皇子那人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你虽与大姐一处,却防不着隔墙有耳!”

    沈惜君委屈道:“六皇子忌讳的事,不过就是那一桩而已,我那日可是一字都与他无关,只与大姐说了些私房话……”

    忽然沈惜君咬牙道:“定是扶玉那丫头捣的鬼!怪不得她明明因为六皇子昏迷了两三日,今日二人见了面,竟没事人一样,在那里说说笑笑的,这其中定有鬼。”

    于阳斥道:“又胡说了!你妹妹可是与你坐同一辆车,害你不等于害了她自己,且你能说些什么话,可让她置姐妹情而不顾,不要再疑神疑鬼的,今日下午我就走,你在这里好好散散心,姐妹们一处多说说话,别辜负了大姐的一片好心!”

    沈惜君的那些话却是不好说给夫君听了,只诺诺应着,当时说那话时,三妹正领着兰姐儿在那里疯跑呢,怎么会听到自己说的话呢,或许真是自己多心了。

    沈惜君问丈夫道:“你早间不是说去大姐夫那里,怎么还没去?”

    于阳笑道:“早就去了,只是因为林景周来拜访于他,我怕在那多有不便,就回来了。”

    沈惜君听了,便又道:“你就不能多留几日陪陪我,反正你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偏要急急地跑回去。”

    于阳苦笑:看贤王这两日的行为,便知他心中仍是不想放弃那个宝座!可是偏偏自己与太子是两姨表兄弟,将来若真是闹将起来,自己却成了夹缝中的,两边都不好做人。

    他这里住上一两日也就罢了,时间再长,只怕太子又不高兴了。

    只是这话却不好说妻子说,因为妻子心里是向着她姐姐的,只得含糊着说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此时,外院书房里,林景周正对贤王道:“过几日李意书就去北边,不知王爷可有什么打算没有,也好早做准备。”

    贤王摇头叹道:“本王还能做什么准备!太子忌惮于本王,屡屡在皇上面前诋毁本王,逼得我不得不避其锋芒躲到这庄子上来,外面早就被太子的人看严了,哪里敢做什么小动作!贸然拉扯城安伯,不仅不中用,反害了他们!”

    林景周也扼腕叹道:“太平盛世,立嫡立长,如今乱世就该能者居之!太子未立寸功,平庸无能,大齐周边不平,若是太子真登上帝位,怕大齐以后再没太平日子过了。”

    贤王笑道:“景周担蝎过!只因你与我交情好,说话间便有些向着我,虽然太子无甚才能,但大齐的文臣武将大有人在,只要他能知人善用,*清明,大齐盛世便在眼前。”

    林景周摇头道:“若能如此自然好,只是太子已呈好色昏庸之态,且只偏信于他母舅家的人,又偏爱当年蜀地跟来的人,竟是只着眼于一个地方的崛起,而不是纵观大齐之大局面,这种人如何能成明君。所以万望贤王爷不要拒了众将领的好意,还该振作才是。”

    贤王笑道:“景周只管放心,我必会卧薪尝胆,为诸位将领拼一个前程,否则以太子的心胸,只凭跟过我,那些人便再没了出头之日!”

    林景周又笑劝道:“那李意书别看是书香世家出身,却也有些本事,他家朝中文人本就结交的多,而王爷的人脉却大多集于武将,若是把他争取过来,王爷的文臣武将便都有了!”

    贤王思索道:“城安伯也是个滑头的,此时决不会轻易站队,只怕不易拉他过来,只与他们好好处着吧!”

    林景周却不赞同道:“王爷多虑了!城安伯虽老奸巨猾,可是他的爵位却不能传给子孙,自有我们的机会,此事以后再说。那李意书到底年轻,王爷此事只管放心,北边的将士自会有安排的。”

    贤王笑道:“那就劳他们诸位了,事成后本王必有重谢!”

    林景周忙笑道:“贤王客气了,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总是为了大齐的百姓社稷罢了。倒是今日看到永泰侯府的于公子也在,他与王爷为连襟,倒也是个助力。”

    贤王摆手道:“不可,先不要拉拢他。太子与他是两姨兄弟,他不动亦能得富贵,所以必是两不掺和,此时只当结个善缘罢了。”

    东宫太子此时正暴躁地对舅舅吴天佑道:“你净教我些歪门邪道!如今二弟已经服了软,差事都扔下了,只跑到乡下避着,如此也就够了。非说是因为他无有子嗣,才不得不养精蓄锐待时而发,我还能去找人杀了他们不成,如今父皇的人可紧盯着我们哥俩呢,多做多错!”

    吴天佑忙道:“殿下少安毋躁!贤王在军中的威望很高,京里的文武官也有信服他的,概因他已近而立之年,却无子嗣,让那些人暂时却了步,如今若是贤王妃生下儿子,只怕他们就会拥立贤王为太子,还请殿下不要掉以轻心!”

    太子冷笑道:“孤自小被立为皇太孙,立为太子也有近十年光景,如今天下还未完全太平,谅他们也不该轻言废立太子之事,况且孤未有错!”

    吴天佑忙称是,又劝道:“听说太子新选了几位美人……”

    “够了,孤有分寸,不会让人拿了把柄的,不过几个美人罢了,男子谁不好色!舅舅待的时间也够久了,也该出宫了,免得让人说闲话。”

    吴天佑见太子不听自己之言,忍不住叹口气,只得告退。

    兰姐儿到满桂园时,沈秋君正在庭院与雪香她们嬉戏。

    沈秋君忙让着兰姐儿进室内喝茶吃点心,又招呼着雪香雪柳过来陪着兰姐儿玩闹。

    沈秋君因自己心里的那点芥蒂,便不敢再如往常那般与兰姐儿亲近,尤其不敢单独与兰姐儿相处,因为每每看到兰姐儿纯洁清澈的眼神,总让她有种无所遁形的窘迫之感。

    兰姐儿小人儿倒没什么心眼儿,见有人陪她玩耍便开心不已,又嫌室内不好玩,于是便把桌子摆到外面,大家围在那里吃茶赏花。

    沈秋君拿簪子帮兰姐儿剥果仁吃,一边又笑道:“你母亲在做什么呢,你出来有没有告诉她,别让你母亲担心,她如今可怀着弟弟呢!”

    兰姐儿接过小姨手中的果仁,又把雪香雪柳剥的放在手心,一把全填了嘴里,众人都笑道:“小人儿真够贪心的,也没人和你抢,慌得什么劲儿,慢慢吃就是了。”

    兰姐儿咀嚼着咽下,就着沈秋君的手喝了一口水,正要说话时,就听外面道:“六皇子来了!”

    沈秋君等忙站起身来,却见六皇子正笑容满面地走了来,后面小内侍手中托盘上正放着一个锦匣。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五章 择木而栖-小说毒妇从良记,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