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惜君心头一震,忙问道:“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丽君低下头,拿帕子擦拭了一下眼角,半天才道:“花样漂亮的年轻女子,单身流落在乱民当中,是什么样的情形,还用得着明说吗?”

    沈惜君瞪大眼睛,拿帕子紧捂了嘴,半响,方哑着嗓子问道:“那三妹她?”

    沈丽君说道:“当日你大姐夫在一处破庙里找到的她,她那时手持一把匕首,衣不蔽体,一身的血,旁边躺着四五具男子尸身……”

    沈惜君骇得张大了嘴,脑中翻江倒海,她竟不知妹妹还有这样惨烈的遭遇!

    沈惜君宁愿是姐姐骗自己:“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件事!”

    “这是什么好事吗,还要到处嚷嚷?”

    沈惜君心被揪起一块,疼痛难忍,拼命止住眼泪,颤声问道:“她,她还是清白身子吗?”

    沈丽君凄惨笑道:“保不保得住清白身子,对于经过那样噩梦的她来说有区别吗?”

    沈惜君霍地站起身来,说道:“都是我不好,也没个姐姐的样,我这去找她,给她赔罪!”

    沈丽君忙一手扯住妹妹道:“你快别这样!这件事,家里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一个字,先前吵架还是姐妹寻常的口角,你这样子跑去,岂不是要揭了她的伤疤,这让她以后在你面前如何自处?况且她昏睡几日醒来,前头的事已经忘了大半,这几年看着也好,你贸然提起,再引得她想起来,可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沈惜君哽噎道:“那我该怎样做?”

    “还和往常一样,慢慢的改*度,免得让她察觉了!”沈丽君劝说道。

    沈惜君点点头,便止住脚,复又抬头对沈丽君说道:“我以后必会真雄爱她,只是大姐对她也太过迁就了。上次我就对姐姐说过,明知她有那样的心思,也该想个办法制止才是。总这么纵着她,反倒真是害了她!”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不要多生枝节!”沈丽君淡淡说道,又笑道:“你没在她面前乱说什么吧?”

    沈惜君话到口边却又改了,小心说道:“虽说她还小,一些事情上做得不对,我们也该教导于她,只是这事我如何说得出口?”

    沈丽君笑劝道:“你二人关系本就不好,这事太过尴尬,一不小心就成了仇,此事你不要管,我自会处理妥善的!”

    沈惜君点点头,暂且把那事放下,只在心里思索该如何修复与沈秋君的姐妹情。

    沈秋君此时亲自帮着楚嬷嬷上了药,便让楚嬷嬷回房休息,另安排了人来上夜。

    楚嬷嬷笑道:“我这伤不重,让别人来上夜,我也不安心,还是我亲自在这里看着才放心!”

    沈秋君想了想,道:“也好,嬷嬷就和雪香一起睡我的床上,我睡塌上吧。”

    楚嬷嬷道:“倒不必如此,我睡塌上就行,让外面婆子们再安张小床,让雪香睡。”

    沈秋君知道楚嬷嬷不敢僭越,强求反倒让她心中不安,就点头依了她。

    倒是雪香说道:“若明日真要回府,今夜少不得收拾出来,我在外面看着她们些!”

    沈秋君倒真想回府,不过楚嬷嬷受伤,不好颠簸劳累,况且有太医在此治疗也方便,再则她也不太放心六皇子,便道:“先不必收拾了,等过几日再说吧。”

    第二日一大早沈惜君便来给妹妹赔不是,沈秋君见她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又知昨夜大姐曾去菊香斋,心中便猜到几分。

    从前她喜欢大姐的温和大度,讨厌二姐的尖刻暴躁,经过昨天种种,她此时倒是更愿意与性情直爽的二姐结交,所以也佯作不知,双方都有心,不过一日,二人便和好如初。

    沈秋君得了空,仍会去看望六皇子。

    其实沈丽君等人也都猜到六皇子受了伤,不过他既然愿意为沈秋君遮挡,也便乐得装不知道,只把些好伤药通过沈秋君之手转给他。

    沈秋君也不大往正院去,只在自己小院里守着楚嬷嬷,倒是沈惜君常过来闲话几句,倒也不会过于冷清。如此一来,又过去了三五日。

    这天沈秋君陪着楚嬷嬷说笑几句,便有些恹恹地坐在那里发呆。

    楚嬷嬷也觉得这几日沈秋君情绪很不对劲,只当她因伤了自己心生愧疚,便笑道:“小姐不必在这里陪着奴婢了,奴婢也有些倦了,小姐不如带着人出去走走!”

    沈秋君叹道:“有什么地方可看去的,实在提不起精神来。”

    雪香正斟了茶,便递上茶笑道:“那日经过观景楼时,奴婢总想上去看看,可小姐总没空,今天就沾小姐的光,也上去登高望远。”

    沈秋君听说,只得笑道:“也好,叫上雪柳,咱们一块去看看。”

    见沈秋君主仆过来,在楼里当差的仆妇们忙赶上来奉承,雪香便拿出荷包来赏了她们,又指了两个看起来忠厚老实的媳妇,由她们服侍着上了楼。

    那两个仆妇急忙把楼上窗户打开,又把临窗的桌椅细细擦了一遍,这才请沈秋君便坐到窗前的椅子上。

    贤王府的这个庄园,庄子占了大半,几乎没有轩丽楼阁,只有一个个别致的院落,胜在各处景色都有些野趣,倒也心旷神怡。

    那地亩却不是很多,一眼望去,倒是一片金黄,秋收在望,让人生出些喜悦。

    不远处有一抹青山,却不很高,低低矮矮地趴在那里。

    沈秋君随口问了一句:“远处那座山可有名字?”

    那仆妇看了,不由嘻嘻笑起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那可不就是贵府里的产业吗?”

    雪香不由攥紧了手中的帕子,雪柳却已叫道:“小姐,那是咱们家的,趴在那像个乌龟一样,倒不辜负了它小归山的名号了!”

    沈秋君拿眼细细一看,不由失笑,果是小归山,这猛打后面看,倒差点认不出来了。

    只是雪柳却说错了,此时的小归山已不是沈家的了。

    沈秋君托赖着前世的记忆,知道这小归山早在前几年就被卖了,只不过是瞒着自己罢了。

    却不知再过三五年,那山的现任主人便会发现,此处有可治百病的温泉,经营的好了,那可是日进斗金的事情。

    前世刚封了安乐王的六皇子,便提前得了消息,跑去逼迫那家人将其让出。

    六皇子是刚建府的郡王,能有多少银子,那家人自然不愿意拱手相送,后来便寻到了贤王,在贤王的调节下,六皇子与那家人将山各划了一半去。

    也是六皇子命运不济,他得的地方竟没有泉子,倒是那山主人感念贤王的恩情,情愿拿出一半的利钱来给贤王。

    后来李瑶琴又提出好些法子来,更是经营的红红火火,为贤王府挣得大笔的银子,而那些银子也为贤王结交众臣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倒是太子与安乐王无大量银钱周转,不得不将主意打到下面官员身上,搜刮民脂民膏,失了百姓的心。

    这时下边的婆子丫头也上来布了茶水点心,那两位仆妇忙请了沈秋君享用。

    沈秋君忙笑道:“方才已经说过了,我也就在这里略站一会,不用吃茶水的,倒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仆妇便陪着笑脸道:“小姐客气了,不麻烦的。小姐请尽管放心,这茶水点心都是上好的,因为六爷每日总爱在此游玩,所以王妃特在此处专设了茶水点心,便宜的很。”

    沈秋君便想起那日六皇子在此远望的事情来,让雪香厚厚打赏,她自己反倒走到那日六皇子所站的廊子上。

    ——---谢谢蜗牛狂奔cll和59511973的打赏及喑茈莘香1和汪才等亲的精彩评论!

    另外,今天木没加更遁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章 登高望远-毒妇从良记 帘卷朱楼好看吗,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