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来到松园,看到门前有个美艳丫头正与两个婆子说话,便走过去问道:“你家六爷在吗?”

    那丫头忙见礼笑道:“原来是沈三小姐!我们爷在呢!只是现在不太方面,还请您稍等一下,先让奴婢去通传一声。”

    沈秋君点头,慢慢走到院子门前看院里的小丫头摘花。

    那美艳丫头忙打了帘子室内,只隐约听到她娇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听到似是六皇子说了句话,接着就听那丫头哎呀地一声惨叫,沈秋君等人正惊疑间,却见那丫头悟着额头仓皇退了出来。

    雪柳却看到那丫头额头已经渗出了血,不由低呼一声,忙走到沈秋君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角。

    沈秋君虽早就听说过六皇子向来对身边的丫头非打即骂,今日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摘花的小丫头忙赶着叫了声“云姐姐”,一边上前扶住那大丫头,就有一个婆子嘟囔一声,转身去了厨房取了锅底灰来,满脸同情是帮着抹到她额头上止血。

    云儿脸含歉意地对沈秋君强笑道:“小姐过会再来吧,我们爷此时怕是不耐烦见外人。”

    若是平日,沈秋君自然不会上赶子的来见他,只是这次却是有句话要问他,且心里头又带了几分火气,走到门前掀了帘子就走了进去。

    哪知此时六皇子正裸着背,趴在床上让小成子换药,听到门帘声响,只当又有人进来,也不耐烦再说话,随手拿起个物件就要掷过去,却看到门前站着沈秋君,生生止住了手,要骂人的话也咽下肚去,忽然想起自己还祼着上身,忙拉了薄被草草遮了羞。

    沈秋君也有些惊呆了!她被六皇子后背上那道长而丑陋的伤痕给惊到了。

    她知道自己用尽全力可以抽断一棵小树,而且楚嬷嬷肩上的伤也不轻,可是这几日每每见到六皇子,只见他总是云淡风轻全然不当回事,只当他身怀绝技,那日已给化解了,哪里想到伤得竟然如此厉害。

    沈秋君暂把心中事放下,走到床前正要开口询问伤势时,却看到六皇子血红着脸正垂头趴在那里,这才恍然,自己此时虽拿他当孩子,但在他眼中,自己却只是个年轻的闺中小姐!

    如此一想,沈秋君也觉得尴尬,忙对小成子说道:“你先帮着六爷把药换了,我去外间等着。”

    沈秋君来到外间,走到窗前随意看着外面的青松,这时却见雪柳正端了茶碗悄悄进来,沈秋君好奇地瞧了门前一眼,果然帘子外站着一个正瑟瑟发抖的小丫头,不由怜惜地叹了口气,接过茶来,又命雪柳在外面等着,别让人靠近门口。

    这时六皇子也衣衫整齐地走了出来,只是看到沈秋君时,俏脸又起了红晕。

    六皇子本就生得面如美玉,此时脸上透出一点红来,更是凭添了一份难以言说的妩媚之态。

    沈秋君心中装着事,倒不曾注意这些,开门见山地问道:“前几日永泰侯府的那个芷兰姑娘是你派去的吧?”

    六皇子不解道:“什么指南指北的,我不认的!”

    小成子闻言不由抬头看了沈秋君一眼,忙又低下了头,虽只是刹那间的事,却已被沈秋君看在眼中。

    沈秋君对六皇子正色说道:“争权夺利,不管怎样惨烈,是你们男人在外面的事情,却不关后宅妇人的事,那芷兰姑娘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但是你也要管好她,不许她挑拨我二姐夫妻之间的感情!”

    前世永泰侯就纳了一个眉前一点胭脂的爱妾芷兰。

    虽说于阳敬重沈惜君,但是沈惜君样貌好,性子却有些急躁,而芷兰长相清秀又妩媚柔婉,于阳自然难免偏爱些,于是后宅就些不太平,二姐为此没少生了气。

    倒是后来查出那芷兰竟是太子一派的钉子,夫妻二人这才关系转好。

    太子的阴私事少不了六皇子的掺和,且容貌名字皆都对得起来,沈秋君怀疑她其实是六皇子派过去的,虽然今生提早了好几年。

    姐妹间闹归闹,沈秋君还是希望二姐能活得开心,况且如今二人的关系,比之从前更为好了。

    若是别的女子也就罢了,毕竟自己一个小姨子不好插手姐夫的房中事,但是这个芷兰情况不同,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虽不知那芷兰所谋为何,总少不得是那夺嫡之事。

    前世芷兰除了与二姐争风吃醋之外,也没什么作为,不管太子与贤王最终谁为天下之主,永泰侯府都不会被动摇,估计也就只是监视着他家,不许与贤王走得太近。

    六皇子见沈秋君说的郑重,面带疑色,问小成子道:“那个什么芷兰的,你可知道此人?”

    小成子忙恭敬答道:“奴才日日服侍着爷,不是在宫中便是在贤王府,那什么芷兰姑娘,委实不认得!”

    “但愿如此!”沈秋君冷笑道,然后看了六皇子一眼,神情倒不似作伪,只是他也是做戏老了的,幸好前世她曾见过那芷兰本人,等过几日,见了便知真假。

    六皇子眼睁睁看着沈秋君气冲冲走出去,不由回身就踹了小成子一脚,骂道:“狗奴才!连爷都敢骗!”

    小成子方才之语是用来欺骗沈秋君的,如今见六皇子也动了怒,忙跪到地上,苦苦哀求道:“爷,饶命啊!不是奴才存心要骗你,只是方才沈小姐在此,实在是不方便讲!”

    “还敢嘴硬!”六皇子怒道,转眼却又想起,自己确实命小成子派个姑娘去勾搭于阳,免得沈惜君闲得没事无事生非。

    小成子委屈道:“奴才昨日就想把那姑娘的名字告诉爷的,只是爷当时不乐意听!”

    六皇子一想倒真有此事,转怒为笑,说道:“倒是爷错怪你了,快起来吧!”

    小成子忙谢过六皇子,起身后又道:“爷,那个云儿做事太没成算了,怎么就让人闯了进来干脆撵出去算了!”

    六皇子看着门外冷笑道:“二哥的好意怎能不领呢!”又警告小成子道:“你离得她远远的,可别被迷得失了魂魄,越是漂亮女子,心肠就越是狠毒冷硬!”

    小成子忙连声答应着,心里却道:我一个内侍,她迷来何用?再则,沈三小姐不也是个漂亮的吗,怎不见爷远着呢?

    六皇子又对小成子说道:“你这两天找个机会,让人告诉我舅舅,那个什么指南让她回去吧,既然已被识破,留在那里也没用处了。”

    沈秋君回到满桂园,想了想,让人做了些点心,命雪香给六皇子送去,就当是表达一下心中的愧疚吧。

    知道他是个狠的,没想到不仅对别人心狠,对自己也够狠的。

    雪香回来,对沈秋君道:“六皇子让奴婢给您稍句话,说是人马上就打发出府。”

    沈秋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暗道:这个六皇子真的中了邪了吗?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二章 打发钉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