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见此,大笑起来,今天心情又实在好,便说道:“罢了,你只管让厨房里去做菜买酒,到时从我帐上支钱!”

    楚嬷嬷笑道:“哪里用如此!五两银子呢,一总儿请客,若是还不够,她们肚皮也太大了吧,哪用得着小姐另出钱!”

    雪柳这才转忧为喜,笑道:“倒不是雄钱,只是觉得忙活半日,还要倒贴,白折腾了!”

    沈父回到房里,便有些埋怨妻子道:“那对香熏球实在难得,我和宁儿费了好大劲儿呢,本打算母亲生日时,孝敬了她老人家的,你倒好,那么些好东西,怎么偏就拿了这件给了秋儿呢!”

    沈夫人撂下手中东西,不快地说道:“英儿给丽儿她们每人一件越窑出的精品,我怎么办?子不教父之过,你再费心去寻好的来就是了。”

    沈父哑言,又笑问道:“你不是老早就准备好了吗,怎么全不是那些呢!”

    沈夫人恨道:“我前段时间让人捎去了,想着到时兄弟姐妹几个一起得了,也好看些,哪知英儿这个孽障,倒会做事,均分给了丽儿姐俩了。”

    沈父闻言也不由皱了眉头:“罢,罢,英儿太过方正,又是个牛脾气的人,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了,你就少生些气吧!回头,我会好生说他的。”

    沈夫人冷哼一声,转身开了衣箱,掷出白绫与经书来,冷笑道:“对亲妹妹都这么狠毒,当年我是怎么想的,就生下他来!将来你百年后,他袭了爵,秋儿也就没了娘家了!”

    沈父看着眼前一切,又听妻子如此说也不由叹道:“英儿如此呆板不知变通,说到底是没有容人之量,只怕他此生不会再有大建树了!幸好太平世盛将至,倒也能保得富贵一生!秋儿也没你说那样惨,等她出了嫁,一切便也都过去了,再说还有宁儿和她两个姐姐呢!”

    沈夫人神情黯然,说道:“我今日倒是试探着问过秋儿,秋儿的意思是,暂时先不想这个,将来她要自己选个合心合意的夫婿来!我看她难得高兴一天,又准备做些改变,便先由着她的性子,过段时日再说吧。”

    沈父也点头道:“她还小,倒也不急在一时,免得逼得急了,又不知会出什么事,倒是宁儿的婚事也该抓紧了!”

    沈夫人笑道:“我是他亲娘,还能不疼他!早就看准了几家,就等时机成熟。”

    沈父点头不语,夫妻二人洗漱安歇。

    第二日,帘帐帷幔便都齐了,沈夫人亲自看着人悬挂安装。

    沈秋君便在一边眯眼看着,床上悬着淡粉双绣花卉纱帐,房间挂着雨过天青缠枝花幔帐,门前则是柳黄撒花软绸帘,倒是清爽的小姐香闺装饰,比自己从前素净作派要温馨多了。

    前世只一味素净,既然重活一世,便不可再辜负这青春好年华了。

    等一切都布置好了,楚嬷嬷便开始带着丫头们摆放屏鼎古玩。

    雪柳便拿出一个锦盒来,打开给沈秋君看,笑道:“这对碧玉瓶倒是不错,也摆上吧。”

    沈秋君不由笑道:“怎么怕它给忘了,暂不要摆上,先收起来吧。”

    沈夫人已经拿起碧玉瓶细细观看,但见色泽碧绿澄清,头足皆是荷叶样式,却是整玉雕琢成的,一个已是难得,如今又是一对,愈加珍贵。

    沈夫人笑道:“这可不是咱们家的东西,莫非是你大姐送的,却也太贵重了些!收起来吧,别放在这里了,被丫头们毛躁给碰坏了,就太可惜了!”

    沈秋君笑道:“既然母亲喜欢,不如就由母亲收着吧!倒不是大姐送的,而是六皇子为前次的事赔礼所送。”

    前世此时,好像六皇子也送了这对碧玉瓶来,只是被二姐不小心打破了。

    幸好,当日六皇子知道后,只是一脸惋惜地咂咂嘴,倒也没什么话说。

    现在想想,当日二姐定是有意的,这碧玉瓶可是珍品呢,将来也得卖不少钱呢,还是好好收着吧。

    沈夫人闻言便拿着碧玉瓶来到门前,就着日光看了一会,叹息道:“果不是寻常人家能得的!这六皇子倒也算是心诚了!如此你更要收好了,免得损坏了,他又是那样古怪性子,若知道了,也不知会如何呢!”

    沈夫人母女细细赏鉴一番,这才命雪香好好收起来。

    沈家父子回来,也来沈秋君房中转了一圈,皆称赞此次居室布置,比之以往要好看了很多。

    沈秋君则同沈昭宁议定:三日后,沈昭宁休班,兄妹二人去寻那老辛头。

    到了那日,沈昭宁骑马带着十多位家人,拥着沈秋君及雪香,在沈夫人的叮咛声中,出府去了城外。

    走了近半日时间,方到了一处近山的小村落,来到一家围着篱笆墙的茅草屋前,沈昭宁便下了马,命人去敲门。

    哪知叫了半日,也没听有人答应,沈昭宁忙让人围在马车四周,自己带了个小厮推开篱笆门,走了进去。

    只见院里四周晾晒了好些药草,整个小院里都弥漫着浓浓的药香味。

    沈昭宁又叫道:“辛老先生在吗?”

    这时旁边一间茅草屋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脸色苍白的瘦弱少年,缓慢地挪动出来,边用帕子掩了嘴咳嗽,咳了好半天,这才止住,两眼无神地看着沈昭宁,说道:“这里没什么辛老先生,只有个卖草药的老辛头。”

    沈昭宁见他这般模样,赔笑道:“看来是我找对了,果是辛老先生的家!不知阁下是?”

    瘦弱少年虚弱笑道:“请恕我失礼了!”说罢便自顾自地坐到一旁的草墩子上,喘了好几喘,这才笑道:“老辛头是我的祖父,在下辛学厚!”

    沈昭宁听闻他是老辛头的孙子,不由拧了眉,忙又拱手作礼道:“原来是辛公子,失礼失礼!在下姓沈!”

    辛学厚也坐在那里拱了拱手,笑道:“想来沈公子是来买药的,我祖父虽不在家,倒也不耽搁此事,公子想要什么药,只管说与我便是了。”

    沈昭宁笑道:“我此来倒不为买药,而是听闻辛老先生医术高超,特想请老先生过府相帮!”

    “沈公子只消看到在下,便会知定是被人骗了,我祖父不过是一个采药为生的乡野之人,哪里会什么医术?”

    沈昭宁心里也暗骂,不知是谁在妹妹面前乱荐人!

    这时沈秋君戴着帷帽,越众走来,对沈昭宁笑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与辛公子说几句!”

    沈昭宁看了一眼病入膏肓的辛学厚,吩咐雪香好好照顾小姐,便带着小厮走到门口看向院里。

    辛学厚惊讶地看着面前衣饰华贵的贵小姐,心中不免胡乱猜测,一时又咳喘起来。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四章 寻医不遇,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