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忙笑道:“六爷是帮着你姐夫来送节礼的,倒是被雷雨阻隔在这里了,倒真应了下雨留客天了!倒是秋儿,脸色不好,别是冷着了吧!”

    话音未落,楚嬷嬷已经拿着披风过来,给沈秋君戴上,大家便都簇拥着走到沈夫人的院里去了。

    沈昭宁先对母亲禀道:“今日去的不巧,那神医不在,妹妹与他约好了,三日后再去!”

    沈夫人点头赞同道:“他们这些有真本事的,脾气都古怪的很,轻易不可得罪他们。到那日要好生相求,可别激怒了他,若是他愿意来自然更好,若是不愿意,也就罢了,说不得他真有不能来的原因!横竖你大姐身边有宫里但医呢,你大姐也说了,她这胎极稳妥的!”

    沈秋君忙点头称是。

    这时厨房上已经送来了姜茶,沈夫人看着沈秋君满满喝了一大碗,见她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这才放了心。

    回头却看到沈昭宁正苦着脸对着姜茶,忙又逼着儿子赶紧喝下去。

    沈昭宁忙笑道:“我一个大老爷们,淋点雨怕什么,我身体好的很,这姜茶也太难喝了,就算了吧。”

    沈夫人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斥道:“大老爷们还怕喝姜茶,真等你病了,那苦汁草药不比姜茶难喝?”

    沈昭宁只好苦着个脸,捏着鼻子硬喝了下去。

    沈秋君见哥哥那憋屈样子,不由偷偷笑起来,转眼却看到六皇子正看着哥哥,眼中满满的艳羡之色。

    六皇子此时已经收回了眼光,看到沈秋君正看着自己,忙冲着她笑了笑。

    沈秋君与他无话可说,便佯装没瞧见,转过头命厨房再去给雪香端一碗来。

    雪香忙小声道:“我自己下去喝就是了,别再麻烦她们了!”

    这时沈夫人见儿子已经喝完,忙对厨房里的人说道:“方才的点心好了没有?现在拿上来吧!”

    “今日你们是沾了六爷的光!”沈夫人对儿女笑道,又对着六皇子说道:“一会上来点心,你好好尝尝,看比你在宫里吃的滋味如何?”

    沈家兄妹不由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母亲应该痛恨六皇子才对,怎么现在如此和谐?便是不好对皇子无礼,不也该是客气生疏的吗?

    六皇子已经笑道:“自然是贵府里做的好吃,宫里的不过是他们应付着做罢了!”

    上来点心后,沈家兄妹都倒了胃口。

    沈昭宁摸摸肚子,又是荷花酥,甜腻腻的如何吃得下?

    他忙笑道:“我方才喝了那一大碗姜茶,已经饱得很了。”

    沈秋君也表示吃不下了。

    沈夫人知道他们不喜欢吃甜食,倒也不勉强,只对六皇子笑道:“你多吃些!”

    沈秋君留意着六皇子,果见他真是把渣子都添食干净,倒真是喜欢吃得很啊。

    外边的雨下个不停,沈家兄妹便一直坐在那里,看沈夫人与六皇子兴致勃勃地品尝各种点心。

    不得不说,六皇子与沈夫人还真是投缘,两人喜欢的点心都差不许多,关于点心的做法,别看六皇子是堂堂男子,却还真能说出个四五六来。

    沈夫人也道:“没想到你对点心,还能如此有研究!”

    六皇子脸上便带了些伤感,说道:“当年母亲就喜欢在打雷下雨天里,做各种点心,我就坐在她的怀里,一点一点地品尝,最爱吃荷花酥了……”

    沈夫人见他如此,忙笑道:“你先慢些儿吃,厨房里还有两样没上呢!”

    六皇子便低下眼眸,一点一点把手中的荷花酥掐成碎末,然后再慢慢捻着放到嘴里去。

    沈秋君暗道:看他神态似是对母亲无比怀念,可是前世里的他,为何最后仍是逼死了自己的母亲!爱极生恨?

    这时房间里安静的让人窒息,沈秋君忙笑着对母亲说道:“今日雨下成这样,怕是六爷没法走了,不知是回宫呢,还是住在咱们家?”

    沈夫人便看向六皇子,六皇子低声说道:“我回宫里做什么,在这里还能感觉自己是个皇子!”

    难道我们就是奴才相?沈秋君腹诽。

    沈夫人倒有些踌躇,客房好长时间不住人了,现在又是下雨天,只怕霉潮的很,不好收拾

    六皇子便笑道:“下着雨也不好收拾屋子,不拘哪里将就一晚就是了。”

    沈昭宁便道:“不如就在我院里歇着吧,我搬到厢房就是了。”

    他还真不敢把六皇子这尊大神随意扔在哪里,还是自己亲自看着点才放心。

    沈夫人闻言,倒也觉得可行。

    沈昭宁的通房大丫头已经打发出去了,院里只有几个小丫头及看门守户的老婆子,六皇子去住,倒也没什么。

    等雨稍停了,沈父才回来,见到六皇子也在,心里也很惊讶。

    沈夫人见雨好容易停了,征求了六皇子的意见,便让他们各自回院子去吃饭,免得一会再下大了,吃了东西冷着回去,再受了淋,秋天已经有些冷了,恐真受了凉。

    沈父便问沈夫人道:“你什么时候原谅了六皇子?”

    沈夫人叹息道:“那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他一来就拿了根藤条,坦了背,说是要负荆请罪。当日他只是气惜儿说话不中听,想吓唬她呢,没想到就闹在这个样子。他也悔之不已!”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惜儿到底是失了胎儿。”沈父叹道,又说道:“也罢,此事他二人皆有不对之处,又不能为此真打杀了六皇子,也难为他能做成这样,我还真没听说过他去给人赔礼的呢!”

    沈夫人笑道:“或许是长大了,也懂得一些做人的道理了!”

    “或许吧,”沈父冷笑道:“他定是料到你不会真抽他!他们做皇子的都人精人精的,是拿准了咱们不敢动手,也罢,总算是有这么个态度在!”

    沈夫人却道:“我当时却倒还真想抽他两下子呢,只是被秋儿捷足先登罢了!”

    沈父便看向妻子,沈夫人说道:“他背上被秋儿拿银鞭子,从上到下,好一道深长的伤口,我如何再下得去手!怪不得他拿了藤条,想是学乖了!倒是秋儿,当时的力气必小不了,他竟然能忍住不吭声,可见是真心悔过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六章 雨天留客,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