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闻言转过头来,看到六皇子手中的匕首,心头一惊,忙一把夺了过来。

    方才看书时,她因换了衣裳,便习惯性地把匕首放在身下,却因为六皇子进来,打她一个措手不及,起身急了些,竟把匕首给落在床塌上。

    六皇子笑道:“这把小匕首看着雕饰精致,上面的宝石也是不凡,我很喜欢,把它送给我吧!”

    沈秋君忙赔笑道:“这是我一个生死至交的朋友所赠,不好转送于你,我这里好东西也不少,你过去看看,有喜欢的尽管拿去!”

    六皇子闻言,眼神变得有些微妙,看着沈秋君,口内玩味地重复道:“生死至交的朋友?”

    沈昭宁知道这把匕首在妹妹心里的地位,忙拉着六皇子往多宝格走去,笑道:“六爷果然面子大,我这妹妹小气的很,这么多年,还真没从她手里抠出值钱的东西呢,今日倒要借六爷的脸面,也好好挑选一下,她这里好东西多着呢!别和她客气!”

    六皇子被沈昭宁拉走,倒不好再强行索要,只得与沈昭宁一起观看多宝格上的古玩玉器。

    沈秋君这才松了口气,忙把匕首塞到怀中藏了起来。

    哪知,六皇子看了一圈后,脸色便沉了下来,质问道:“我送你的那对碧玉瓶怎么不摆上?难道是档次不够?”

    这六皇子的性子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沈秋君忙笑着解释道:“六爷送的自然是最好的,只是太贵重了,怕放外面受了损,这才让丫头们好好收着。”

    六皇子这才笑了,又让丫头拿出来,亲自摆放在多宝格上,笑道:“这对碧玉瓶就是个玩物,白白放在那里蒙尘,再贵重也是枉然。”

    经过六皇子这一番闹腾,众人都有些索然寡味,皆默默坐着喝茶。

    六皇子又重提道:“这些东西虽好,只是我还是更喜欢那把匕首,玉姐姐不如就把它送给我吧,大不了,你喜欢什么,我也给你弄了来!”

    众人在心里暗自鄙视六皇子: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君子不夺人所爱,你就这么没见过好东西吗?况且沈秋君既然说是生死相交的朋友所赠,定是闺阁女子相送的,怎会再转送你一个男子之手?

    沈秋君果然说道:“这匕首真不能送人,这是当年的一个姐妹所送。她送我时,就要求不得转送给他人!我实在是不好违背当年的话。”

    六皇子只好退而求其次,笑道:“那借我看看如何?”

    沈秋君低下眼眸,轻声说道:“恐怕不能如六爷的愿了!当年我答应她,不许转交他人手上!”

    六皇子凝视着沈秋君,嘴角一抹冷笑:“得是多么要好的姐妹,当得你如此相待?是救过你的命,还是将来能给你好前程!”

    这话就有些势利了,沈秋君说道:“这是我当年的承诺,如果不能遵守,只怕我一生都会不安的!我不只是为了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原则。”

    六皇子眼中便有了喜色,笑道:“既然她当不得你如此,当年之话也就作罢!好姐姐,送给我吧!”

    沈秋君抬眼厉声道:“她自然当得我去遵守那个约定!”

    六皇子见沈秋君忽然疾声厉色,不由心下骇异。

    这时天上却一记响雷,说时迟,那时快,一抹白光闪过,那把匕首已被沈秋君去了鞘,紧握在手中,锋利泛着寒光。

    六皇子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情绪,瞬间眼神又归于平静,淡然笑道:“看来你那个所谓生死相交的朋友,品性果是不端,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倒不如送给我,眼不见为净!”

    沈秋君见六皇子执意要索取自己手中的这把匕首,不由冷笑:“你一个锦衣玉食的王孙贵胄,只知道争权夺利,视天下苍生为蝼蚁,怎能懂得世俗百姓的血脉亲情,相知相交生死与共的友情!”

    楚嬷嬷等人听沈秋君对六皇子如此说话,心下惊惶,便要上前想法阻止。

    沈昭宁闻言,却心下一动,再观察六皇子的神情,却见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勃然大怒,仍是一脸波澜不惊,只除了嘴角那一抹似有还无的嘲笑,而这表情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脸上,竟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沈昭宁忙制止楚嬷嬷,让她们悄悄退了出去。

    沈昭宁很了解自己妹妹的性情,最是清高自许不过了。

    若是她看不惯那人做事,大多心里冷笑,以后再不理那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此次却罕见地,真正费了唇舌,发自肺腑地去指责一个人!

    她若能说出一些心中深埋的东西,心里会不会就过得不那么苦了?

    六皇子已经笑道:“不过一个破匕首罢了!能值几个钱,就当得她如此要求于你,送人就是送人,哪里有那些要求,难道送你东西的人,都郑重要求你起誓不许送人?可见那人白担了你生死至交之名,送东西一点都没诚意!”

    沈秋君看着眼前闪着寒光的匕首,摇头道:“不,她当得起!这不仅仅是一把匕首,还是乱世中防身的宝贝!”

    “防身的宝贝?怕是给你惹祸的吧!看上面那块宝石,黑夜里都能发光,可不是招人的眼,显得见定是给你惹了祸。”六皇子语含不屑道。

    沈秋君看了眼一身红衣的六皇子,严辞说道:“你生在皇宫大院,又哪里会知道孤身在乱世中的惶恐!她将唯一防身的武器送给了我,便是把自己放于案板上任人鱼肉!若是没有这把匕首,只怕我早在数年前就成了白骨一堆了!”

    六皇子不由大声呸了一声,怒道:“大晚上的,说什么晦气话!我不要你的匕首就是了,不想给就直说好了,哪里用得着,大半夜编这么个晦气的故事来,什么死啊活啊的!”

    沈秋君此时却是说到伤心处,把匕首一下子就没入桌中,想起那个雷雨夜的遭遇,不由委屈得哽噎难言,只拼命压抑啜泣。

    沈昭宁此时才知道妹妹手中匕首的来历,见妹妹泣不成声,便忙上前扶住她劝道:“一切都过去了,你有父母有我,再不会让你有落了单的时候!”

    沈秋君却捂着嘴,站身身,使劲把匕首拔出,转身去了内室。

    沈昭宁忙跟了过去,欲言又止,最终只静静站在那里,陪着妹妹默默流泪。

    六皇子眼中看不出情绪,自己呆立了一会,便慢慢转身走出房去。

    小成子见六皇子出来,忙要上前接了,却见六皇子直接走进雨里,急忙拿着伞追了上去,劝道:“雨正下得大,爷要不等等再走吧!”

    六皇子抹着脸上的雨水,低声道:“这点雨算得了什么!玉姐姐心情不好,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八章 匕首由来,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