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子忙给六皇子打着伞,一时回到沈昭宁的院子里。

    见六皇子一脸阴沉,小成子小心翼翼地劝道:“不过一把破匕首罢了,沈小姐非当成个宝贝,藏着掖着的!若是爷真喜欢匕首,让舅老爷去寻把好的来,准保比沈小姐的好!”

    六皇子只是冷笑,也不说话,反手却把沈昭宁案上的一方古砚,冲着地上就砸了下去。

    小成子吓得直叫唤:“爷,是奴才说错话了,您别生气!”

    六皇子又自沈昭宁桌上拿着一个美人瓠的花瓶摔了下去,大笑道:“我怎么会生气呢,我是高兴,我高兴我还是个有外家的人啊!”

    小成子忙赔笑道:“对,对,是高兴,是高兴!”

    六皇子又扔下一件东西,指着小成子斥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小成子叫了一声“爷”,见六皇子表情骇人,忙退了出去。

    “你们一个个为了自己的私心,最终都舍了我去!我是一个讨人厌没人要的!”想起往事种种,六皇子不由流泪大笑,慢慢蹲坐在地上,伏身大哭:“玉姐姐,都已经过去四年了,你怎么还……”

    再说沈秋君趴在床上痛哭了一场,抬头见哥哥也陪着流泪,忙不好意思地用手擦了眼泪,强笑道:“我没事了,只是想起当日之事,心中难受,现在好多了!”

    沈昭宁却悲声道:“当年只当京城尚算安全,若是我滤事周全些,就该带人前去接应你们!”

    沈秋君忙劝道:“你又不是神算子,谁能想到那陈贼竟攻破城门!哥哥不必自责,你那时也不过才十五岁,能护着全家逃离,已是不易!当时大姐生产在即,我身为亲妹妹,又怎能让她那样落入贼人之手。况且,我不过是受了一场惊吓罢了,并不曾伤及分毫!”

    只是,大姐终久是辜负了自己!难道嫁了人,就只以夫婿子女为重,手足便变得无足轻重了!

    沈昭宁红了眼睛,悲伤道:“我宁愿你自私些,大姐的命是命,你的就不是了吗?”

    “哥哥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骨肉相连,万事万物都割断不了我们的血脉亲情,这世上再没有比我们一家子更亲近的人了,自然要相互照应着!况且……况且她身上可是两条命!”

    况且后来自己还是贤王所救,不把大姐当沈家人,自己与她一家也算是一施一还,再不相欠了!

    沈秋君不想再提那日之事,便又笑道:“我自小就被你们疼在心头,真心换真情,我若是不因此敬重亲近你们,那可就便成了没心没肺的了,那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沈昭宁不由伸手揉搓了一下妹妹的头发,摇头笑道:“你可真是个傻的了,咱们是至亲,我们疼爱你,难道只是为了要你报答我们吗!只是你要记住:不仅高兴的事,家人一起分享,不开心的事,也应该说出来,大家一起来排解!”

    沈秋君笑道:“哥哥,我会的!”

    沈昭宁悄悄抹去眼泪,走到窗前看一眼室外,笑道:“外面雨停了,看样子今夜不会再打雷下雨了,你早些洗漱安歇。我也该回去伺候一下那位爷了,他索要东西不成,还不定又出什么妖蛾子事呢!”

    沈秋君送走哥哥,胡乱洗漱一番,便躺下睡了。

    经过夜晚的一场雷雨洗涤,第二天奠空格外的晴好蓝润,沈秋君一大早就醒了。

    或许是因为把心中的一些事吐了出来,又哭过一场,这心里便似轻快了很多,沈秋君又到铜镜前细细看了脸面,幸好眼睛不曾哭肿!

    雪香等人上来服侍沈秋君穿戴好,便簇拥着她去了正院。

    沈秋君一进正房,便看到沈昭宁坐在那里,脸上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再看母亲脸色还算正常,六皇子也正笑眯眯地坐在那里等着。

    沈秋君大感奇怪,走到哥哥身边,轻轻推了他一下,递了个眼神。

    沈昭宁先是笑着看了妹妹一眼,又恶狠狠地瞪了六皇子一眼。

    这时六皇子身后的小成子不乐意了:“沈二公子,我们爷不过是不小心损坏了您几件器物,又不是不赔您,您至于老这么撂脸子给人看吗?”

    沈昭宁闻言气得转过头,不再看向六皇子。

    昨夜,他劝慰妹妹后回到自己院里,只见房中一片狼藉,不过因为妹妹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他就把自己房中的古玩玉器等贵重物品,砸个粉碎,这样无理取闹的人,他还真是不愿与他多说一个字。

    六皇子笑着对沈夫人母女二人解释道:“昨夜回去,没留神摔了一跤,把沈兄房中的多宝格给撞了,东西散落了一地!”

    沈秋君不由撇了嘴:这话骗谁呢,房间里平平整整的,怎会无缘无故摔了跟头?

    六皇子又对沈昭宁笑道:“都是什么坏损了,一会你开个单子出来,我照原样赔你!”

    向来好脾气的沈昭宁,此时语气不善地说道:“有好几件世上难寻的古玩,你去哪里寻原样的去?”

    “我尽量找呗,实在不行,我赔你银子好了!”六皇子不以为然道。

    沈夫人也皱了眉,昨日看六皇子人还不错,虽说规矩礼节上做得不好,也只当他是皇子高高在上惯了的,如今看来,却也不全是外人捕风捉影,以讹传讹,只怕是真有其事!

    天子之母生下的孩子也不都是天子,不然这样古怪性子的人做了天子,这天下还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

    沈夫人忙在桌下踢了儿子一脚,对六皇子笑道:“那是小儿说笑呢,不过都是些玩意,坏了就坏了,反正也值不多少钱,”

    六皇子却正色道:“万万不可!我知道那都是沈兄喜好之物,如果就这么算了,我心里实在是不安,还是开个单子,我慢慢一一寻来,若是实在寻不来的,我照价赔偿好了!”

    沈昭宁也是心中不舍那些玩器,二来他知道六皇子只是个光杆皇子,手中无人无钱的,也想治治他,便真让丫头回去列单子去了。

    沈夫人不由暗地里瞪了儿子一眼。

    沈秋君见六皇子一幅财大气粗的模样,不由心中暗忖:莫非六皇子的巨富外祖田家已来了京城?

    六皇子已经笑着安慰沈昭宁道:“你不必忧心,这些东西虽难得,想来还来能寻到一些的!”

    沈昭宁冷笑:“我房中之物还真有几件珍奇之物,不是我小瞧六爷,六爷如今还没建府,怕这手头上未必就能如此宽裕!”

    六皇子神情便有些倨傲,冷笑道:“你倒真是小看了爷!爷虽手中没钱,可还有我外祖家呢,虽说如今田家已大不如前,破船还有三千铁钉呢!这点东西和钱财算得了什么!”

    听闻提到容妃娘家——曾经富甲天下碉家,连沈夫人脸上都有些动了容。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九章 赔偿昭宁,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