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田家真不是一般的富足!再往前推个几十年,都当得富可敌国了。

    那时流传着一句话:凭他权贵与平民,谁敢说没吃过田家的米,没穿过田家的衣!

    由此可见,田家的生意遍布天下。

    不过田家虽是天下巨富,却有一样不足之处:商贾乃为贱籍,况田家又是世代经商,虽因财富交结权贵,往返于上流社会,却终因地位卑微,身处尴尬。

    幸好此时,田家出了位美貌无双的小姐,也就是六皇子的生母容妃娘娘。

    姿容绝伦碉家小姐,竟被当时的贵公子陈敬峰一眼看上,顶着莫大的压力,迎娶她为元配正妻,田家才算是稍稍提了点地位。

    可惜,还没等到田家真正上层时,天下就大乱了,田家的巨额财富也被各方霸主视为口中肥肉,田家想不败落都难。

    也有人说,田家老太爷甚有眼光,早就看出天下必会大乱,故一早就把财富起来,明面的财富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怕是连其财富的一成都不到。

    也有人说,田家的大部分财富,都助了陈敬峰夺天下了,毕竟他得了天下,田家便是皇后母家,便可在权贵中占一席之地了。

    这话也算是有据可查,陈家起事,确实得了田家的大笔银子支持,只可惜陈敬峰时运不济,如今数十年过去,只占据了东部一角,倒是庄氏得了天下。

    偏偏六皇子是这样性子的人,即不是嫡也不是长,还不得圣心,如今又早立了太子,田家应该早没了扶持天子的胆色与财力了吧。

    那他们此次进了京,是想依附六皇子,还是别有所图,六皇子的生母还在东部呢,就这么被他们舍了去?商人果然重利!

    吃过早饭,沈昭宁院里的大丫头便把赔偿单子列了出来,先交由沈昭宁过目核对一下。

    沈秋君微偏了身子,就着哥哥的手大略看了一眼。

    基本上他多宝格上摆放的易碎之物,全在单子上了,幸好自己早把看得过眼的东西,都事先拿走了,不然自己也得跟着心痛。

    总算起来,却不是一笔小的数目,况且还有几件确实不太容易寻的。

    沈秋君不由看了六皇子一眼,见他也正笑着看向自己,便有些同情地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些可都是我二哥的心爱之物,里头还真有几样不常见的,你也别急,慢慢找着吧!”

    沈昭宁看完,见与自己记忆中的并无出入,便递给了六皇子。

    六皇子也不细看,直接递给了小成子。

    小成子偷偷揭开一角瞄了一眼,不由暗自咋舌。

    沈昭宁看了看外面的日头,站起身来,对六皇子说道:“时辰不早了,由在下送您回庄子上吧。”

    沈秋君这才恍然,难怪今日哥哥有空陪着母亲一同进餐了,敢情是请了假,专门送六皇子回去。

    沈夫人早就巴不得六皇子这尊瘟神赶紧走,也不再说留客底话,忙让人去看车马可备好。

    在外边正等着回话的管事,忙进来回说:一早就备好了!

    沈昭宁忙请了六皇子起身,可怜六皇子吃完饭,刚漱了口,还不曾吃一口茶呢,就被沈昭宁给拉走了。

    沈夫人等他们走远了,才对女儿说道:“有这么一个败家的皇子外甥,也算是田家倒霉了!”

    沈秋君听了,不由掩口而笑:估计也没多少家底让他败了吧,要不然,前世六皇子也不会为了银子,狗苟蝇营,此时不知节俭,将来必悔青了肠子。

    沈昭宁心里有气,一路上也不与六皇子多言,不得已说句话,也是面无表情,言语冰冷。

    六皇子看到沈秋君的面子上,也不以为意,仍是表情如常,倒让沈昭宁心里纳罕。

    到了庄子上,沈丽君见六皇子平安回来,倒也放下心来。

    如今见弟弟亲来,心中更是高兴,忙与六皇子客套几句话,便拉着弟弟回院里说话。

    六皇子早就被人冷落惯了,也不理论,自顾自地回了松园。

    沈昭宁雄姐姐怀胎辛苦,若自己多留恐会让她费心,便给姐姐请了安,又哄了兰姐儿几句话,再说了几句家里人的情况,便欲告辞。

    沈丽君听得说妹妹回家后将身上及居室里外,都以鲜艳之物换去素色,不由神情一怔,陷入深思。

    自从那年京城大乱后,妹妹便不爱鲜艳东西,今日这番作为,又代表了什么意思呢!

    沈昭宁只当大姐关心妹妹,便又劝慰了姐姐几句话。

    倒是贤王听说小舅子来了,心里颇为高兴。也是闷在庄子上久了,好容易见个新鲜人,便硬是留他吃了中饭再走。

    盛情难却,且喜六皇子从来都是在内宅的,两不碰面,沈昭宁便也客随主便,吃了中饭,又拿了些庄子上的新鲜菜蔬回京城去了。

    小成子去厨房点菜,回到冷冷清清的松园,对六皇子抱怨道:“还得等一会呢,大厨房正忙着招呼沈舅爷呢!如今爷也是大人,还拿爷当个孩子似的,有客人,也不让去前头!”

    六皇子笑道:“定是沈昭宁的主意!我砸了他心爱的东西,他却拿我没办法,自然不乐意见我。不见客人更好,省得吃个饭也不安生。”

    小成子哼道:“这次是个例外,也就罢了!之前也没见王爷请您去前边,您又不是大家闺秀,用得着藏着掖着吗!”

    六皇子看着小成子那一脸的怨妇样,心情大好,笑道:“我知道是你为爷鸣不平呢!他是什么嘴脸的人,你我还不明白?我去了前边,给他笑脸呢,爷心里不舒服!对他无视吧,又都该说我没礼数,不懂得尊长,怎么做都不对,倒不如躲了,彼此都自在。”

    “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我本来对他就无真意,他拿我当贼防着,半斤八两罢了。”六皇子见小成子仍是一脸不忿的样子,又笑劝道:“行了,就冲你的这份忠心,爷就得赏你!匣子里的珠玉你自己挑两样吧。”

    小成子忙笑道:“是爷救了奴才的性命,只要爷赏奴才口饭吃就是了!”

    六皇子拿脚踢了他一下,笑骂道:“越发的像个忠仆了!倒是把那个赔偿单子,得了空交给田家舅舅吧!”

    小成子忙取出单子,笑道:“奴才这就让人给田家送去!保管不出一个月,就能寻到,到时也震震沈家人,一口一个慢慢的,还真当咱们没人不成!”

    六皇子伸手拿过单子,细细看了看,笑道:“果都是珍奇之物,怕是要费不少心思和银子呢!田家舅舅又要头疼了。”

    小成子犹豫了一下,终是小心劝道:“我看田舅爷对您还真是不错呢!到底也是个您的亲外家,还是好好相处,也是亲戚一场!”

    六皇子冷笑:“亲戚?无利不赶早吧!定是看那陈敬峰没多大的前程了,这才来到大齐认下了我!一味的撺掇我争皇位,我指望什么争皇位?因为容妃娘娘,我早就失了圣心,‘天子之母’?和尚唬人的话也信!”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章 外祖田家,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