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薛神医约定的三日之期已经到了。

    沈秋君仍是由沈昭宁陪着去的。

    沈昭宁兄妹二人一到村子里,就有好些小孩子笑嘻嘻围了上来。

    他们也是个机灵的,一看便知是那日自京城来的大家公子小姐。

    雪香便自车里拿出一个大食盒来。

    小孩子的记性还是很好的,见此情形,便知定是上次说的点心了,一个个两眼放光地看着。

    食盒一打开,果是香味扑鼻的各式点心。

    雪香拿出事先裁的纸来,包了几块点心,冲着一个站得近些的小孩子,说道:“尝尝吧,这是我们家自己做的,比铺子里卖得干净!”

    孩子们只管嘻嘻笑着,相互推搡着,干咽着口水,却不敢上前去接。

    终于有个胆子大的上前去接过来,闻一闻,又添了一添,叫道:“又香又甜!”却不舍得立时就吃,忙忙揣到怀里,就跑回家去了。

    有人开了头,后面就好办了。

    孩子们一个个走过去接了点心,有心急的就拿起一块吃起来,旁边大些的人便训斥道:“趁着还热乎,赶紧拿回家让爹娘也尝尝去!”

    沈秋君在车里不由笑了,本来只当兑现当日的话,今日见他们虽穷苦,得了好东西,却不舍得吃,要拿回去与家人分享,倒是暗合了她的心思。

    薛神医在屋里,透过篱笆墙看到此幕,眼里便有了赞许之色。

    见孩子们都散去了,沈秋君这才下了车,与哥哥一同走进小院子里。

    事情顺利的出乎沈秋君的意料,她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的,还为此准备了一大堆的话,此时却全然用不上了。

    薛神医不过询问了几句关于沈丽君的事情。

    沈秋君实话实说:“太医们都诊断极稳妥,只是我不放心,想请了老先生去再看看,女子生产毕竟是凶险之事,有神医在旁,我们也能更安心。”

    薛神医便笑道:“倒是亲情深厚,也罢,我此次就去走一遭吧,只是我此去有三个条件”

    沈秋君大喜,忙道:“老先生请讲,只要是我沈家能做到的,不要说三件,就是三十件也必会应你的。”

    “我不贪心,只三件就可。一,我不会助你做伤人之事,二便是你要提供你前次所说奠山雪莲人参燕窝等物为我所用,三则是你要替我隐瞒身份,护我祖孙二人安全。”

    沈秋君忙道:“老先生只管放心!此时只是请你帮着我大姐贤王妃安全生产,何来伤人一说。不过我也有话说在这里,天山雪莲、百年天参府中倒真有,老先生只管拿去用,只是报仇一事,却需要从长计议。只要住到了侯府,必能保你们安全。”

    薛神医摆手道:“只每日好参好燕窝都供应上,也就是了。至于报仇一事,也不急在一时。”

    相比于前世六皇子与李瑶琴所做的努力来比,此次事情也太顺利了,沈秋君倒有些不敢相信,又怕煮熟了的鸭子飞了,便笑道:“我这就让人去寻车去,今日一同到沈府去。”

    如此就去,倒有些掉价了。

    薛神医笑道:“不急,怀胎要十月呢,急得什么!我这里还有些事要处理,明日就是中秋节了,过了节两日后,你亲自来接。就这几日,耽搁了不了。”

    沈秋君得了他的这个话,便知事情成了。

    薛神医又问道:“我自认行踪隐瞒极好,小姐是如何知道我的,又是从何人处听到的?”

    沈昭宁也看向妹妹,他总觉得此事处处透着点蹊跷。

    沈秋君正色道:“是梦中神人指点!”

    薛神医凝神看着沈秋君,见她满脸笃定的样子,半响,哈哈大笑:“也罢,或许是就是天意!我也不难为你一个小姑娘,到那日只沈二公子来接便可。”

    沈昭宁看了他们一眼,只要真有些本事,倒也情愿出这个力。

    如此就算是说准了,沈秋君满意而归。

    辛学厚看着走远了的马车,说道:“祖父为何如此轻易就答应了她?世家大族为了点小利拼得你死我活的,况且又牵扯到皇子身上,谁知道这其中又有什么阴私事,别再惹祸上身。”

    薛神医捋了一下白须,叹道:“唉,我已经老了,还能有几年活头。可你的身子却总不见起色,以我的本事,调理好你不难,可难在没有好药材。又怕被仇家追杀,也不敢再出头!去沈家倒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以沈家的势力,固然能护我们周全,可是这种大户人家也最能沾染事!”

    薛神医笑道:“祖父会处处小心的。况且她姐姐有太医在旁,请我去,不过是为了心上安慰些罢了。只要有事,我自会避得远远的。而且一个千金小姐能不对村童失言,一个大家公子虽倨傲却能以礼待人,沈侯爷也算是个人物,这样的人家若不能进,怕是天下间也难再寻出能进的人家了。”

    中秋节万家团圆,沈府仍如往年一般,过得热闹又俗套。

    又过了两日,一大早,沈昭宁真就亲自去接了他祖孙二人来。

    沈夫人早就让人在外院收拾出来一个小院落,做他二人的栖身之所,又拨了几个人去侍候。沈秋君又特命人去库里拿了人参燕窝等上等的药材补品,一并关了过去。

    沈夫人亲自见了薛神医,见他仙风道骨,言之有物,便知定是名不虚传了,心下满意,只等这几日荐给大女儿。

    刚安顿好了薛神医祖孙二人,沈惜君却在此时回了娘家。

    沈夫人看着二女儿强作欢笑的样子,便道:“笑不出,就不要笑了,是不是又与女婿吵架了?”

    沈惜君便耷拉下脸来,咬着手帕,也不说话。

    沈秋君便笑着站起来,笑道:“我去厨房吩咐他们,做几样二姐喜欢的菜式来。”见母亲点头,便带着丫头婆子们退出房去。

    沈惜君这才说道:“倒也没与他吵架,只是看着那两个人,心里不痛快罢了!”

    沈夫人脸色一沉:“不年不节的,不在家里照看家务,不侍奉姑婆,就为了这个,跑回娘家来了。”

    沈惜君横了脸,撇嘴说道:“不过就是怀了个孩子,就和怀了金蛋似的,不来立规矩不说,还天天小心兮兮的,她们倒是成了祖宗了!”

    沈夫人点着女儿的脑门,恨道:“谁让你做好人,停了她们的避子汤的!也不和家人商量一下,当日既然要做这个贤良人,就该想到今日!”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二章 请来神医,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