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惜君见妹妹起身去迎大姐,嘴里吃味道:“显见得你与大姐感情好!我来时,你这大寿星也只在这院里迎我,如今听说姐姐来,便亲要去二门上去接。”

    沈秋君没想到二姐连这个醋也要吃,便笑道:“姐姐可不是冤枉我!我可是听说你来了,赶着让人上你爱吃的茶点,哪里想到你脚快,竟先走过来了。”

    沈惜君笑道:“就你嘴巧!我不和你争辩,快接你的人去吧,不然又要怨大姐脚快了。”

    “为何是我,难道不是我们么,”沈秋君揶揄着笑道:“于私,她为长,于公,她是亲王王妃!”

    沈惜君脸便红了,忙站起身来,恨恨看了妹妹一眼,抢先一步向外走去。

    刚到二门处,就见沈丽君母子已经下了车。

    兰姐儿兴奋地迎上来叫道:“二姨!小姨!”

    沈惜君忙急走几步,上前扶住她,说道:“小祖宗,你也当心些,一会摔倒了,有的你哭的。”

    兰姐儿见二姨当面就揭了自己当年的丑事,不由哼了一声,只是小姨已经去扶母亲去了,不由嘟了嘴站在那里。

    沈秋君微笑着迎上去,搀着大姐,笑道:“早就说与大姐不必来了,看你这样,一会母亲又该雄了!”

    沈丽君握着妹妹的手,脸上满是如沐春风的笑容,说道:“你可是咱们沈家的宝贝呢,我又不是动弹不得,若不亲自来,我心中实在是不安。”

    沈秋君面上带笑却不再多言语。

    沈丽君又四下看了一眼,笑道:“原本以为我路远,是最晚到的,没想到倒还赶了个早,她们都还没到吗,如此静悄悄的!”

    沈秋君却不说话,只浅笑看着大姐。

    沈惜君已经接话说道:“快别提了!我原说借着妹妹的好日子,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偏妹妹说什么要知福惜福,自己年纪还小,不敢劳大家来给她拜寿,怕反折了福分,就只好咱们一起吃个寿面就罢了。”

    沈丽君脸上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便僵住了。

    她夫妻自避居庄子上,与外人便少有接触。见面三分情分,长此已往,却是离京城权贵圈子越来越远。

    她早在前几日写信叮咛二妹要遍请诸夫人小姐,为三妹办个热热闹闹的生日宴。

    二妹亦回了信,细数会请些人,好让她早做准备。

    果然那些被邀请的夫人小姐们,大是出自当年与父亲一同追随的先皇世交之家,亦都是现在的股肱之臣。

    有沈府做桥梁,说不得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自己已经设想如何与她们交好,为丈夫拉拢人,可没想到这次竟一个外人都没请,一身的力气便如打在棉花上,说不出的憋屈。

    沈秋君见大姐脸上的笑容果然扭曲,不由垂下眼眸,心中冷笑。

    她觉得自己有点贱,明明心里已经有了定论,却非要再验证一次,不仅是将那层遮羞布扯下,更是让自己的心再生生受一次折磨!

    心若是痛的次数多了,是不是就会麻木了,不再痛了。

    其实也是沈秋君钻了牛角尖,沈丽君固然有自己的打算,却也是真有心为妹妹过生日的,至于与世家结交也不过是趁势而为捎带着罢了。

    若是前世,沈秋君便是知道大姐是专程为了她自己的私事而来,定也不会多想,或许还帮着她呢。

    但沈秋君此时已知道自己前世被大姐蒙骗利用,心痛难忍,只想证明是自己错怪了姐姐,却不免求全责备,吹毛求疵了。

    比如,她拦着母亲,不许请外人,事先也没透一丝风儿给沈惜君。

    沈惜君也是今日才得知实情的。因为觉得不能遍请亲友,实在不够热闹,她脸上也露出失望的神色来,但沈秋君心中并不以为杵,反而拿言语来劝解。

    反观沈秋君对沈丽君惮度,因心中对大姐还有怨气,不仅不让她利用自己的生日宴,还故意耍了她了一把,此时真见沈丽君面露失望之色,心中恨意反更加重了一分。

    沈丽君已经笑着亲昵地打趣妹妹道:“就你的心思重,谁家不是趁着这个机会,请亲友们来乐哈一日!也罢,没有客人,咱们正好不必拘礼,好好玩一天。”

    果然心思机敏,行事滴水不露!

    沈秋君也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别听二姐胡说,我本来是要请她们来的,谁不愿呼朋唤友的来玩闹一天,只是听说大姐要来,大姐贵为王妃,又是个贤淑和气的,必要与众人寒暄周旋,累着了外甥可要疼坏了我们,倒不如咱们一家清清静静吃顿饭呢!”

    “罢!罢!好人全是你当了,只我做个坏人了!”沈惜君嗤道,拉着兰姐儿,一马当先往里边走。

    沈丽君脸上便有忧意,要拿话来和解她姐妹二人,沈秋君笑道:“别理她!让她先带着兰姐儿去母亲那里献殷勤去。真论起来,她还算不得坏人,该是大姐才是,若是大姐不走这一遭儿,我又怎能不请那些人来热闹一番呢,也的确是太冷清了!”

    沈丽君便大笑:“说来说去,我们都是坏人了!就只你是好人!快进去吧,别让母亲等急了!”

    进了沈夫人小院,就见沈夫人正坐在一张填漆小床塌上,搂着兰姐儿,肉儿肝地叫着,连沈丽君姐妹进来,都没空理论,只管让着兰姐儿好吃好玩的。

    沈丽君姐妹二人便在塌前椅子上随意坐下。

    沈惜君与母亲一起坐在上座哄着兰姐儿,见此不由挑着眼地冲妹妹笑着,大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

    沈秋君回以鬼脸,姐妹二人嘻嘻笑着。

    沈丽君心里纳罕,没想到她姐妹二人的关系,竟已经可以好到这等地步。

    沈夫人一边哄着外孙女吃东西,一边埋怨道:“坐稳了胎,也不要太大意了。你如今不同往日,你便是不来,你妹妹还能挑你的理不成。”

    沈丽君忙笑道:“不过一年一次罢了。况且我身体极好,如果我不亲来,在家里心里也过意不去,倒不如亲自过来一趟!”

    沈夫人素知大女儿与妹妹们感情和睦,不让她前来,必是不成的。便又嘱咐了两句,这才笑着与女儿们话家常。

    -----感谢see_an亲的评价票!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六章 期望落空,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