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自身后丫头手中接过一个包裹来,打开看时,竟是一身漂亮的衣裙。

    沈丽君笑道:“这是送妹妹的生日礼物,是我自己做的,还望妹妹喜欢,不要嫌弃太粗糙。”

    沈夫人听了,忙让人呈上来,接过细细看了,针脚细密,做工精细,确实是大女儿的手笔。

    沈惜君就着母亲的手一看,再想自己赶工做的那个荷包,不由得自惭形秽,忙缩了脖子,借着哄逗兰姐儿躲尴尬,却又忍不住看向沈秋君,见妹妹掩口轻笑,对着自己直眨眼睛,这才放了心。

    沈夫人嗔道:“你又费这个心做什么,你如今可是双身子。你随意送些东西,心意到了就是了,难道你亲妹妹还掉你这个理不成。”

    沈丽君笑道:“去年因为有事不能亲到,我一直过意不去。今年一开春,我就开始慢慢地做上了,倒也累不着,也算是弥补一下上次的缺憾。”

    沈惜君想到自己送的荷包,只是用了几天,就赶出来凑数,更不好意思起来。

    沈秋君接过衣物,随意瞟了一眼,淡笑道:“这可是大姐的一片心意,我若是再挑剔,可真是不知好歹了!”

    沈丽君见妹妹这话说得生硬,不由抬眼看了妹妹一眼。

    沈秋君心里不舒服,便起身笑道:“你们在这里坐坐,我先失陪一会!”

    沈夫人只当女儿去更衣,便嘱托道:“快去快回!”

    沈秋君带着雪香雪柳出了沈夫人的院子,来到二门处一间房里,问道:“先生观测的如何?”

    薛神医起身拱手,笑道:“惭愧!小姐莫真当小老儿为神医。令姐月份还小,只在面上看不出什么,还是摸脉最准。”

    前世大姐在七个多月时,心神越发的不稳,自己便提议去寺院里烧柱香,才碰到的薛神医,被他一眼看出不妥。

    沈秋君便笑道:“这有什么,我自会安排你去细细把脉的。”

    薛神医又道:“小老儿本就不敢出头,况又是给妇人看病,还请小姐帮着遮掩一二,只说是老辛头便是。”

    沈秋君刚要点头答应了,却自窗户里看到管家正急急地对二门上的人说话,二门上的婆子也一脸惊讶的模样。

    沈秋君心下狐疑,便走出房来,笑道:“赵叔,外面出了什么事?莫不是今日寿面不够了,打了起来?”

    赵管家原是沈老太爷身边的侍卫,老太爷没了,便又跟着沈父出生入死,后来在一次战争中断了一只腿,再也上不得战场,便留在沈府,帮沈父照料外院,但沈家众人却从不真拿他当奴仆,且因着他资历老,小一辈的都以叔呼之。

    赵管家也认为自己是战场出的汉子,不是养不了自己一家老小,只是感老太爷及老爷的恩情,不愿离开沈家罢了,所以对沈家众人从不卑躬屈膝。

    如此一来,倒是更得沈家人的喜欢,尤其是沈昭宁兄妹二人,小时常常听他讲些战场的故事,彼此熟了,还相互调侃。

    若是平日赵管家许会借机嘲笑回去,此时却顾不得,回道:“六皇子正在咱们沈府门前与人打架呢,小的正想讨夫人个主意,咱们该如何做!”

    沈秋君闻言,腹诽道:六皇子你难道是战神吗,怎么每次出场都要打着架呢!

    若是平日,紧闭大门,就当没看到,咱是小门小户,惹不起皇室子弟。

    只是此时大姐在这里,这可是她亲嫂子呢!

    沈秋君便问道:“他又与什么人在打架?可知为什么要打起来。”

    还没等赵管家说话,又有一个小厮跑过来,说道:“六皇子已经进了咱们府里了,看着受了伤,各处也找不到辛先生,要不要出去请个郎中!”

    老辛头方才只当是沈府家事,便在房中避嫌,此时闻言,便走了出来。

    沈秋君笑道:“麻烦辛先生先过去看一眼!”又对赵管家说道:“人既然已经进来了,便关了门,谅那些人也不敢与沈府难为,我这就去见母亲。”

    赵管家就带着老辛头等人,随着那小厮去瞧六皇子。

    六皇子此时正坐在外边客院厅子里。

    小成子眼泪汪汪地说道:“爷,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六皇子嫌弃道:“快收了泪吧!那些酒囊饭袋也是爷的对手?不过是扯破衣服罢了。”

    小成子看着六皇子身上张扬浓烈的大红衣裳,衬得六皇子的脸儿越发的白净,不由欲言又止。

    今日六皇子二人未进城时,在郊外晦气地遇到一个纨绔。

    那纨绔见六皇子相貌极美,因时下有些闺中女子出外游玩为了便宜,常也作了男装打扮,便误以为六皇子也是女扮男装,便上来出言调戏。

    六皇子自然是打他没商量,没想到那位也是个喜欢受虐的主,见美人凤眼含怒,面罩冷霜,与寻常见到的温婉女子不同,越发激起要将她拿下的心。

    六皇子受此屈辱,身上功夫也不藏匿,将那纨绔打个半死,又激他自报家门,主仆二人这才一路进城。

    那纨绔秉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宗旨,自己虽起不了身,却让手下爪牙一定要把他擒住。

    直追到沈府来,那些人也知轻重,不敢造次,却也不敢随意就散了。

    六皇子却趁机乱打一通,狠狠了出了气,这才拍门进府来。

    此时但见六皇子因与人打斗,头发散了一些在两边脸颊上,此时说话凤眼微挑,还多了一丝凌厉英气,那样的风情却是寻常美貌女子都没有的。

    小成子看了,终是鼓足了勇气,劝道:“爷以后还是穿些素淡衣裳,别总穿着大红鲜艳的,免得总让人误会。”

    “放屁!爷爱穿什么衣服,也得看别人的眼色吗?”六皇子怒道。

    小成子不由诺诺地耷拉下脑袋来。

    六皇子却又笑道:“爷穿大红的不好看吗?”

    小成子忙脸上挤出笑来,正因为好看,所以总被人取笑,又总被那些不怕死的拿出来与容妃娘娘做比较,往往又惹得爷又与他们打架。

    六皇子也不等小成子说话,自己伏首看了身上的红衣,不由嘴角含笑,眼睛里隐藏着些东西:“你看这红艳艳,多么绚烂,穿在身上就像曾被血染红了一般,浑身都是鲜艳艳的血,在死人堆里爬出来,那又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画面……”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七章 雌雄莫辨,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