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子不由打了个寒噤,见六皇子眼睛发红,忙劝道:“爷,过去的事就不要想了,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六皇子不置可否,因为他的眼光被院中的一位少年吸引了过去。

    原来辛学厚见今日天色好,吃过药后,便由个小丫头引着路,在院中慢慢踱步。

    因为沈夫人说了,老辛头祖孙乃是府里特特请来的,所以众奴仆都对他们恭敬有加,不敢怠慢。

    六皇子见过往的奴婢都如此恭谨地对待那位少年,心中颇为好奇。

    再看那少年虽弱不禁风,却自有一番书香气质,长相也周正。

    正好小丫头来斟茶,六皇子便问道:“那是谁?”

    小丫头忙答道:是府里请的一位老先生的孙子,如今在府里已经住了有段时日了。

    六皇子便笑着问是谁请的,做什么请的。

    那小丫头被六皇子带笑的眸子看得脸红续,况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便道是二公子与三小姐请来的神医,又格外点出府里供着辛公子上等的燕窝人参等。

    “啊,原来是个病秧子啊!”六皇子不以为然,又埋怨道:“玉姐姐也太善心了,什么阿猫阿狗地都往家里领!”

    小丫头见六皇子方才还是阳光灿烂,一转眼就撂下脸子来,吓得忙退到墙角,小心地垂手站立。

    此时赵管家也带着老辛头等人过来了,笑道:“六爷身上可有受伤,府里正有位神医呢,好好诊治一番,可别留下隐患!”

    老辛头忙谦逊道:“什么神不神医的,只叫老辛头就是了。”

    待看到六皇子时,他不由心中暗道: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只可惜眉眼带煞,不是好相宜的主,心里暗自警醒。

    六皇子冷眼看着老辛头,淡淡说道:“不必劳烦了,我不过挨了几拳,并没有受伤。”

    老辛头见他确实没什么大碍,便寻了借口,拱手告辞而去。

    赵管家不好马上就走,侍立一旁,陪着六皇子说话。

    再说沈夫人听沈秋君说了六皇子的事,不由看着大女儿皱眉道:“他怎么也来了?”

    沈丽君忙解释道:“今日我一早就出来了,并不知道他也进了城。他虽在庄子上住,可就他那性子,谁能管得了!”

    沈夫人便道:“你们姐几个在此坐坐,还是我去看看吧!”

    沈丽君却道自己是他嫂子,理应过去看看,免得他冲撞了母亲。

    沈夫人板了脸:“你也知他行事不稳妥,那日怎么还让他送东西?现在你身子重,怎能去那里。人都说生个孩子傻三年,你这还没生下来呢,办事越发没个轻重了!”

    沈丽君讪讪笑道:“母亲教训的是,那女儿就偷懒躲在这里了!”

    见母亲走了,她又对两位妹妹道:“那是皇子,谁敢使唤他?那日也不知他怎么就来了兴致,非要跟着一起来,谁能拦得下,幸好只砸了些东西,不曾伤人,不然……”

    沈惜君见大姐自责,忙安慰道:“他那样的人,早晚作死!姐姐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沈秋君只管看着兰姐儿玩耍,却不搭腔!

    沈丽君与二妹又说了几句家常后,见沈秋君仍一幅爱搭不理的样子,心下生疑。

    自今日进门,她就发现三妹穿着打扮全然变了,身上气息少了些温婉,多了几分冷清凌厉,对母亲及其他人还不显,面对自己时,却明显感觉出疏离淡漠。

    沈秋君也感觉得大姐正在审视自己,可她懒得费心掩饰,已经是生分了,何必再去*呢。

    沈丽君看着三妹笑道:“扶玉在生大姐的气吗?我听说那日先是在你那里闹得不愉快,才又迁怒于昭宁的!总是我不好,当日就该拼了命,不许他来。”

    沈秋君冷笑:“六皇子又不是小孩子,便是深闺女子还能走访亲友呢,他怎么就见不得人了?”

    沈丽君便向沈惜君笑道:“听听,他倒是得了三妹的眼缘了,倒在这里替他鸣不平!扶玉就是个心善的,莫非自此以后以德报怨了,你以后可要学着三妹些,这才是大度量有福气的人。”

    沈惜君便道:“我可学不来,也就是三妹肚量大,他那种人活着也没趣,天憎人怨的东西!”

    这话便触了沈秋君的心事,思及自己,便不由有些凌厉地说道:“谁愿意天憎人怨,不过是命歹些,不曾得到人正确指点罢了。不知道的外人也就罢了,知道的还不给明白指出了!怎怨得他如此!”

    沈惜君闻言,以为说的是上次庄子上的事,便不做声。

    沈丽君心头发虚,忙面带惊诧道:“好生生的,怎么说这些不明不白的话?”

    沈秋君冷笑道:“之前的事,我也没注意,只说六皇子如今也不少了,十三岁的年纪,早就该知些事理了,上次来咱们家,坐立皆没个正形,闺房说进就进。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他身边就没个教导的人么?”

    这时,院里传来丫头的声音:见过六爷!

    原来是沈夫人领着六皇子走过来了,沈家姐妹三人忙住了话,站起身来。

    六皇子大步走到房去,等沈惜君姐妹二人行过礼后,便旁若无人,只对沈秋君笑道:“我今日倒是来的巧了,一会定要讨杯寿酒喝。”

    “只祝寿不送礼物,这酒也没什么喝头,再砸几次沈府,怕是连水都没得喝了。”沈惜君在旁不咸不炎地说道。

    沈夫人闻言不由皱了眉,沈丽君已经上前关心地问道:“怎么不和我一起来呢,这又是与谁打架了,可有受伤?”

    六皇子脸上才有了笑意,笑道:“我原不知道嫂子要来,我这里正好寻了一件古玩,便想着送过来,哪里想到路上遇到几个不知死活的,被我教训了一顿。倒没受伤,只是衣服扯坏了。”

    原来是给沈昭宁送赔偿的古玩来了!只是这时间也太不凑巧了,一般情况下,沈昭宁哪会这个时间段在家呢。

    沈丽君见六皇子身上衣衫开裂,不由斥责旁边的小成子:“你是怎么服侍六爷的,怎么就让他成这般模样?怕是出门也没另准备衣衫吧?”

    六皇子便笑道:“嫂子不必斥责他。爷们出门大包袱小包袱地带着,还不够累赘的,况且只是半日的工夫,实在是不用如此。”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八章 不知礼数,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