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看到六皇子身上衣衫脏破,沈秋君便对雪柳说道:“你去二哥院里,寻一件他前几年的衣裳回来!”

    六皇子知道是给自己换上,不由笑道:“他的衣服我现在还穿不上,不用麻烦了,先这么着吧!”

    沈秋君笑劝:“知道的,是你先与人打了架才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家的人打的你呢,这个名声,我们可不敢担当!你还是换下来,让她们好好收拾一番,看着也像个样子!”

    六皇子冷笑道:“皇上日理万机,皆是军国大事,我便是被人打死了,他也未必能知道,别人越发的不管不问了,你们府上担个除暴安良的名声,岂不是更好。”

    一席话说得院里众人噤若寒蝉。

    沈秋君便沉了脸,说道:“六爷还是别在我家了!你敢说,我们可不敢听不敢想!在你眼中难道就没有一个好人了吗?想想都让人害怕,你还是离了这里吧,万一不小心未如了您的愿,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不说,连原因都还不知道呢,岂不是冤了!”

    六皇子便上前拉着沈秋君的手,笑道:“天下怎么会没有好人呢,玉姐姐就是大大的善人!别人得罪了我,自然该死,但是玉姐姐永远都不会得罪我的。”

    众奴仆皆死死盯着六皇子的那只手!

    他虽年纪比小姐小很多,可也算是个少年了!

    沈秋君也有些恼怒:这算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自己被那样一个阴狠的人认可,是该喜还是该怒?

    沈秋君一把甩开六皇子的手,把眼睛向旁边一斜,冷笑道:“我竟不知我还有这样大的脸面呢,可真当不起,六爷还是把我与众人一般看待吧!”

    六皇子见沈秋君果然生了气,也有些不高兴,嘟囔道:“我好心怕你们麻烦,倒一点都不领情,罢了,一件衣服而已,愿洗愿补随你们高兴!”

    沈秋君也气笑了,自己是为了他衣衫整洁好见人,此时倒似领了他多大的恩情。

    沈秋君冲雪柳点点头,让她去寻件衣服,这时却惊见六皇子随手将腰带解了,正准备脱外衣!

    院中丫头们见此不由惊呼一声,俱都红了脸,垂下了头:一位少年就在眼前宽衣解带,她们哪里见过这样香艳的情形!

    便是常来的二公子,哪次不是衣饰整洁地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楚嬷嬷仗着年纪老些,一步上前,拉住六皇子,怒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等事?”其实她想说的是,你怎么能在此污了小姐的眼!

    六皇子讶然:“我不脱下来,你们怎么洗补?我又不是光着身子,我里面穿着中衣呢!”

    与众人感到被羞辱不同,此时沈秋君看向六皇子的眼中,便有了怜悯。

    六皇子果然是够奇葩的!

    齐妃母子的放养策略很成功!

    六皇子的母亲再是顶着“天子之母”的名头又能如何?

    这么一个连最码的礼仪廉耻都不懂的人,如何做得一国之君呢!

    六皇子虽然不轻易相信任何人,然终究年纪小,免不了会着了人家的道。

    但人长大了,心眼也多少会跟着长点,所以六皇子到底是反了贤王,投靠了太子,可是他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六皇子还在与楚嬷嬷拉扯,沈秋君笑道:“让他脱下来吧,权宜之计!况且他年纪又小,还是个孩子呢,你们赶着拾掇好了,再穿上就是了!”

    楚嬷嬷这才接过六皇子的外衣,交给雪香拿到房中去修补。

    若不是怕这大红色扎了小姐的眼,她非等雪柳将衣服拿来,才让他去屋里换下来。

    六皇子见众人皆是不一脸的不自在,只沈秋君眼角含笑,便笑道:“一个个穷讲究,还是玉姐姐好!”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轻轻说道:“呆子!对你笑的人,不一定真就对你好,反而骂你的人,才有可能是真的关心你!只一味纵容,有时才是最可怕的算计!既让你惹了众怒,又能得了你的感激!”

    六皇子不以为然地笑道:“我大小也是位皇子,谁能算计了我去!”。

    沈秋君摇头,却又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穿大红的鲜艳衣裳呢?”

    六皇子神情一滞,笑道:“红艳艳的,就如鲜血染就一般,穿在身上多好看啊!齐妃也不许我穿红衣,说我不该穿红,我偏不如她的意!你们女子不也都很喜欢吗?倒是玉姐姐怎么总喜穿素淡的呢?”

    旁边人都打了个寒噤,这是什么比喻,太恐怖了!

    唯有沈秋君眯了眼。

    前世六皇子与齐妃母子不合,总是爱与他们唱反戏对着干,想让他往东,只管说让他向西就行了。

    她原本以为贤王因为恼怒六皇子觊觎李瑶琴,这才放出风,说六皇子不仅长相肖似女子,亦喜欢做女子打扮,并因此引出一些事来。

    原来贤王早就已经开始要把六皇子往斜路上引了!

    此时蓝色天空上正飘着朵朵白云,是那样的圣洁美好!

    沈秋君不由说道:“是像血一样的红艳,却不知血喷洒出来时,是那样的肮脏污秽和*!”

    六皇子怔怔看着沈秋君,轻声说道:“血是肮脏的,但它喷洒出来,染红了衣衫时,却是天底下最美的画面!”

    楚嬷嬷听了,凉气直由脚底升起,再看她二人如魔怔了一般,只管谈论血的喷洒,忙上前对六皇子笑道:“六爷,您的头发有些乱了,不如让奴婢帮您理一理!”

    六皇子看一眼楚嬷嬷,便笑着走到沈秋君,央求道:“玉姐姐,帮我理一理下头发吧!”

    这下沈秋君也不由倒吸一口气了,这是把自己当丫头使呢,还是当老妈子用!

    真应了那句给三分颜色就开染房的老话了。

    自己不过是看他可怜,年纪又小,知他活得也不易,便把前世的过往丢下,给了他一点好脸色,就如此蹬鼻子上脸了!

    沈秋君本想沉下脸来训斥他一番,可看到他一脸祈求的小脸,心下一动,便笑道:“帮你也是可以的,只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六皇子忙笑道:“别说一件事,便是十件百件都依你!你快说吧,是什么事情?”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章 宽衣解带,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