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笑道:“我还没有想好,等以后想到了,再告诉你吧!就怕你到时赖了账!”

    六皇子忙道:“不会的,我定不会对玉姐姐失言的。”

    这话倒也不假,前世他虽是个小人,对自己倒还真没失过言。

    今生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得到一个小人的承诺,也为将来得一些保障吧。

    沈秋君前世也曾帮桂哥儿梳过头,所以帮六皇子梳理头发,倒也不算是难事。

    此时六皇子还是总角之年,沈秋君先在他头顶束了一个小发结,又拿头巾轻轻束了发,然后拿梳子帮他细细梳了耳前脑后的垂髫。

    在这个过程中,六皇子只闭目不语。

    沈秋君从镜中看到他一幅享受的样子,心底不由又几分,收拾妥当,轻声道:“好了!”

    六皇子睁开眼睛,颇有些恋恋不舍地起身离开梳妆镜前。

    沈秋君由丫头们服侍着洗了手。

    六皇子端茶问道:“我方才在前院看到有个姓辛的老头,玉姐姐请他来做什么?”

    沈秋君说道:“听人说,他医术极高,请了他来,准备荐给大姐!”

    六皇子点点头,又说道:“若是真有些本事,怕是要跟着去庄子上了,他那孙子白在府里也没趣,倒不如让他家去算了。”

    六皇子可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了!

    如果老辛头真被大姐认可,她怎会留下辛学厚这个质子,由得别人来拿捏呢!

    沈秋君淡笑道:“若是老辛头真得了大姐的青眼,定会连他孙子一起带去庄子上的。还请你看在辛公子身体病弱的份上,不要难为于他!”

    六皇子听了,心中倒是安定了许多。

    在他的心里,沈秋君只关心她的家人和自己就够了,别人哪里值得她去白费力。

    六皇子冷哼道:“我闲得没事了,去欺负个病秧子!你不用担心他,我会在庄子照顾他的!”

    这时小成子与雪柳一道回来了。

    雪柳先上前回道:“二公子前几年的衣服早就送了人!只得拿了一件他去年的衣服,幸好还没曾上身,一会改了,应是可以穿的。”

    六皇子听了,摆手道:“这么麻烦!不必改了,我这样就很好,等下午回去,再穿我那套就行了。”

    小成子去还东西时,被沈昭宁院里的丫头指桑骂槐好一顿说,心里也有火气,便忙说道:“爷说的对!我们爷什么时候穿过去年的旧衣,还是别人的!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不把我们爷放在眼里!”

    众丫头婆子都皱了眉头。

    六皇子便一脚踢过去,见小成子已经躲开,不由笑骂道:“也不看这是在哪里,只管胡乱咬人!玉姐姐这里不同别处,都是自家人!”

    小成子忙笑着打嘴,连声道:“小的不会说话,还是三小姐饶命!”

    沈秋君见不得这等惺惺作态,正好此时雪香已经把六皇子的外衣修补好,正准备拿去给婆子们去浆洗。

    沈秋君忙喊住她,笑道:“先不必洗了!太阳底下晒一晒,拍打一下就干净了!”

    又对六皇子笑道:“一会就要去前边吃饭了,洗了定干不了,也没有你适合穿的衣服!”

    若是他这个样子走过去,大家都尴尬。

    沈秋君此言一出,小成子心头不悦,这也太将就了吧,有把自家爷放在眼中吗?

    不过,他只是心中发发牢骚而已,谁让公子就与沈三小姐亲近呢。

    六皇子倒是不当回事,笑道:“实在不行,我就不过去了,只要玉姐姐在这里陪我吃饭就行!”

    眼见沈秋君面呈不快,六皇子知道自己说话造次了,便讪讪笑着,走到院中,自雪香手中接过衣物。

    小成子忙走去,就这么站在院中,帮着六皇子穿戴整齐了。

    真是一对行事不拘小节的主仆!

    沈秋君估摸着时辰也差不多了。老辛头应该已经给姐姐把了脉了,也该过去看看情形了。

    沈秋君见六皇子穿戴整齐,便道:“现在去前边吧。”

    六皇子知道下去也没意思,便点头大步向外走去。

    沈秋君带着丫头沿着廊子向外走,不提防廊中挂着的那只小雀儿,此时却呼扇了一下翅膀,沈秋君恰好走到旁边,见扇了些灰尘下来,忙一边躲着,一边大叫道:“怜儿!”

    六皇子此时正要跨出院子,乍听得沈秋君的惊叫,不啻于一声响雷炸在他的耳边,全身的血液便似瞬间凝固了一般,不由僵硬地收回迈出的步子。

    楚嬷嬷等人忙上前查看,询问是否被灰尘迷了眼,又叫人去备了水。

    沈秋君笑道:“没事,就是被它唬了一跳,幸好我躲得快,倒不曾有灰尘落在身上。”

    雪柳见沈秋君确实无恙,便指着两个小丫头骂道:“不是让你们每日都给它洗澡的吗,怎么它身上还这么脏!”

    小丫头忙道:“是每天都洗的,只是这几日天气凉爽,怕它着了凉,便每日正午给它洗,今日还没到时间!”

    另一个小丫头则忙上前摘了鸟架子,准备去给雀儿洗澡。

    却见六皇子怒气冲冲地走过来,一把夺过雀儿,对小成子吩咐道:“拿到厨房,把它炸了,给爷下饭!”

    小成子忙走过去,恭敬接过来,说道:“是,奴才这就去!”

    众人都愣住了。

    六皇子这又是发的什么邪火?

    沈秋君可不认为,他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才有此举动的。

    看到小成子带着雀儿就要走,她忙止道:“小成子,你先站住。”

    又转头看向六皇子,质问道:“六爷这是怎么了,一个雀儿而已,怎么就碍了您的眼?况且,我是它的主人,不告而取为之盗也!”

    六皇子语塞,眼珠一转,冷笑道:“就这么一个禽兽也配叫莲?莲花可是出淤泥而不染,品性高洁,它一个杂毛叫了这个名字,可不是白白糟蹋了这个莲字!”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略有些扭曲的脸,心中暗自思忖,终想不出这个莲字因何故会犯了他的忌讳,似与容妃娘娘并无相关联之处!

    沈秋君心中虽存了疑,却仍是说道:“不过一个名字罢了,我是它的主人,愿意取什么名字,与别人不相干,就为了一个名字,便要了它的性命,这到哪里去讲理去。且,此怜非彼莲,乃是可怜的怜!”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一章 不明之火,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