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嬷嬷摇头叹道:"你们?还是年纪?只看着高门大户光鲜,哪里懂得姑娘家寻女婿,重在看他的品性!"

    丫头们听到"寻女婿"的字眼,不由都红了脸,只悄悄笑着,不再说话

    沈秋君此时正手持一本书,随意歪在塌上假寐,自然也听到外面的那番话

    楚嬷嬷说的自然是有道理的,不过雪柳虽说得尖酸刻薄了些,却也不是全无理由

    自来说亲都讲究门当户对,品性好又上进的好男子不只那些低门小户才有,勋贵世家亦是很多,且又有个说法,叫做:低门娶妇,高门嫁女

    除非那个男子确实有才能,能了未来岳丈的赏识,否则极少有下嫁的因为反常的事情总能引起他人的兴趣,猜测来猜测去,又不知把话传成了什么,糟心的很

    沈秋君闭眼默想了半日,实在想不出前世里,还有金家二公子这么号人物!

    便是今生,自己只出过几次门,都是护得严严实实的,也没与他有过交往!

    这次提亲,倒真有点蹊跷!

    莫非是因为前世的自己,那里正在庄子上陪着姐姐,母亲见门户不对直接拒了,所以自己便错过了这件事?

    沈夫人此时也在发懵

    因为有三个女儿的原因,对厩里门当户对的年轻公子,虽不能说了如执掌,却也大多都知道些,这金家是什么情况,她却是一字不知

    因为金家品级太低,她以前只考虑出身勋贵之家的年轻人,后来因为丈夫手中的名单,也略降了标准,却从没低于正三品之家,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她还真没往眼里去

    不过他敢来提亲倒也勇气可嘉,只是他家做事也太不够稳妥,怎么就大喇喇请了官媒上门,总得先寻个熟人透透口风,彼此都有个准备,否则将来不成两家人都不好看

    沈夫人虽看不上金家,却也以要与侯爷商议为由,客气地打发走了媒人

    沈夫人知道女儿定一早就探得消息,倒也省了自己的口舌

    虽然金家门第太低,定是不成的可他家能不顾门第来求娶,可见也是仰慕女儿太深,每每想到此便得意不已,看着女儿颇有吾家女儿初长成的欣慰,倒是把沈秋君看得毛骨悚然,极不自在

    晚上刚吃过饭,沈夫人便赶着女儿回房,把今日的事情告诉了沈家父子二人

    沈昭宁忙道:"他家那样的门第,只要一想便觉得委屈了妹妹,更别提把她嫁过去了!"

    沈父拧眉责备地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少年莫问出处!你不过是上辈子修了福,投生到了富贵之家吃住穿用皆高人一等,便不知自己轻重目前一点建树都没有,好意思嘲笑出身不如你的人真是井底之蛙!"

    沈夫人也呐呐道:"确实是太低了些!"

    沈父思索了一下,说道:"明日着人先打听一下,那金家二公子的情况,若是个好的……不过确实是出身低了些,先打听着再说吧!"

    金员外郎回到家里,得知妻子竟然真就听了儿子的话,打发人去侯府提亲,气得浑身乱颤,指着妻子的鼻子骂道:"无知妇人!这个家早晚毁在你的手里"

    金员外郎说罢,拂袖去了外书房可是亲事已经提了,此时也不能再跑去推辞,只盼着沈府只拿着自家当个笑话,一笑了之,否则真打听起来,唉,也不知会怎样呢!

    金员外郎越想越担心他如今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兢兢业业,好容易熬到从五品上,还指望着再熬几年做到正五品,将来致仕也风光些

    唉,都怪当年自己出身太低,只得娶了这么个短视无知的婆娘,大儿子只在家里做个田舍翁,小儿子又如此的不成器!

    金员外郎越想越苦闷,便去了颇识得几个字的爱妾房中,经那朵解语花劝解,这才稍去了烦闷!

    金夫人得知后,气得破口大骂

    当年她嫁给金员外郎时,他家穷得无片瓦之地,又敬重他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还不是她吃苦做活供养着让他读书

    如今做了官,却总嫌她粗俗无知,大字不识一个!

    呸!

    当年自己冬日里给人家洗衣,手都冻烂了,他怎么眼中噙泪,说什么得此贤妻是他今生最大的福气,定永不相负!

    狗屁!现在倒是吃穿不愁了,可是一个月不见他到自己房里来一次

    还抱怨自己不会教导子女,大儿子连个秀才都考不上,小儿子又纨绔浪荡

    这也怨得了她?若不是为了全力供着他赶考,又怕费了他的精力,大儿子至于十多岁了还没起蒙吗?

    小儿子是养成一身的毛?可也不是她愿意?当年公婆身体不好,他生怕自己会因此丁忧,还不是自己回去伺候的公婆

    偏公婆真拿自己当了太爷,把个小儿子宠得没了边,她略说一句,公婆就文诌诌说什么忤逆不孝!

    全不是当年一幅贴心贴肺感恩戴德的样子了!

    整日说自己有福气,沾了他儿子的光,这才有了夫人做!既然成了夫人,就要拿出大家子的规矩来侍奉公婆

    可气自己在老家又重当了小媳妇,他在京里倒是睡丫头睡的快活!

    金夫人痛骂一顿后,心里舒坦了些,又咬牙道:"那起子小妇别得了意,等我给儿子娶个侯门小姐回来,才算见得我的本事!"

    旁边的丫头婆子们心里感叹,可算是耳根清静了!

    侯府千金是你说娶就能娶来的吗?

    乡下来的,果是粗俗没见识的很,寻常的丫头都比她强百倍,也怨不得老爷宠爱姨娘!

    第二日早朝过后,沈父便格外留意了一下金员外郎

    金员外郎看到沈侯爷审视自己的目光,吓得心里咯噔一下,冷汗就冒了出来,趁着有人拉着沈侯爷说话,连忙一溜烟跑了

    沈父见他猫躲老鼠一般,心下起了疑,这哪有是求娶之意的,看来事情有蹊跷啊

    沈夫人一早也安排了信得过的奴仆去悄悄打控金家人

    沈秋君虽然暂时还没有嫁人的打算,却也不去阻拦母亲打探

    因为这事发生的真有些突然,也是前世里没有过的

    若是照着以往的性子,她定是让母亲理都不要理会的可重活一回,她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除了父母与二哥二姐外,好像每个人都背负着一个小秘密,都戴着面具过活

    所以,她不由得猜想:这有可能是有心人下的套!

    一般情况下,明面上打探不出什么结果的只能大体了解一下他家的情况罢了若真想知道那人如何,还得寻了熟人细问才行

    等到下人来回报时,沈夫人却气得摔了一个茶碗,骂道:"真是欺人太甚!打量着侯府没人还是觉得侯府好说话"

    说罢便着人去寻了那个官媒,让人狠狠啐了她一口,骂道:"猪油蒙了心的,他许你什么好处,竟敢跑来说这么一门亲!"

    那媒人不敢与侯府里做对,只默默让侯府的下人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

    那日金夫人一开口说,她就觉得金夫人真是疯了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实难说上话去

    偏偏金夫人一脸神秘笃定地笑道:"你尽管去,他家必会准的"

    她心里一动,年前倒也见过他家的小公子,长得还算是眉清目秀,只是看他眼光,觉得此人心术怕是有些不正

    可有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又道:自古嫦娥爱少年

    那大家小姐整日关在香闺之中,乍然见了一位油嘴滑舌的翩翩少年郎,未必不会动了春心

    说不得就是二人有了什么不妥,这金家才大喇喇地让人去说亲

    且又见金夫人许以重金,人为财死,便决定跑一趟若是成了,皆大欢喜,自己也得了赏钱,若是不成,也不过张张口的事,大不了被沈府骂一声,金家怎么也能给个跑腿钱吧

    没想到沈夫人不仅没有啐她,反客气地说先与家人商议一下她不说这是客气话,反以为真让自己猜中了

    本来还想着,如何与相好的姐妹们显摆这一秘闻,如今却是这般没脸

    见沈府的人走了后,媒婆也不顾天色已晚,直接跑到金府,对金夫人说道:"我就说她家门槛高,去了也是自讨没趣!偏您说她家必会准了的,这不就被她家的婆子一口啐在脸上,如今我也算是得罪了侯府,以后的活路都怕没了呢!"

    金夫人知道媒人是来讨跑腿钱的

    只是事情没办成,金夫人又是苦惯了的,虽说小儿子不成器挥金如土,可她却把一两银子看得比天还大,便笑着说道:"有劳了,我这里有二百钱,您拿去打壶酒压压惊吧"

    媒婆没想到金夫人如此抠门,直气得脸红,不过蚊子腿虽小也是肉,仍是拿了钱气哼哼的走人

    只是到底心里不忿,心中暗骂:这高门大院的住着,二百钱的赏银也能拿得出手?别说是侯府,便是寻常人家瞎了眼,才会把女儿嫁到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人家!

    因为其中关系着侯府,她也不敢乱说话,只好暂时憋在心里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五章 推拒亲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