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让沈家人始料不及的是,还没等御史上参本,那些流言蜚语便似一夜间长了翅膀一下,在厩各处传得铺天盖地

    之前不过是些无见识的粗妇泼皮闲时无聊磨磨牙,胡聊些世家贵女与坊间下作公子的风流韵事,以满足他们心中的那点龌龊

    而现在则传得没边没沿的,好像全厩的人都亲眼看到金大人去了沈府,而沈府的人又连番遣了人去相看那金二公子

    于是这话就传得难听了

    有说当日沈家三小姐确实被金二公子占了便宜的,也有说沈三小姐已经被金二公子偷上手,前段时日不是曾受伤在家养?说不得就是打了胎?旁边也有人在附和道,好像确实曾听说那时沈家小姐失去腹中胎儿的

    沈惜君听说后,气得浑身发抖,直骂道:"这些天杀的!不得好死"

    然后急急备了车马,赶回娘家去

    沈家也是乱成一团

    沈父眉头皱得更深: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乱,否则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演变得如此厉害!

    沈惜君自家人口中得知事情*,不由破口大骂六皇子:他生下来是专来克沈府的不成!什么坏事都与他有关

    沈秋君见二姐气得直叫嚷着要找人去杀了金二,一了百了她便拉住姐姐,笑道:"这件事情父亲已经拿了主意,最迟后日,便可解决"

    沈惜君这才稍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听见风声便跑来一阵嚷嚷,一点主意也没有,反要身为当事人的妹妹来宽慰自己,便不好意思起来,又知父亲已经有了办法,自己在此反易添乱,便要告辞而去

    沈夫人也道:"这件事自有你父亲和我呢你也不必太担心了,赶紧回去吧,别太慌张了,倒像真有什么似的免得永泰侯府的人也跟着瞎嘀咕!"

    沈秋君送姐姐回来,却见母亲正与父亲说道:"方才丽儿来使人来问情况,并道不必担心明日贤王会进宫给皇上请安,我便把御史的事都说给她了,到时贤王也好帮着使点力气!"

    沈父点头道:"明日就上参本,倒是有些仓促,幸好已掌握了金二的几个罪证倒也可以先参着,其他的后续再补!"

    见女儿进来,他夫妻二人忙又笑着安慰女儿明日事情便会过去,沈秋君也作出一脸轻松的样子,心里却仍是沉甸甸的

    烦恼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此时脉脉余辉洒在京郊的一处偏僻院落里

    院里站着一个身材颇为威武雄壮的中年男子

    再看他脸上竟有数道疤痕,此时在温润的夕阳下,倒还勉强显得没那么狰狞

    中年男子听到房间似有动静,便推门进入,看到房中一个身着劲装的冷面少年,不由愣了一下问道:"你这是要准备去哪里?"

    那少年虽仍是冷着一张脸,对中年男子却颇为恭谨,答道:"于叔我今夜要入城一趟去杀个人,爷临去皇陵时交代的,今日正好是个机会!"

    于叔疑道:"去杀谁我怎么不知道?"

    少年轻松答道:"一个得罪了爷的纨绔而已!之前怕立马就杀了他,污了爷的名头,老天倒是送了个好机会给我杨远!"

    于叔便叮嘱道:"务必小心行事!"

    杨渊已经傲然打断他的话,说道:"我的功夫可不是唬人玩的,不过杀个不懂拳脚工夫的浪荡子罢了,若是真难倒了我,我以后也不必去爷身边当差了"说罢,罩上外袍便走了出去

    今晚的金家注定是要度过一个不平静的夜了

    金员外郎没心情与解语花小妾玩乐,只在书房点了一支蜡烛,疲惫地呆坐在幽暗处

    这次他真是倒霉到家了,官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白白辜负了他的十年寒窗苦读,可惜了他满腹的锦绣文章

    子不教父之过!随着自己的步步高升,白日里削尖了脑袋身上钻营,晚上则与侍妾们花天酒地,使得他于儿子上面的精力便少了很多,如今终于尝到了苦果!

    金员外郎又忙否决了自己的过失:大儿子虽才智平庸,连个秀才都没中,可他品性还是好的,而自己同样没管过他看来小儿子品性不良,是他自己的问题!

    想起这个给自己惹下滔天祸事的逆子,金员外郎心头又起了火,便起身欲再去教训他一顿,这时一阵风吹来,灯烛被风吹得几欲熄灭,就见窗户被人打开,一个黑衣蒙面人持剑跳了进来

    金员外郎吓得张口就要大叫,那人把?嵩谒脖子?笑道:"不知是你的人来得快,还是我的?炷兀?

    金员外郎吓直哆嗦,忙小声求道:"好汉饶命!"

    那人便收了剑,从容地坐下,笑道:"大人也坐吧,我此次来,可不是取你性命的,而是来帮你的"

    金员外郎扶着桌子勉强坐了下来,哆嗦着嘴唇问道:"如此,就谢谢好汉爷了!"

    "你确实该谢我!你可知道沈侯爷如何对付你吗?"

    金员外郎忙摇头!

    "告诉你吧,他准备明日联合御史参你,纵子强抢民女!"

    金员外郎闻言,反倒松了一口气

    等待的过程最折磨人了,这也是早晚的事,早早了结也好,大不了自己回去做个富家翁

    那人便道:"看你的样子,倒似解脱了一般!你可知如此一来,你的官也就做到头了为何不反击?"

    金员外郎苦笑,自己一个无根基的文官,怎斗得过有权有势的侯府,他们若想对付自己,还不跟捻死只蚂蚁一样容易,也算是自己倒霉,生下那么个孽障来

    那人见此,又说道:"御史参你时,会绕过沈家小姐,直接拿六皇子说事,你可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金员外郎点头

    知道又能如何!无论是六皇子还是沈府的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六皇子是必不会与自己善罢甘休的,沈府若能摘出去,自己也少个仇人,至于是强抢皇子的罪过大,还是强抢侯府千金的罪过大,由得着他来选择吗?

    那蒙面人便冷笑:"金大人倒是乐天知命!只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阕约憾既狭嗣?别人便是想帮你也不中用了"

    金员外郎闻言,精神一振,脱口说道:"谁能帮我?"

    那蒙面人便笑了,也不说话,看着金员外郎急迫样子,方开口慢声道:"靠别人是不行的,你只能靠你自己!"

    金员外郎心中失望,重又颓废地窝坐在椅上

    蒙面人笑道:"六皇子如今人在皇陵,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见金员外郎仍是一脸迷茫,那人只得又提点道:"如果你死咬住那日你儿子所抢的就是沈家三小姐,一个月后尘埃落定,难道六皇子还能在大街上叫喊:自己曾被一个青年男子抢为娈童?如此一来,皇室那边的脸面也有了,六皇子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会再去为难你!是得罪侯府还是得罪皇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金员外郎心中激动:只要在六皇子回来之前,把事情都扣到沈府头上,就万事与他不相干了况且说不定他会把怒火撒到扯出他的沈府身上,也未可知

    其实他也曾打过这个主意,只是不知道六皇子躲在暗处要如何对付自己,如今六皇子既然不在,那么把事情都推到沈府身上,一个月的时间也能想个法子,在他那里补救一番,大不了舍了儿子去

    只是沈府无端损了一个女儿,怕不肯善罢干休!

    蒙面人看到金员外郎脸上神情变化,又道:"若是你与沈家成了儿女亲家,你说沈府会如何呢?"

    金员外郎闻言心中大惊,正要说话,却见蒙面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熄灭了烛火

    金员外郎不知他此举何意,心中忐忑,不敢动弹

    蒙面人低声道:"你院里来了个小蟊贼!怕是来取你儿子性命的!"

    金员外郎吓得心直咚咚地跳,这一个两个的进入自己府邸如入无人之境,厩的治安也太差了

    那蒙面人悄悄走到窗前,低声道:"沈家不该出此昏招??

    等金员外郎回过神来,那蒙面人已然不见,他颤抖着挪到窗向外看去,却见有两个黑影一路刀光剑影打斗着出了府

    他急忙跑去儿子房中查看,只见儿子正在被窝里蒙着头瑟瑟发抖,心中倒真有丝遗憾:若是儿子就此死了,也就能一了百了

    不管那两个是谁的人,还是做戏给他看,他都得有个决断了

    于是金员外郎上前一把扯下儿子头上的被子,教导他如何应对

    第二日早朝就有御史上本,参奏金员外郎:教子不严,纵子欺男霸女,还曾亵渎六皇子,藐视皇室

    金员外郎则辩解道:儿子在自己跟前一向乖巧,并不知其行为不羁,至于亵渎六皇子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御史便将他所掌握的证人证词一一列举出来,毕竟都是确有其事,便是六皇子这事,也因为是发生大光天化日之下的,看到的人也不少

    这中间便牵扯到了沈府帮着六皇子解围一事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二章 夜入金家,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