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员外郎就趁势说道:自家夫人曾为儿子向沈三小姐提亲,定是引得沈侯爷不忿,这才公报私仇

    于是自然而然,引出另一个版本的故事来

    金二在郊外邂逅只带了一个丫头游玩的沈家三小姐,引得金二仰慕不已,便让人上门去提亲

    沈府看不上金家,回绝了就是了,何至于置人于死地?

    沈父本认为自己已经拿捏准了金员外郎的性子,没想到他果是个*之徒,颠倒起黑白来,也是义正词严的样子,倒是差点看走了眼!

    若是金员外郎愿意伏首认罪倒也罢了,如今倒打一耙,沈父自然也不惧,借着这个话头,沈父便将当日女儿们回家相聚,六皇子被人追至府上之事,清清楚楚说了一遍

    关于沈三小姐与金二的那段流言,殿上群臣倒也有不少人听说了的,此时才恍然大悟!

    沈家乃是世家,小姐出门自然是前呼后拥的,哪是一个小纨绔可以随意撞见打斗的,定是将六皇子当成了女子,又见他进了沈府,这才出了误会

    大多数的人本就将信将疑,如今见沈侯爷如此磊落行事,便知流言不真

    两害相权取其轻,金家不管知不知道弄错了人,定会紧咬着沈家小姐不放的,只是不知六皇子那个乖张性子,可否能理解金家的良苦用心呢

    倒也有一些迂腐的文臣们心里正在幸灾乐祸:让你们武将们不注重规矩,瓜田李下的,这不就出了事了!

    还有一些了解六皇子的人在嘀咕:六皇子这次有写常了,事情闹成这样,怎么也没见吭声呢?

    不管如何,至少沈家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一半:虽不能敲锣打鼓满厩喊怨,可如今当着众臣的面,将事情说明白了,自然厩世家大户也就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不傻,况且也有个六皇子牵连在内,沈秋君也算是差不多去了污名只等金家落了罪,便什么事都没了

    沈父又上前奏道:"这件事臣可做不了假,自城门到我府中,好多人都看到他家下人纠缠于六皇子还请陛下明鉴!定是他不想担这个责罚,这让人在外乱传一气,坏我沈府的名声如若不然,就请六殿下出来当面对质"

    金员外郎只道自己有贵人相助,也就拼了命直叫道:"你沈府家权大势大,买几个人的口,还不是简单的事情!臣也请陛下将六殿下请出来说个究竟免得沈家眼高于顶随意将脏水泼到六殿下身上"

    皇上见此已经明白,虽说沈父是想从那些传言中摘出女儿来,但是御史定不敢没有真凭实据,就上奏本,金员外郎护子心切,只怕是话多有不实,必定强抢民女及不敬皇室之间的差别可就大了,

    一时双方便开始打起嘴仗来御史及沈父指金二当日对六皇子不敬而金员外郎则咬定儿子并没有见过六皇子,那日是因为沈三小姐不规矩,这让儿子会错了意让人上门去求亲

    皇上见双方各持一词,这桩事也算不得大,*就差不多摆在那里了便交于刑部,限其三日内审理清楚

    退朝后,皇上就去了御书房

    贤王踩着时辰来到皇宫,果然便碰到太子也往御书房去

    太子见到这个深受父亲喜爱,差点顶了自己太子位的二弟,心里便不自在的很,又想到早朝之事,不由嘲讽道:"都道二弟做事面面俱到,怎么你岳家出了那样的丑事,你也不去探视,只管过来巴结父皇"

    贤王不卑不亢,笑道:"我自从搬到庄子上,无事从不离开半步,如何知道这外面之事今日过来也是按例来给父皇请安!多谢太子提醒,等给父皇母妃请过安后,我便会去沈府探视!"

    见贤王不急不燥,仍是笑容满面,太子不由哼道:"都道你贤王夫妇最重礼数,回去也该教导一下你那小姨子,别总出去招风惹草的!"

    贤王便看着太子,似笑非笑地说道:"她一个姑娘家便是招风惹草,也不过于自家有辛碍,倒是太子可要看好了贵连襟,沾花惹草也看准了,别再被女细作给绑了"

    见太子脸上的得意神情被气急败坏替换了,贤王便一拱手,笑着扬长而去

    太子妻妹嫁的乃是陵原侯嫡长孙许延祖,他家也是最早就追随太祖的世家之一,故深得皇上的信任,许延祖受祖恩,年纪轻轻就封做了五品都尉

    厩大乱那年,也是许延祖倒霉,迷上个歌妓,哪里想到竟是陈王的细作,自然狼狈至极,以致于陵原侯府羞愧难当,将兵权尽数上交

    太子气得猛一跺脚,追上贤王青白着脸,冷道:"你别太得意!小心闪着自己的舌头!我的连襟再不好,也是世家子弟,不过是吃一?苷贪樟?倒是你那小姨子,如今名声可够臭的,也不知会嫁给哪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呢!"

    贤王心中一动,眼睛快速扫了一眼太子身后的小太监,心里便有了数,很有风度地在门前恭身请太子进入御书房

    贤王请过安后,又说了说自己在庄子的日常生活,皇上听了连连点头赞叹

    太子虽然有些不成器,毕竟是国之根本,轻易挪动不得

    二儿子倒是几个儿子中最有才干的,如今不得不屈居人下,就怕他恃才傲物,生了不臣的心思,不是大齐之福!

    如果他真能在庄子修身养性,将来太子登基,说不定真成一代贤王

    太子自幼长在祖母母亲跟前,贤王则是生下来,就跟着齐妃一起陪同皇上打天下的,所以太子与皇上的关系总不如贤王与皇上的关系融洽,此时见皇上一脸和蔼欣慰地看着贤王,太子心中的不服便免不了带了出来

    皇上自然也看出来,心中对太子的不满越发重了

    今日自两个儿子一同进来,只看精神面貌,他二人的高低便立现了

    太子虽也仪表堂堂,许是太纵情酒色,被掏空了身子的缘故,总给人一种委琐之感,而贤王则神采俊朗,精神抖擞,端得龙章凤姿,也怪不得太子处处针对于他

    皇上由贤王又思及其他皇子,不由深深担心自己百年后,太子不能善待于他们

    他想了想,便提起今日早朝沈金两家的事来,借此考察两个儿子

    太子斜看贤王一眼,说道:"既然是二弟岳家的事,二弟便说来听听想法,看孤是否能帮得上你!"

    贤王忙起身恭谨答道:"论尊论长,我怎敢抢在兄长前面呢!"

    皇上笑道:"审案自有刑部呢,咱们也就是闲话两句罢了,不必如此拘谨!"

    太子见贤王装模作样就想呕吐,便说道:"二弟做事总是如此小心,倒时常让我不知所措了!都是手足兄弟,何须如此!"

    贤王闻言便低下头,皱着眉头,似在左右为难

    太子心里便乐了起来

    贤王似是挣扎了一下,抬头说道:"这件事说起来也简单,只要把六弟从皇陵昭回来,就能明白谁是谁非不过据儿子所观,定是金员外郎纵子横行,与六弟起了冲突,如此倒是该还沈家一个清白"

    太子听了,不由冷笑一声:"谁不知你爱妻如命,而贤王妃又与幺妹感情最好,你可不就帮着沈家说话他沈家只顾着清洗自己,却将污水引向皇室,已是大大不妥而二弟又一心向着岳家,却置自己手足兄弟于何处?况且六弟祈福事大,岂能因为一个区区小女子就半路折回来!"

    贤王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隐忍道:"太子误会了,我只是就律法公正而言!若论亲疏关系,自然是兄弟之情更重!"

    太子便笑道:"律法自然不错,只是皇家威严不容侵犯,六弟性子再不讨人喜欢,流的也是庄氏的血,他沈家要脸面,难道我们庄氏就不要脸面了吗?"

    贤王被太子的一通歪理说得无言以对,只得说道:"那以太子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理?"

    太子斩钉截铁说道:"那沈家三小姐也必因素日里不检点,这才招致此祸,况且她的名声已坏,只怕自此无人上门求娶,可不是就耽搁了一生,倒不如就成全了他二人姻缘,至于金员外郎到底修家不齐,自然要依律予以惩处!"

    太子说完,心里颇为痛快地看了贤王一眼:我的连襟是有不妥,可是你的连襟怕是更要低到尘埃里去了

    贤王惊愕,继而诚恳地对太子说道:"这件事自有刑部审理清楚,等结果出来,再行处理,此时乱点鸳鸯还为时过早!"

    太子冷哼一声,再看皇上正不满地看着自己,只得住了口,又谈起其他的政事来,贤王见了忙回避道:"儿臣还未给母妃请安,先容儿臣告退!"

    皇上见儿子如此谨言慎行,心里既满意又疼惜

    少顷,太子也退回东宫

    皇上便问身边的曹公公道:"你看太子与贤王方才的表现如何?"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三章 天家兄弟,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