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东宫之言

    曹公公忙恭身答道:"太子注重骨肉亲情,贤王贤明清正,各有各的好处"

    皇上便笑道:"你跟着朕也有几十年了,如今也学会了打马虎眼!果是高处不胜寒??

    曹公公见皇上有些伤感,忙道:"这真是奴才的真实感受,不知皇上又是如何看待他二人呢?"

    皇上叹道:"太子方才不过是为了让朕相信,他是爱护弟弟们的,到底其心真实如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贤王倒是不错,不是嫡不占长的,倒是可惜了况且他还有一个不妥之处:太专情了,敬重嫡妻也要有个限度!若是做个王爷也就罢了,想要更进一步,却有些不妥!"

    再说太子回到东宫,见到太子妃吴氏,便不悦道:"以后不要再与你妹妹一家来往,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太子妃忙低眉顺眼地诺诺答应下来,旁边的几个太子新宠便都眼中有了轻蔑之色,更觉得以后极有奔头了

    其实太子是个典型的窝里横的主

    大部分的臣子们是看皇上的喜好,但已有相当一部分的大臣与贤王交好,太子心里便急燥得利害,稍不顺心,就拿妻妾出气,只不过是因为怕被人垢?在外面仍是与太子妃装作恩爱夫妻罢?

    太子妃嫁给他也十多年了,早就有些麻木了,偶尔也会心里发狠:现在就这样对待自己,以后若真做了皇帝,自己到那时人老珠黄,还不知被扔到哪个旮旯呢,倒不如就做一辈子的太子妃算了

    可惜父亲他们被皇后母族的荣耀迷昏了头,总担心太子被贤王所取代,整日钻营,但据她的冷眼旁观只要太子老老实实不节外生枝,皇上定不敢轻易换下太子

    早年她也曾劝说过太子与父亲,可总被他们斥责妇人之见,也罢,她也懒得管,只安心做她的太子妃

    太子来到书房太子谋臣徐戒便上前问道:"皇上可问沈金两家的事情,太子又是如何作答的呢?"

    太子听了问话,不由心中发虚

    太子老早就听闻了沈家的流言蜚语,也曾当成乐子与人取笑沈家直到今日才知,原来还与六弟有关系

    他与舅舅早就想着借此机会好好整治一下沈府,也让贤王看看自己的利害

    但是徐戒却极力阻道:"沈侯是个明白人,必不会掺和到皇子夺嫡的事情上来殿下又何须硬将他推到贤王一边呢!"

    吴天佑则道:"贤王是他的女婿,他为何放着国丈不做,只甘心做个侯爷?况且再过几年,天下太平了,手中权势一收,也就是个虚爵罢了,他早晚都会站到贤王一边的不如现在就找机会剪去其羽翼,贤王便是得了他也没什么用处了!"

    太子听了也觉得有道理,频频点头

    对于的吴天佑的小人之心,徐戒叹息后仍是苦口婆心地劝太子道:"仅凭这么一件小事,除了让他家姑娘不好嫁人外,实在看不出能动摇沈侯地位的地方若是太子剪除沈侯,必要一发既中,让他不得再翻身,否则打虎不成反遭其害"

    太子被徐戒聒噪得不耐烦,只得同意此次只袖手观旁,决不插手沈府之事

    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太子半路上被贤王拿话一激,便没控制?终是在皇上面前出了歪主?

    此时被徐戒逼问,太子不由支支唔唔,最后恼怒道:"父皇虽说借此事来考验孤,可是孤历来不得父皇喜爱,若是秉公处理,说让六弟舍了名声,成全沈家,父皇必会不悦我不念手足情;如今保下六弟,乱了法纪,父皇也一样不喜我!我怎么做都是错的,我心里不痛快,倒不如大家都一起不痛快,也让贤王闹闹心,不仅岳家名声臭了,而且还有那样一个连襟,想想都觉得心情好多了"

    徐戒闻言不由顿足叹气

    偏偏吴天佑此时也悄悄来东宫问此事

    太子便笑着将当时情形细细讲了出来,吴天佑也道:"让沈家三小姐嫁那么个窝囊废,既不能成为贤王的助力,说不得还能拖一拖他的后腿呢!看贤王还装不装英明神武了!至于沈侯早晚也要站到贤王那里,正好可以警告于他!"

    这话合了太子的心意,身心都颇为妥帖,一时舅甥二人都大笑起来

    徐戒摇头叹道:"殿下如何如此,只要您不主动出手,老老实实做您的太子,谁也别想拿您下去,须知多做多错,这次倒也罢了,还望太子以后多加防范,若不能保证蛇打七寸,还是少出手为妙,况且这事还是咱们一起商定的,怎么就如此轻易地介入了呢"

    太子不由怒道:"孤不是三岁小儿,做什么事自然有我的想法!听说先生这几日身体不好,还是早早回去养?桑?

    徐戒长出一口气,说道:"多谢太子关心,臣这就告辞!"说罢,徐戒昂首退了出去

    吴天佑看着他的背景不屑道:"仗着当年曾在太祖跟前侍候过,如今在太子殿下面前也学会依老卖了!太子也未免太纵着他了"

    太子知道舅舅不服气徐戒,便看着吴天佑冷笑道:"若是舅舅能有他一半的本事,我就打发了他去"

    这徐戒也算是有些来头的

    当年太祖爷新建大齐,为了安定民心,给天下定立规矩,立嫡长子╠╠即当今皇上为太子,又因为知道嫡长孙才智平庸,怕到时兄弟阋墙,便将自己身边的几个谋士给了皇长孙╠╠即现在的太子爷

    因为各种原因,此时也只有徐戒还谨守太祖遗示,留在太子身边为他出谋划策故太子对他也是相当尊重的

    吴天佑不由缄了口,讪讪陪笑

    沈父虽不敢在皇宫内埋钉子,以便于揣测帝意,今日却得了有心人的相助,在当天夜里便知道太子在东宫的一番言论,他此时坐在房中看书,心思去跑远了

    如今已是深秋,晚里越发的凉了,沈夫人拿着一件外衣帮丈夫披在身上

    沈父看着妻子勉强笑了一笑,复又皱紧了眉头

    沈夫人以为他还在为女儿的事烦恼,便拿话开解道:"今日御史的*,还有你在朝堂上的一番陈述,已经传遍了整个厩,想来现在大多都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况皇上已派人来追查此事,你又何须在此忧虑呢!"

    沈父叹道:"秋儿之事,必然会妥善解决的,我只是担心太子:我本想做个纯臣,当年将惜儿嫁到永泰侯府,便打着不偏不依的态度,没想到我这番苦心仍是不能消除太子的疑心"

    沈夫人也靠着丈夫坐下,说道:"太子这人没本事不说,疑心倒是够大!这也怪不得他,毕竟贤王是你的女婿,别说是他,就是旁人也未必相信你!我要说,贤王倒是个好的,老爷不如就拥着他做皇上,也算是遂了太子的心愿了!"

    沈父苦笑:"好好的,你又说什么赌气的话!将来谁是胜者,尚不可知!无论他二人谁登上那个宝座,我固然都不会再得重用,却可保一家人平安"

    沈父继续说道:"可一旦助了贤王,若是胜了倒也罢了,若是败了,整个沈家危矣!况且他本就名不正言不顺当然也投不得太子,他定还以为我包藏祸心呢!可是今天,我才知原来太子早就将我看作贤王一派,由不得我不好好打算一番!"

    城外郊院,于叔已经听到今日朝堂上的事情,为该不该告诉六皇子,正犹豫不决

    这时一个少年敲门进得房来,说道:"于叔,杨远已经出去一天一夜了,现在毫无音讯,要不要我带几个兄弟去看看"

    于叔看着手中的笔,冷静说道:"他若是成了事,自然今天一早就该回来了,如今没回来,定是出了意外!你们现在都还没过了明面,此时不好出现在人前,至于他到底如何,只看他自己的造化罢了"

    那少年面上带了黯然,低声道:"是!"

    于叔见他欲退出又问道:"你可知他要去杀谁?"

    那少年忙道:"不知道!这是小成子来下的令,好像是某个不长眼的东西,戏耍了爷,所以爷定要取了他的性命,否则不足以消心头之火!"

    于叔正要写字的手一滞,不由自言道:"难道是那个金二公子不成?"

    那少年摇头道:"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于叔便忙道:"周少泽你速去各处作上暗记,告之杨远,立刻停止刺杀!"

    周少泽道:"那这封信还要不要送去?"

    "你先去办这件事,送信之事,暂不急在一时"

    周少泽忙出去动作不提,只说此时贤王正在外书房,闭目思量,面上颇有得色:沈侯爷应已得知太子所言,也该明白,在外人眼中,他与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别妄想走什么纯臣之路,独善其身!

    至于太子也别以为事情只到此为止,后面仍是有你受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长此以往,定能让父皇对你彻底失望

    若是沈秋君能*嫁给金二,也算是除去心中隐患

    母仪天下?她一个恶毒残暴,堪有吕霍之风的人,怎配当得此荣耀!

    ps:今天中午刚回来,看到那么的亲在打赏,投粉红和发表评论,万分感激诸位对我的支持!好吧,我想说,除了对诸位亲的感谢以外,还想再趁便求打赏求粉红!呵呵,人心不足啊!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四章 东宫之言,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