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到圣上对他专情的评语,贤王面上的得色,便消失大半

    他从来都为自己的意志坚决,自控能力强,可不为美色所惑而自豪

    而且妻子才貌气度惧佳,不愧是沈家特意培养的未来皇后,二人初一成亲,便颇为相得,如今感情亦是日胜一日

    可没想到,专情竟成了自己在皇上眼中的缺点

    这在普通百姓家中,夫妻恩爱和睦,是家族兴旺之兆,但是皇室尤其是对于一国之君,专情独宠却是要不得的

    既然专宠,便少不了爱屋及乌,宠信其家人,任人唯亲,身为帝王,一旦外戚得势,于皇权却是一大威胁,久而久之,外戚尝到权力的滋味,朝堂便有动荡之危机

    虽专情沈丽君,却能控制其娘家权势,自己是有这个信心,但只怕皇上是不会相信,也轻易不会给自己这个辩解的机会的

    贤王不由深叹一口气,默默在心中盘算一通,叫过一个亲信来,细问道:"他们查得确定能准确无误?"

    亲信想了一想,明白是主子问前几日的事情,忙答道:"是的,他们在南边打听的清清楚楚,还送来了画像,已确定这辛先生确实是当年的薛神医!"

    "他的医术真有传说的中那么神乎其神?"贤王再一次确认道

    亲信忙小心答道:"据说能医死人肉白骨,尤其在妇人生产上医术高超,也因此卷入高门大户内宅的恩怨中,全家只活了他祖孙二人"

    贤王眼眸变得深沉起来:"倒是老天助我!王妃此次生产可无惧矣!"

    亲信拍马笑道:"王爷乃是天命所归之人,自有神灵庇佑,王妃必能顺利产下小郡王!"

    贤王微笑,又想起另一亲信昨夜去金家仍未归,便问道:"昨夜夏良怎么没回来复命,可是又派去做其他事务去了?"

    亲信忙道:"他昨夜确实没有回来不过已传信,说是昨夜遇到一个不知何人派来的小子,倒有两下子,准备捉了他审问呢!"

    贤王点点头,赞赏道:"如此极好,做事总要多思多想不要以为事不关己,有时一个细节就能决定成败!你们做得很好,等本王大业成就时,汝等皆有重赏!"

    亲信忙道:"王爷宅心仁厚,能追随王爷是属下之福!"

    贤王终放下心来到后院,便见沈丽君已经哄劝女儿休息,正坐在房中看着外面的月色不由笑着走过去

    沈丽君听到动静,便要站起身来相迎,贤王忙紧起两步,宠溺道:"你如今月份已大,还讲这些个虚礼做什么!"

    沈丽君笑道:"我们母子可没有你想象的那般不堪,说起来辛先生医术倒还真有两下子,连那两位御医都心服口服"

    贤王笑道:"若是不能如此,他那南边神医的名头可就名不副实了!这下你只管把心放在肚中好好养着,到时平安给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沈丽君低头浅笑着:"愿如夫君吉言!"又略颦了眉,轻笑道:"我已听说今日朝中之事看来妹妹果是个有福气的,这等事竟于她似毫无损伤,要我说夫君还是就此罢手吧,到底是我的亲妹妹,我实在……"

    贤王握着妻子的手笑道:"你不要理论这些事,我自有分寸!"

    沈丽君温柔地点点头,偎依在丈夫怀中

    接下来的几日,调查沈金两家的事,却街下来

    沈家道当日被抢的是六皇子,而金二公子却道:当日仰慕的确实是沈家三小姐!而且自己与其曾近身打斗,愿为其清白名声负责

    本来认为沈秋君受了六皇子连累的人,听说此事后后,心里便有些动摇

    皇上倒是通情达理,道:"此案暂先挂起,等六皇子回来再作审查"

    沈府众人皆对皇上感激涕零

    赵管家也向沈秋君汇报道:"未发现城安伯李家有何异动他家的嫡小姐李瑶琴整日陪同母亲在佛堂"

    沈秋君点头,果是自己反应过激,李夫人可是最重规矩的,此时的李瑶琴便是想做些什么,怕也不是能随心所欲的

    但这事必不简单,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赵管家疑惑道:"小姐怎么会想到会与那李小姐有关呢?"

    沈秋君忙笑道:"这位李小姐可不简单,以后赵叔叔便会知道了"

    本以为事情就会街到六皇子回厩,哪里此时却有人重提教化,认为不论沈金两家最终如何,沈氏女已经名声败坏,即算失贞,若是不想出家清修去其污秽,则应嫁给金二公子,也算是有始有终!

    厩一片哗然,有笑其迂腐的,也有人认为因近数十年连年征战,世间礼仪规范多有流失,以至大多平民不知尊卑廉耻,倒正好借此机会正本清源

    因那人乃是礼部郎中段清正,他素与太子行走极近,便免不了让人联想到是太子授意,急得徐戒赶忙去东宫质问太子道:"殿下这是已经准备好了,要与沈侯挑明了对立,是吗?"

    太子呐呐,当时段清正也曾对自己提起对沈金二家的看法,他自然不会帮着贤王岳家说话,可没想到段清正倒是雷厉风行,第二日就站出来说了那邪

    皇上得知后,不由对太子更加失望

    如果说太子忌惮沈侯,皇上还能赞他一句:想得长远!

    可是如今把劲头用到毁坏一个女子的名声上面,就有些眼界窄了,况且一个女子而已,为了家族利益舍了去也无妨,而太子却会因此打草惊蛇,惹下仇怨,得不偿失

    况且若真要陷害于沈侯,也要一击即中,如今情形不痛不痒,却又引得沈侯生了警惕,太子图得什么呢?如此愚昧之人,如何当得天下之主!

    沈父也果如众人猜测的那般虽未与太子正式扯破脸皮,心里的天平更倾向于贤王

    唯有沈秋君却差点拍案而起:思前想后,竟没想到算计自己的竟是贤王!

    别人只道那段清正是太子的人,然而沈秋君却知他是早早就投了贤王的

    沈秋君在气得恨不得咬掉贤王一块肉的同时,也深深疑惑,前世并没有发生这种事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以至于今生与前世不同?

    无论前世他如何恨自己害了大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也存了拿自己当垫补的心思,如今姐姐还没有生产他怎么就如此去了后路地设计自己!

    而金员外朗此时才知道,原来帮自己的贵人竟是太子,心中底气更足金二说起话来,也就越发肆无忌惮

    沈秋君不由对贤王的恨又加几分,且又猜疑姐姐说不得也知底细,心中更加愤恨不已,无以排解,便在练武场上狠戾地舞弄鞭子

    沈父看到此情景,皱眉想了一会,便对沈夫人道:"秋儿拳脚功夫一般倒是这鞭法极好,不如你带秋儿去拜访明德将军府的邱夫人,求她指点一二那个畜牲的话便能解得几分"

    沈夫人也觉得是个好主意

    沈秋君听说,走过来笑道:"让邱夫人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为我力证清白怕是有些不妥,倒似与他家多好,惹人猜疑倒不如进宫去求齐妃娘娘!齐妃曾随皇上南征北战,也懂些工夫,她一句话比别的夫人要强上百倍"

    沈父听说,也觉得有道理,便真于第二日进宫去求见皇上,希望借齐妃娘娘一言,帮着女儿正正名

    皇上想了想,也欣然点头同意了,齐妃不得已,只得敲定在三天后宣沈秋君入宫,沈侯虽心有不满,面上却唯有一片诚挚谢意

    沈秋君见齐妃办事如此拖沓,不由心中冷笑,亲自沏了茶送到父亲书房

    沈父见小女儿乖巧地将茶碗奉上,心里不由又欣慰又心酸

    沈秋君奉了茶会,便坐在父亲的下首,问道:"听说东边又打了胜仗?"

    沈父虽奇怪女儿忽然关心起这些战事来,不过现在这个阶段,若不想提那些糟心的事,便只能东扯西谈了

    沈父点头笑道:"我大齐将士前段时间与陈敬峰交战,取得大捷,将他又向东逼退,不过只是传来捷报,具体情况还要等那边元帅的上表"

    沈秋君暗自点头,一时无语,她低头想了一回,又笑问:"父亲追随着太祖皇帝打天下,是为了什么?解救天下苍生?父亲由原来的一方霸主成为一个朝之臣,心内可有遗憾和不甘?"

    沈父见女儿连珠地发问,不由摇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为父可没有解救天下苍生的志向,不过是想我鲁地百姓能得一个安生日子过罢了,其实我并不是有大志向的人,当年群雄逐鹿中原,我本想独善其身,但阴差阳错还是投了太祖!"

    "如此说来,父亲并不是一个权利**很强的人,如今天下也算是太平,父亲是否能痛快放下一切,只做个富贵闲人?"

    沈父垂下眼眸认真考虑道:"自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我身为将门之后,也曾征战沙场建功立业,这一生也算没白活,对得起沈家的列祖列宗,若是有合适机会,急流勇退,也得个善始善终,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沈秋君见父亲面带忧色,便又问道:"何为合适的机会?"

    "一个贤明的君主!"沈父坚定说道:"自古君主多疑,处在他那个位置,倒也算正常但是他得有宽广心胸,要有容人之量,懂得审时度势!凡是能放手权势的老臣都能得到善待!"

    沈秋君嘴边便噙了一抹冷笑:"父亲说的是贤王吗?"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五章 逐渐明了,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