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父点头叹息道:"我当年是打定主意,让他们去争,我只做我的纯臣我沈家在这场夺嫡之战中,不偏不依,将来贤王事不成,让太子顺利登基,我沈家将兵权上交,便可保得富贵安宁而贤王成就大事,我沈家也仍是如此结果可惜如今看来,太子已经不能容我沈家了,又是那样的昏聩,将来他若是做了皇帝,对于沈家来说,实在算不得好事"

    "所以父亲准备扶持贤王?因为如果太子登基,我们不交兵权,则会惹祸上身,如果交了兵权,成了没牙齿的老虎,太子气量狭窄,若算起总帐来,沈家也不得善终?而如果贤王登基,只是沈家不贪恋权势,贤王为了自己的贤名,也会善待沈家的!"

    见父亲颔首,沈秋君又慢条斯理地说道:"本来父亲是打算中立的,如今因为金家之事,让父亲对太子起了防范之心,心中已倾向贤王至于太子,不仅朝中众臣对他失望,皇上也定会对太子失望,金家乃是小人,将来必会被治罪,而段清正不过得个迂腐的名声,我被坏了名节,沈家也抬不起头来,算是做了太子与贤王较量的牺牲品,算来算去,这中间得利最大的竟是贤王!"

    沈父闻言,不由眼神凌厉,面色便凝重起来

    沈秋君又道:"若只是因为段清正与太子走得近,将那番话当做是太子下的命令,也不为过,但终究不能断定一定是太子指使的我想父亲定不会因此就对太子这样的忌惮"

    "你猜得不错,若只是如此,为父自然会再作观察的"沈父说罢,便将通过他人之口得到的东宫之言,细细说给女儿听

    沈秋君点头轻笑:"看来果是有心人所为??

    沈父却道:"这其中虽有贤王的算计在内,但太子对我成见极深却也是真的,唯今之计只能两害取其轻"

    沈秋君心中黯然太子确实不堪,况且将来坐了那宝座的是贤王,父亲最终仍是会助了贤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想想前世今生他对自己的算计,总是心有不甘可是沈家可是一大家子的人,自己又怎能由着性子不管不顾呢

    沈秋君欠身道:"女儿先回去了"说罢慢慢走到门前,又转身问道:"这天子之位,真是上天注定无可更改的吗?将相王侯宁有种乎又是何意?"

    沈父苦笑:"若是退回十数年,我沈家或许还有机会如今却只能做一个忠臣了"

    沈秋君知道父亲会错了意,不由低下眼眸,淡淡笑道:"我沈家自然是做忠臣的女儿只是想说,那段清正是贤王的人!"

    沈父大惊,急忙走到女儿跟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可做得真?贤王没有理由这样做?【退闱捌谒或许从中推波助澜了一?可已经达到打压太子的目的,他又何须多此一举?逼你嫁给一个无赖畜牲,除了害你一生给沈家给他自己抹黑,又有何用处?以你的品貌家世,自然能嫁入世家大族对他岂不是更有利?"

    沈秋君冷笑一声,说道:"这事情是真的,女儿怎么会在这紧要处胡乱说话父亲只管相信我!父亲以为经过那年的事情,女儿还真能嫁入世家大族?贤王可是知道女儿底细的,他或许认为女儿已是个无用的棋子况且谁又能想到设计女儿之事会与他关,自然都猜到是太子了"

    沈父见女儿如此激愤,暂将贤王之事放于一旁,爱怜地轻拍着女儿的肩背,劝道:"你不要太在意当年之事,那年与家人走失的年轻姑娘多的是,你当年还是个孩子,更不必放在心上!如果一个男人只盯着这点枝节,也算不得真正的男子汉,不要也罢而此次金家之事,便是此时,世家大族也都知道*,更加不必担心"

    沈秋君无奈地说道:"女儿明白!"说罢,她又欠欠身,出了书房,刚走出院门,便听书房里"呼啦"一声,似有桌椅折断之声,便有小厮们走进书房,沈秋君想了想,轻叹一口气,仍是去了后院

    书房中小厮们正收拾断裂的桌案,沈父则袖着手,站在窗外,看着女儿走远,心中的火气仍是不能平息

    他以为贤王为了逼自己作出取舍,或许只是袖手旁观,可如果女儿所说为实,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如果真是贤王一手策划陷害了女儿,他怎能甘心再为贤王所趋使!

    罢了,就由着他们去斗,太子不是明君,贤王亦是小人,其他皇子未必不会从中渔翁得利,只为了皇后母族的名头,自己实在没有必要陪上沈氏一族,倒不如就和先前一般,谁也不帮,只在旁看戏算了!

    将来不管哪个皇子登上大宝,沈家没功,亦无过,身家性命倒是无忧!

    沈父心中算计一番,又猜疑在这件事中,丽儿是否知道*,她在其中又动了什么手脚?

    沈家出来的人,自然都是好的,沈父连连摇头:丽儿定不知贤王算计秋儿,否则以她疼爱妹妹的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父正在心里劝慰自己几个儿女都是重情意时,沈昭宁来见父亲

    看到书房一片狼藉,沈昭宁心中猜得几分,便上前小心说道:"今天我在东宫外碰到金员外郎了!"

    沈父闻言,看着儿子嗯了一声,沈昭宁便又说道:"我把他狠狠打了一顿!因是当值,所以被罚了半年的俸禄,在家面壁思过一个月"

    沈父问道:"你打人时,东宫的人没有出头的吗?"

    沈昭宁冷哼道:"太子最是靠不住的,一条没了用处的老狗,哪里再理会于他!今日他去见太子时,直接被轰了出来,他也是蠢得可以,太子这个时节怎么会见他呢!"

    沈父见儿子一口一个老狗蠢货的,只觉得钻心的痛

    他沈家还不是被贤王玩弄于股掌之中,现在尚且有用,还不能保得女儿,等到他大业成就,沈家还不得由着他揉捏,便是因了皇后母族得些荣耀又如何,到那时自己在他眼中,或许就是一个没了用的老狗了吧

    不提在贤王眼中如何,便是当年一方霸主的自己,又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

    男人间的博弈,你死我活自不在话下,可算计一个后宅中天真善良的少女,这贤王与太子的品性,倒是伯仲之间,分不出高低来

    沈父深叹一口气,当年就不该将女儿嫁入皇家,都怪那皇后命格在老太太心里烙了?就这么答觨吕?否则就如定国公府一样,置身事外,该是多么逍遥惬意,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沈昭宁见父亲只管想他的心事,料着父亲也没情绪教训自己,便悄悄退出房去

    沈昭宁又进内宅去见母亲,见妹妹也坐在那里,母子二人正相互劝慰呢

    他请过安后,便冲沈秋君使了个眼色

    沈秋君忙也告辞,与哥哥一同出了母亲的院子

    沈昭宁悄声对妹妹说道:"我今日痛打了那金老狗一顿,也算是稍稍出了一口气了,等六皇子回来,了此公案,那个金二也得好好收拾一番了!这几日一时找不到机会,教训一下那段狗,我现下正好无事,大不了就去堵着他家的门,定能再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为妹妹出气,别以为咱们侯府没人,由着人欺负"

    沈秋君手上抚着鞭子,眼中泛了寒光,冷笑:"杀鸡焉能用牛刀,教训段清正的事,不劳哥哥动手,我要亲自教训他,方能解我心头之恨!我要让他明白,我沈家的女子要打人,可不是几个家丁就能拦得住的!"

    沈昭宁忙道:"妹妹这话就见外了你被人欺负,我做为哥哥,打他一顿,不仅是为你出气,也是为自己出气大不了你我各打他一顿就是了!"

    "如此一来,他那条老命可就交待到你我兄妹手中了!"沈秋君笑着,又正色说道:"我还要留着他的老命,有其他用途呢,哥哥暂不要动他!"

    沈昭宁不解道:"你能用得着那个老狗?他尽忠太子,专与贤王过不去倒也罢了,如今还把手伸到咱们沈家来,怎能让他全身而退,怎么也要打断他一只狗腿才行!"

    沈秋君眼中眸光一闪,笑道:"正是因为他总与贤王作对,才要留着他的命,让贤王来收拾,何必为了那么个下作东西,脏了咱们自己的手呢!"

    沈昭宁不由眯了眼,审视着妹妹问道:"下作东西指的是?"

    "哥哥以为会是谁呢?"沈秋君调皮笑道:"只是那段清正也着实可恨,我也咽不下去这口气,还请哥哥帮我一臂之力,出了这口恶气"

    沈昭宁不解,笑道:"如何助你,我说去帮你打段狗,你不同意,难道去放火烧他家?"

    沈秋君摇头,又咬牙道:"我与他无怨无仇,他竟要置我于死地,我也要投桃报李,让他尝尝心痛的滋味!就请哥哥找几个人寻个机会,将他的儿子狠狠地打一顿,最好弄残了,让他们再没了入朝为官的资格!"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六章 沈父取舍,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