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昭宁没想到妹妹竟说出如此狠毒的话来,面上不由现了几分犹豫之色

    这事毕竟是段清正一个所为,沈府的人打了他,旁人也都知端的,闹出来也不怕他,可若是打了他的家人,沈家便有些理亏了,况且还要打残了他的儿子,真要仔细追究起来,沈家未必能讨到好处

    不过转眼又一想,妹妹说得极对,人都道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伤了他的儿子,才能让段清正真真切切痛心

    他一个朝廷命官,放着多少民生大事不去管,只盯着妹妹这点事,喋喋不休,若真让他得了逞,可不是害了妹妹一命,如今只打残了他的儿子,还算是手下留情呢

    沈昭宁终狠下心,说道:"好,我现在就去安排人"

    沈秋君知道虽然自己的提议歹毒了些,但哥哥最后定会依着自己的,见哥哥虽面有犹豫之色,却仍是利落地同意了,忙又嘱咐道:"你先找几个练家子,摸一摸他们的情况,何时动手,我们再斟酌!"

    沈昭宁答应着向外院走去,沈秋君目送哥哥离去,心中暗道:贤王,你我本该井水不犯河水,念着你曾经对我的救命之恩,我可以对之前的事既往不咎!

    可是你为了拉拢父亲,竟要如此害我,我又怎能如了你的愿,你便是命定的真龙天子,我也要你的路走得不平坦!

    当你与段清正生了嫌隙后,那东路元帅蒋和岭将来还能为你所用吗?

    就在这夜,杨远终于回来了

    于叔看到他果然受了伤,不由问道:"你当日就说只是一个纨绔而已,莫非看走了眼?"

    杨远冷笑道:"也是我大意,本来眼看就要得手了,哪里想到会暗地里出来一个蒙面人,我一时不防,倒着了他的道受了点轻伤兜兜转转好几日,这才甩开了他!唉,错过一个好机会,只能再等一阵子了"

    周少泽又问道:"那个纨绔是谁?"

    "我便是不说,估计于叔此时也能猜得到,不错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金二公子!"杨远笑道:"于叔便是不以暗号通知我,我也会就此罢手的,此时再杀他,怕会给爷造成麻烦!"

    于叔点头道:"果然不差!看来你所说的好机会,就是把金二杀了好推给沈府吧!"

    杨远赞同道:"不错!沈府早晚与那贤王成了一丘之貉,沈府招了仇恨,也就等于贤王将来也有麻烦只是现在牵扯到爷身上,倒是不好下手了!不过也过,照目前形式来看,结果也不坏,贤王有了那样一个连襟,也够让他怄气的"

    于叔不由摇头,低头写了几个字,又说道:"幸好你最初没有得手,不然,爷知道了事情始末怕是你没有功只有过了!"

    杨远很奇怪,便拉着于叔问情由,又道:"等爷回来我便要去他身边,关于爷的一些事情,还请于叔不吝赐教!"

    于叔闻言,叹道:"也罢,清楚了这事,你以后行事也能有个成算但万不可对外人言道!"

    杨远忙指天发誓,于叔便道:"你也不必如此,但是你要记?荷蚣胰小姐对于公子来?绝对是不同于他人的存在!"

    杨远一愣,不由问道:"爷能与她有什么牵扯?"

    于叔脸上的伤疤便似抖动了一下,在灯下越发的骇人,他垂眸道:"你只要知道对于沈三小姐决不能怠慢,至于其他的,你还是少知道为妙!"

    杨远与周少泽不明所以,面上满是疑惑,见于叔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周少泽便又问杨远道:"那个蒙面人,你可知底细?"

    杨远摇头道:"那人功夫比我要高上一筹,不过虽没能看到他的真面目,却因一路上我二人交手多次,若是能再见,我定可以认出他来我倒觉得不像是沈府的人,怕是太子派去的人吧"

    周少泽不由冷哼道:"那惺族贵胄们,一生下就绵衣玉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就为了那个位子斗得乌鸡眼似的,只可惜了因他们算计而无辜牵连到里面的人,这沈三小姐也定是受了贤王的连累"

    杨远闻言脸色也阴沉下来,冷笑道:"好一个贤王,只要有我们在,他就别想坐上那个位子,人在做天在看,他为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位子,害了多少人,便是有点龙气,只怕也被他给折腾没了!"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于叔打断他的话,又把信折好,递给周少泽:"你速去送给爷!"

    见周少泽小心将信藏于怀中,于叔又道:"其实这件事已经悬起,等爷回来也可,不过以爷的性子怕是等不得,如此也罢,你二人也该出来了!"

    杨远与周少泽皆脸上一凛,说道:"当年爷为了给我们求情,彻底失了圣心,我们无以为报,只好拿这条命来抵"

    于叔满意地点头,说道:"当今最喜知恩图报不忘本的人!训练死士的事,你们以后就不要再插手了!"

    杨远二人忙点头称是

    再说沈秋君在临入宫的前一天,着人去永泰侯府请姐姐来说话

    等了半日,沈惜君却没有来,只遣了心腹碧华拿了大堆的礼物前来,对沈秋君说道:婆婆今日身体不好,她要侍疾实在是抽不开身,等过两日,她再前来赔罪,还请妹妹体谅一二

    沈秋君心中便有了几分成算,又对碧华道:"原来是夫人报恙,你告诉姐姐,我们姐妹间也不用虚客气,让她好好照顾于夫人才是正经"

    一面又问道:"于夫人如何不好了,咱们府里倒是好些药材,需要什么只管开口"一面又令人去库里去寻适于老人滋补的药材来

    碧华忙上前悄声道:"小姐不必费心了,我家夫人身体倒没大毛?只是心情不?好像是吴府那边出了点事情,心情郁郁,连带着身子也倦??

    沈秋君也悄声说道:"吴府出了什么事?"

    碧华摇头道:"奴婢也不知,好像是那边的表少爷在东边战场上受了点伤!"

    沈秋君不由笑道:"吴府果不是普通人家,这边捷报刚传来,他们府上就知道那边将领的情况了"

    碧华也笑道:"他们世家公子出去,不过是为了捞个资历,将来好为官罢了,身边小子婆子一大堆,自然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传来,哪会像咱们家大公子,那可是真刀真枪地上阵!听说齐妃娘家的小公子这次也是不好呢!"

    沈秋君赞叹道:"一个个都长了顺风耳千里眼了,那边的事,竟是件件看得清楚"

    这时,丫头们拿了东西过来,碧华收好后,便带人告辞而去

    当天晚里,段家两位嫡子便被人掳到一偏僻处,被几个蒙了头脸的汉子,拳打脚踢,就在他二人被打的哭爹喊娘渐渐小了时,那几个人这才罢手,又有一个人上前道:"你们被打的也不怨,自古就有父债子偿的道理,你父亲胆敢算计我家小姐,就该知道后果"

    段大公子心里便猜测是沈府的人做下的,果然那人又道:"今日爷心情好,可怜你们不知如何死的,误了投胎,如今也要你们做个明白鬼,我们确实是沈府里的人,你家老子要坏了我们小姐,我们沈府可不是软柿子,由着你捏,便只好坏了他的儿子"

    段家两个公子,直吓得魂飞魄散,看样子他们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忙忙讨饶,那些人哪里听这个,仍是上前来打

    段大公子也是个聪明的,便不再讨饶,悄悄推了推弟弟,只装昏死过去

    那几个见他二人似是没了声息,拿手在他二人鼻前试探了一下,段家两位公子忙禀住呼吸,那几个蒙面人,便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声道:"走,回府去向老爷公子交差去,我沈府可不是好欺负的!"

    听得那些人离开,段家两位公子仍是不敢起身,忍痛躺在那里半日,果然那些人又回转来,见他们仍乖乖躺在那里,便又笑着说什么以后投胎要看着些,他们沈府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欺负的

    段家两位公子只咬牙,在心中早就把沈府恨上可怜如今已是初冬,他二人都快被冻透了,料着那几人不会再回来,这才慢慢爬到街上,被巡街的人发现,帮着送到了段家

    段家早就为两位公子的莫名消失弄得人心惶惶,如今见儿子活着回来,段夫人的心这才稍微放下,再看他二人脸青鼻子肿的一身伤痕,不由儿啊肉啊的哭起来

    大夫过来诊治一番,倒也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一个脚上骨头碎了,以后便是个跛子,而另一个则被掰断了右手拇指,再也写不得字

    段夫人听闻两个儿子失了进朝为官的资格,只觉得眼前一黑,大骂道:"这是哪家断子绝孙人做下的,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后又一想,便又叫道:"定是沈府的人做的!"又捶向旁边的丈夫:"好好的,你上什么让他家姑娘嫁给金家的折子,金家那个东西,也配娶侯府女?如今好了,两个儿子的前途就这么没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七章 秋君反击,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