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清正忙让人拉开夫人,问儿子道:"你们可有看清那些人的面目了吗,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段大公子忙道:"那些人虽然蒙了脸,但他们大意了,以为儿子们是必死无疑的,言语中已经脉是沈府的人!"

    段夫人便骂道:"呸,不管好自己的女儿,反怨别人说嘴!朝堂上的事就在朝堂上解决,自己没本事,反把手暗地里伸到他家人身上,那沈府也就是个缩头乌龟,老爷,你明日一定要好好再参他一本,我儿子没了前程,你女儿也别想嫁个好人家!"

    段清正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便又对儿子说道:"你二人将事情细细说来,不得有遗漏!"

    段家两公子便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因是两个人,倒真是无一丝遗漏

    段清正的眉头便紧皱了起来起先他还认为是沈府所为,可如今看来,更可能是别人假借沈府之名,欲让他后继无人才是真的

    只是他自认除了将沈府得罪的狠了,这厩之中,还没有与人结成如此大的仇恨!

    段夫人又拉扯着丈夫,要他为儿子报仇,段清正一把甩开夫人,骂道:"你就安生些吧,儿子虽不能入仕,总是捡回了一条命来,如今连仇人是谁都不能确定,报的什么仇!"

    段家母子三人,便有些惊讶,倒是段家两位公子随了父亲,也都是个聪明的,心中便猜着几分:原来沈家只是个替死鬼!

    沈昭宁打赏了手下的人,便来到妹妹院里

    沈秋君正秉烛等在那里,听得事情都按之前计划的进行,也放了心

    沈昭宁看着摇曳烛光下妹妹,忽然觉得她有些陌生,妹妹从来都是天真善良的,若是往常定是报复在段清正身上那日虽也愿帮着妹妹教训段家公子,可是今日真就伤及无辜,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沈秋君察觉出哥哥的心思,便笑道:"我在哥哥眼中,是不是变得越来越恶毒了?"

    沈昭宁点头道:"我相信妹妹这样做是有充分理由的!"

    沈秋君看着烛光,叹道:"我本是一个侯门千金从来都是与人为善,不曾得罪过任何人,却还是遭了无妄之灾!我不明白,他们要争权夺利便争他们的就是了,与我一个闺中女子有何干系毁了我就真能让他们得到大利益吗?他们的子女是无辜的,我沈家的子女就该被毁了?"

    "他既然不愿少做缺德事为子女积福,我便替老天给他个现世报况且只是不能入仕罢了,若不是因为父母哥哥真心疼爱我,这事情发生在任何一家世家大族中,那个女子怕是只能以死来洗刷清白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沈昭宁听了妹妹的话,不由惭愧,忙转了话题,问道:"妹妹为何坚持一方面要咱们的人隐了面目一方面还要屡屡自报家门呢,这也太自相矛盾了!"

    沈秋君冷笑道:"他们总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别人都是傻瓜左一个计谋右一个妙计地算计人,这心眼玩得多了,自然就想头多在旁人眼中越是简单明了的事,在他们眼中就越发的复杂玄妙!段清正定不会相信,就是咱们沈府下的黑手"

    沈昭宁也想了过来,笑道:"你也太小心了,便是他知道又如何,咱们还怕他不成!"

    "少一个仇敌总是好的!"沈秋君低下眼帘

    沈昭宁忙道:"你快些歇息吧,明日还要进宫去见齐妃娘娘呢!"

    沈秋君送了哥哥离去,又在心里暗暗盘算一番,这才安寝

    沈秋君一早就进宫拜见了齐妃娘娘

    齐妃娘娘果然神情有些恹恹的,沈秋君细细观察自己的前婆母,虽说她一直保养得当,看起来比她实际年龄要小上十多岁,可因今日神情不济,面上便苍老了许多,倒真似近五十的人了

    沈秋君见此情景,自然不会没眼力劲地提演练鞭法的事情,只小心陪着她说话,又暗暗打听得,原来是齐妃娘家内侄在此次征东大捷中一死一伤,自昨日得知后,便悄悄垂泪,以致于此时还是提不起精神来

    沈秋君少不得细细解劝,齐妃握着沈秋君的手说道:"都是那段清正闹得,也不知咱们与他有什么仇恨,竟要他如此!"

    沈秋君只腼腆道:"朝中事咱们女子如何懂得,如果不是他*齐家两位公子,将他们弄去东边,又如何会有此事发生,娘娘请放心,我回去后,定要想法子教训他一顿,为娘娘出气"

    齐妃是恨不得寝段清正之皮食其之肉的,只是听儿子劝解后,她不得不暂时压了火气,希图来日再报,如今听沈秋君之言,自然求之不得,口内却道:"虽说我那侄子没福气,却也总算是为国尽了忠,只是可惜了你,一个闺中女子,竟被他拿来说事!"

    沈秋君气忿道:"他得意不了多久,我定要让他好看"

    这时,却听外面宣道:皇上驾到!

    沈秋君忙随着齐妃去接驾

    原来是皇上带着沈父一同过来看沈秋君练武

    皇上笑着对沈秋君说道:"听说你的鞭法极好,朕今日也来开开眼"

    沈秋君慌忙说道:"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不敢污了圣眼"

    皇上倒是兴致极高,定要沈秋君演练一遍,沈秋君只得尊了圣命,在齐妃宫中空地挥舞了起来

    皇上看了不住点头道:"果然是将门虎女练得一手好鞭法,等闲的四五个汉子都近不得她身!"又感慨道:"早前也有不少女子会些功夫,如今天下太平,闺中女子便少有会功夫的了!她能吃得此苦,倒是难得!"

    沈父见女儿得了皇上的称赞,也是一脸与荣有焉

    齐妃便笑道:"姑娘自然都愿仪态万方,那时正是天下大乱之时,拿起刀枪来也是逼不得已,如今天下升平,托了陛下的福,这才得以在闺中享福!"

    皇上得了称赞,哈哈大笑道:"你我夫妻多年,很不用你在这里说这些面子话,省得让沈兄取笑!"

    沈父忙道;"这可不是齐妃娘娘的面子话,这天下谁不敬佩皇上的雄才伟略呢!也是小女太顽劣,自小就爱这些,便也就由着她了!"

    这时沈秋君已经擦了汗,来到御前跪地,诚恳谢道:"多谢皇上成全!"

    皇上笑道:"你不必如此!不提你父亲为大齐立下的汗马功劳,只说朕与你沈家的渊源,也该助着你,那携中老朽们的话,你也不必理会"

    沈父此时也跪下谢皇上好意,皇上忙让人扶起沈父,君臣二人又说型套话,这才一同离了齐妃宫中去了前朝

    沈秋君既然得了皇上的亲口称赞,此次进宫也就达成了目的,见齐妃确实精力不济,便忙告辞

    沈秋君经过礼部衙门时,便戴上帷帽,手执银鞭带人闯了进去

    众官员没想到会有女子如此大胆,俱都目瞪口呆,一时都忘了拦挡,更有人乐得看段清正的笑话,又不愿得罪沈侯爷,便放沈秋君顺利进去了

    段清正也猜到眼前女子便是沈家小姐,正要开口斥责她时,却见沈秋君一鞭子便挥了过去,口内说道:"这一鞭子是代齐妃娘娘教训你的,若不是因为你,她的内侄也不会伤亡,以至于她这几日以泪洗面"

    段清正只管听沈秋君说话,一时没躲开,被抽了个正着,心里仍兀自思量,没回到神来

    沈秋君见机又抽出一鞭子,说道:"这一鞭子是为你多管闲事,险械了我的名声"

    段清正结结实实挨了两鞭子,不由疼得呲牙咧嘴,等到他回过神来时,沈秋君已经带人离开礼部衙门

    同僚们见段清正被打得肉皮绽开,忙叫了轿子,让人送他回家

    于是随着沈秋君出宫,又鞭打了段清正,厩便流传出:沈府三小姐是个使鞭子的好手,连皇上都道四五个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而段大人更是被她结结实实抽了两鞭子

    有了皇上的金口玉律,有了段清正的伤痕,于是金二的谎话便不攻自破

    当日若真是沈三小姐,那日骑马的她,手中定是拿着鞭子的,一个姑娘家自然能用长鞭,就不会上前动拳脚,而金二身上只有被拳脚工夫伤的伤痕!

    段清正此时无暇理会外面的风言风语,他在意的是沈秋君说的话:齐妃娘娘的内侄在东边有伤亡!

    这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当日贤王与他分析,贤王外祖家后辈中一定要有人握住些兵权,别处已不好安插,只东部还有喧会

    恰好此时,齐家兄弟被御史*纵奴伤人,于是段清正便趁机上折,将他二人贬谪到边关,而东部的元帅蒋和岭与太子有嫌隙,且与段清正的夫人有些拐角亲戚,有他照看着,到时得些功劳,定会高升,将来于贤王的大业定有大助力之处

    而段清正也因积极参与与贤王的争斗中,得了太子的信任,竟是两全之策

    可是,如今贤王继以重望的表兄弟有了伤亡,让他不得不提了心在半空中

    段清正忙忍痛唤来家人,命他们速去外面打探一番!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八章 齐妃内侄,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