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王阔步走到上首,大马金刀坐下后,笑道:"不必多礼,起来吧!看坐!"

    李瑶琴见他对自己如此生疏,便不由想起前世,他对自己是何等的温柔体贴,心有所失,只低低说道:"谢王爷!"

    等李瑶琴规规矩矩坐于下首时,贤王笑道:"你哥哥在北边很好,你回去只管告诉你父母,我会让人好生照看他的,等他立了功劳,时机成熟,我这里还会为他请一个大功劳的"

    李瑶琴知道是防箭衣的事,忙笑道:"听王爷如此说,我也就放下心来,能得王爷相护,也是我哥哥的福分,至于功劳不功劳的倒是小事,只要人平安无恙,我们也就放了心了!"

    贤王听了很受用,不由细看了李瑶琴一眼,果是个蕙质兰心的姑娘!

    贤王又道:"这几日我这里会有人去北边,你若是有什么要捎带的,可于小年之前送来,一并带了过去!"

    李瑶琴听了不由惊喜,忙喜笑颜开道:"这是真的吗?如此就麻烦王爷了,等我回去打点好,就着人送来!"

    李瑶琴是个会妆扮的,今日更是将自己打扮的粉雕玉琢的,此时喜笑形于色,别有一分天真纯净,贤王看了也不禁莞尔,只是想到一会还有正事,便还是端起茶碗来

    李瑶琴见了,再是依依不舍也只得站起身来告辞

    方才还是满脸灿烂笑容,此时却嘟着嘴郁郁不乐,贤王心里莫名多了一丝怜香惜玉的柔情,笑道:"王妃身子不适,我代她送你一送,正好本王也要去庄子外面!"

    便见李瑶琴整个脸便亮了起来,站在那里乖巧地请贤王先行

    此时沈丽君留在厅里的一个大丫头便皱了眉,又留心看了一眼李瑶琴

    李瑶琴的奶娘也蹙了眉看了李瑶琴一眼,转而便垂下眼睛:小姐如今年纪已长也该请教导嬷嬷好好教教规矩了!

    李瑶琴含了一丝喜悦,慢慢跟在贤王后面走着,她也知自己此时行事不太妥当,可是她实在是别无他法

    贤王是众人捧着长大的,又早过了少年情动的年纪,春兰秋菊各色美人不知见过多少,自己再是穿越女头顶女主光环又如何,就一定能引得他脑残地围着自己转?

    前世二人相识相知,是建立在自己与他同处一府,慢慢地了解彼此渐萌了情意,今生因为自己的刻意改变,再没有了朝夕相处的机会他一个堂堂亲王怎会无缘无故地俯就一个伯府小姑娘,少不得自己主动出击,为了最终二人执手一生,也只得暂时委屈自己的倒追行为了

    李瑶琴心内微叹了一口气,抬眼间却看到贤王脸颊隐有一丝伤疤,心生痛惜,不由暗骂沈丽君:他对你如何情深,你竟不知珍惜竟作践他至此,怪不得寿命不长!

    就在李瑶琴忽喜忽悲,患得患失之时,终是走到了门口李瑶琴又是不舍又是疼惜,看着贤王的眼睛便带了无限情意,正欲开口告辞上车时忽听有人叫道:"林小将军来了!"接着门户大开,林景周牵着马大踏步走了进来

    李瑶琴吃了这一惊,自然地就将头转向门口,眼中情绪却不及收起,竟一时与林景周四目相对

    林景周看着面前一身素衣白裘的小姑娘,仿佛似误落人间的仙子,无措地站在那里,而其清澈的眼睛,却又似包含多种情丝,欲说还休,心里便似被捶了一下,说不出的异样感受

    李瑶琴见此心下一紧,前世林景周的深情厚意已让她不堪承受,她希望重来一次,林景周也能找到他自己的幸福,想到此李瑶琴忙低下头,对贤王小声说道:"小女先告辞了,请王爷帮小女转达对王妃盛情款待的谢意"

    贤王也看出林景周的异样,眸光闪了闪,还未说话,就见李瑶琴已经上了马车,让人驶出山庄,他就势上前对林景周笑道:"怎么此时才到,本王等你老半天了"

    林景周见李瑶琴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慌忙爬上车就这么逃了,不由觉得好笑,此时见贤王问话,便笑道:"幸好我来得晚了些,不然可不就打扰了王爷与美人的约会!"

    贤王指着林景周笑道:"这话可就过了,我是无所谓,只怕王妃听见,没热茶点招待你了"

    林景周倒不好再贸然问那女子是谁,只待回去着人暗暗查访,此时只是看着贤王脸上的伤一阵大笑

    贤王并没有将那夜的事情告诉他

    沈父虽然说不会帮着他,但是贤王认为,沈父不可能真就放弃了女儿不管的,等到机会成熟,由不得他置身事外

    但这事却不能让定国公府得知,免得他们胡乱猜忌,心中有了疑虑,反坏了大事

    李瑶琴拜访贤王府的事情,当夜沈父就得知了

    虽然已与贤王把话说明白了,沈父仍是不敢掉以轻心,虽不似以前那样时刻盯着贤王,却仍是派了人留意贤王府的动静

    此时赵管家笑道:"贤王爷果然不能小觑,依属下观测,至少还有两三拨人在他庄外转悠呢!"

    沈父点头,太子定然会派人在那里,只怕还有皇上的人!

    赵管家又问道:"若是小姐问起,属下该如何做?"

    沈父想了一下,说道:"以后秋儿想要知道什么事,不必瞒着她,也没什么可瞒着她的,我沈府的人行事光明磊落,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沈家夫妇已经开始转变对沈秋君的教导方式了,因为他们发现,再不转变,小女儿就真成了傻大姐,心里得苦一辈子

    沈秋君自小得家人疼宠,眼中只看到善,看不到恶,还没等他们让她见识世间百态时,沈秋君就亲历到了人间的极恶

    但凡经历那等事情的人,总会在心里发生一些变化的,便是不变得恶毒狠戾,为人处事也会变得偏激狭隘

    但是沈秋君却将此事默默埋在心底,只一个人独自承受,一如从前一样良善,却又些矫枉过正,对于生活中的恶一概视而不见,只相信除了那夜之事,人间全都是最美好的东西

    偏她也是个聪明的,一些事情上自然也能看出个四五六来,但她却总为那些事找借口,从内心里暗示自己,然后再以折磨自己的心为代价,终于发现,世界果然是美好的

    比如沈惜君曾经对她尖酸刻薄这件事

    沈秋君早就察觉到了,但她仍是暗示自己,二姐与自己血脉相连,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便是当时受不住口角几句,过后见面仍是要亲近沈惜君,再受她几句冷言冷语,如此循环往复两三年

    若不是这两个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沈夫人都要忍不住骂小女儿一句:贱!

    其实沈秋君如此做,不过是偏执地认为,二姐仍是很疼爱自己的,只是不太会说话,故不能接受二姐是有意拿话来刺自己,所以心虽被刺得流血,却仍要一遍一遍去求证,幸好老二也是个好的,如今二人总算是冰释前嫌,姐妹情深了

    又如前次金家之事,沈家夫妇心里未必没有猜疑沈丽君,只是逃避不提罢了

    沈秋君也必然猜着几分,可是她不愿接受,所以但凡有空,便要抄写*,不过是借此将心中猜忌强压了自欺欺人罢了

    对此沈家夫妻很忧虑,以前只是想着以侯府的力量,也能为小女儿遮风挡雨,她的经历够让人痛心的了,以后就这么天真烂漫地度过一生就很好,但经过这么多事后,他们不得不改了主意

    此后,沈夫人处理府务时,也会带着女儿,让她表白那些人的小心思小算计,关乎沈府外面的事,也不再瞒着沈秋君了,幸好,现在看来,她倒是蛮适应的

    第二日,沈秋君听见说李瑶琴去拜见了大姐,心里没防备一口茶就喷了出去

    幸好赵管家身形还算敏捷,险险避了过去,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沈秋君忙摆手道:"没什么不对,只是茶太烫了!"

    赵管家见确实无事,便走开了,只留沈秋君在那里胡乱猜想

    李瑶琴此举算怎么回事?小妾提前去拜见主母?后任皇后去晋见元后?还是去实地打探一下原配什么时候死,她好提前备嫁?

    想想都觉得好笑自己已经把薛神医请来了,前日里他还说,姐姐已度过危险期,定能母子平安的,李瑶琴只怕是要失望了!

    李瑶琴偏又是一个最要强的人,当日被太子所迫嫁给贤王为侧妃,还约法三章,只为避祸,决不做妾,后来为情所困,不得不从权处之,如今重来一次,想来是不会再重蹈覆辙做妾了

    听说李瑶琴与贤王林景周撞到一起,如果做妻无望,出身世家大族,英俊潇洒又对她一往情深的林景周,会不会成为她的另一个选择呢?

    沈秋君正眯眼想得乐哈,就听外面有人传报:六殿下来了!

    沈秋君笑容凝固,叹气:这么个阴睛不定的家伙怎么又来了呢!

    ------谢谢see_an打赏的平安符,谢谢诸位亲的精彩评论,求粉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五章 故人相见,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