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夫人如何不知夫人交际的好处,只是儿子远在边关,她心中担忧无以排解,才将整个身心奉于佛堂,但这也只是暂时的,等女儿长大儿子回京,这一切都会改变的,枉她还想着女儿过年就十四岁了,也该拣些聚会多带她出去走走

    如今被女儿公然指着鼻子教训,李夫人不由恼羞成怒,说道:"我要做什么,不用你这个不孝的忤逆女来指手画脚,便是与人往来,我还没死,轮不到你一个闺房女子独自跑去拜见别家夫人!在没有贤王妃的陪伴下,你竟敢与贤王独处一室,你是嫌活得太舒适了吗,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沈三小姐的好运的,到时真惹出事来,我看你要怎么办?"

    李瑶琴听到母亲骂自己为"不孝的忤逆女",不由气得落下泪来

    这个世道可以无才无德,却不可不孝,若是被外人听到自己被亲生母亲骂成"不孝的忤逆女",自己的名声才真算是坏了呢!

    又气母亲说话难听,好像自己与贤王相见,满屋子的丫头婆子不是人似的

    偏偏李夫人又道:"我知道你心里没有你哥哥,这才耐不得修行的苦,总想着出去松快一下,既然如此,你以后不必来佛堂了,怀有二心,还不如不到菩萨跟前呢!你先回自己房里好好反省一下,不许出院子一步,直到你哥回来,省得你老打着他的名头生事!"

    李瑶琴被揭了底细,不由怒道:"你是我的亲生母亲吗,说话如此恶毒难听!我若是不关心哥哥,怎么会巴巴跑去求见贤王妃探听消息!怎么就成了我去私会贤王似的,您怎能如此抹黑自己的女儿!我哥哥一辈子不回来,您是要关我一辈子吗?"

    李夫人冷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你管不?如果一朝不慎传出?那才叫难听呢沈家三小姐就是前车之鉴大家子里尚传得荒诞不经,落到外边莽汉野夫口中不知又要猥琐到何等程度呢!"

    就在母女二人闹得天翻地裂时,城安伯不得不赶来劝架

    在听了妻女的一番言论后,城安伯心里有了一番取舍

    妻子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但是她虽出身书香门第,却一味地只知恪守女子规范没有多少大见识

    如今新朝始建,百废待兴,正是各家争着抢占功劳,巩固家族势力的大好时机,但妻子却抱着小富即安的心态只认为自家由普通世家跻身为勋贵之有,已是天大的恩德,便不再想着更进一步

    倒是女儿自小聪明伶俐极有主见,看着也有几分野心,倒不似池中之物,将来未必没有一番大造化

    于是城安伯拉了个偏架,不仅未禁女儿的足,还让其与妻子一同管家,并特意拨几个人给女儿使唤

    李夫人不得已只得遵从丈夫的意思办事,她已经看出女儿对贤王的不同知道女儿定是知道李家会出皇后的预言,心里有了想头不免心中暗自担心,便告诫女儿道:"李家女福薄担不起皇后之尊!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李瑶琴不以为然,天意是靠不住的有些事情不去主动争?没有人会主动送到你的身?比如爱情!

    虽然李瑶琴手中有了几个人,却也不过是处理府务上有些便利,让他们帮着打探消息还是差得远

    不过是得些人尽皆知的信息,于李瑶琴分析判断上没半点帮助,又逢过年,过年后又是中元节,忙碌起来,也就顾不得了,只好暂时先放了手去

    出了正月,沈丽君的产期也就快到了

    庄子上没有个老成的女性长辈在,沈夫人很不放心女儿,先还一天一次地着人去看,后来贤王请沈夫人到庄子上坐镇,沈夫人便顺水推舟地搬到庄子上,亲自看护女儿

    人没有不畏惧死亡的,沈丽君虽生过一个孩子,可这胎一早便被断定会有凶险,虽有神医调理,这提起的心始终是落不下的

    如今见母亲前来照顾,沈丽君便如吃了颗定心丸,踏实多了

    又看母亲悉心照顾自己,未有其他异常,沈丽君只当家人并未疑心自己曾参与了金家之事,心里的石头越发的落了下来

    沈丽君借机对母亲说道:"我如今身子沉重,幸好有母亲在旁照料,只是皆不能分心照顾兰姐儿!兰姐儿又素与扶玉亲近,倒不如让扶玉帮着照看一二!"

    沈夫人便笑道:"兰姐儿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确实不好再时刻跟着,万一生产起来,倒吓坏了她若是贤王爷也同意,这几日得了空,将兰姐儿送到沈府也就是了"

    沈丽君闻言不由忧伤道:"母亲此话固然不差,只是自来女子生产是一大关,若是女儿真有个三长两短,临去时若是见不到兰姐儿,只怕死不瞑目……"

    吓得沈夫人急忙捂住女儿的嘴,连声道:"呸,呸,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的,请诸位过路神仙不要当真!"

    一面又训斥女儿道:"胡乱说什么,就没个忌讳?辛老先生及太医们不都说了吗,你这胎极稳妥,必能母子平安的"

    沈丽君拉着母亲的衣袖,哀哀说道:"把扶玉也一起接过来吧,我姐妹二人素来交好,她又疼爱兰姐儿,在她在我也放心些,便真有什么不测,我姐妹二人也不至于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沈夫人不由面露难色

    大女儿是否参与金家事件,尚不可知,因为她现在身子重,故也不敢问着她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便真有她的份,她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也不能不管她,可再让沈秋君前来照看,却有些不近人情了,况且还庄子上还住着贤王呢,见面总不免尴尬

    沈夫人只得狠心拒绝:"她如今也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家了,来姐夫家住着,总是有些不妥!况妇人生产未免有些骇人,万一被吓着了可就不好了总之,你也不要有太多顾虑,等你平安生下小世子,她定会带着兰姐儿一起来看你的"

    沈丽君失望地靠在枕上,悲怆欲泣:"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怕是一个都不得见呢……"

    沈夫人见女儿如此,心里也难受,终是拗不过大女儿的哀求,心肠便软了几分,犹豫了半天,勉强说道:"要不,我让人和她说一声,端看她自己是否愿意来庄子上?"

    沈丽君闻言,脸上立马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的心与我的一样,必会愿意来的"

    沈夫人无法,只得命人回府告知沈秋君

    沈秋君第一反应便是:不去

    她这一去,若是大姐安全生产便罢,一个不好,不知大姐夫妻二人又怎么算计自己呢

    沈丽君倒是锲而不舍,听说后立马派了兰姐儿亲自来请,沈秋君细想之后,倒觉得自己或许也该去看看

    前世因为沈丽君的隐瞒,沈夫人虽担心女儿生产,却并没有去庄子上亲自照看,一直都是沈秋君陪伴左右,重活一次,虽说薛神医说必能母子平安,凡事总有万一,若是再不好了,她定要力压姐姐,必要保住大人,她要让姐姐好好活着,亲眼看看,贤王真能当得她去算计亲妹妹吗?

    不过想到贤王也在那里,此次前去不亚于龙潭虎穴,沈秋君收拾了银鞭匕首,又令雪香她们都带好自己的家伙

    这里还得提一笔,因为沈秋君认为强将底下不能有弱兵,所以寻了两条鞭子教给雪香雪柳二人

    雪柳年纪尚幼,人也机灵,几个月下来,倒是也学得象模象样,雪香就不行了,往往指东打西,最后却总是弄伤了自己,刀剑也不敢用,一则是怕伤了自己,二则是胆子?不敢真往人身砍?最后学得是棍法,以至于雪柳每每看了,总要取笑她一番:还没见到那个丫头没事总杠着个棍子呢!

    幸而得沈秋君宽慰道:"不必真天天提着,真要打起来架来,哪里还寻不到棍棒!"

    雪香心里这才稍稍好了些

    沈秋君见一切准备就绪,又想起前世,自己一直陪在大姐身边,六皇子亦是一直住在庄子上,今生自己回了家,他也回了宫,如今自己再去庄子,倒也该再叫着他,若真有什么事,也可以用他一用

    沈昭宁也不信任贤王的人品,连带着对大姐也有了微词,可妹妹却说不放心大姐,他就不好再拦着了

    听妹妹提起六皇子,也觉得六皇子虽喜怒无常,只要不去招惹他,倒也能相安无事,至于妹妹说的有什么事,也能让六皇子帮衬一二,他持保留意见,以六皇子的性子与年纪,他实在想不出,妹妹怎么会对六皇子另眼相看呢

    不过多一个人在,贤王便多一份顾忌,于是沈昭宁利用职务之便,找到六皇子,很客气地询问他近期可去贤王庄子上,若是去的话,还请他代为照顾一下妹妹,毕竟到时大家都只紧盯着贤王妃,只怕妹妹会在那里过不惯!

    六皇子面无表情地看了沈昭宁一会,直把沈昭宁看得心里发毛,他这才慢慢说道:"你沈家人可真意思,现用现交!前几日嫌我老去你们府上,于是就在父皇面前说我的坏话,将我给拘了起来,如今看我有些用处,又让我出宫,怎么这会子不担心我的学业礼数了!"

    ---谢谢see_an打赏的和氏璧,及gdczxmn,ling2277,快乐魔王,飘落涟漪和see_an等亲的粉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七章 秋君受邀,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