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被六皇子揭了*,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只讪讪笑道:"你既然知道我的顾忌,就该明白,我如此待她,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谁知道他们又会生出什么坏主意来,只要兰姐儿与我一起,若他真能舍了女儿去,如此豺狼性子,我便是中了暗算也心服口服了"

    六皇子见沈秋君竟将如此阴私之事与他分享,显见得拿他当自己人看了,不由心花怒放,只是面上不显,仍是冷着脸道:"那日你哥哥跑去找我,怕是也打着利用的我心思吧!"

    沈秋君暗骂小孩子干嘛要那么聪明,举一反三,自己当年十六七岁时,还是呆子一个,他不足十四岁,就如此**,人比人,气死人啊

    沈秋君在心里发泄一通,忙又陪着笑道:"这也是我的主意,只觉得你在这庄子上住着,总让人觉得安全些你若要怪,就怪我吧"

    六皇子闻言,越发喜得抓耳挠腮,也不再藏着掖些了,靠近沈秋君,喜形于色地小声说道:"算你有眼光,看出我的利害来了我身边还有两个功夫好的侍卫,以后我让他们暗暗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如何"

    沈秋君本来还为自己利用兰姐儿心虚,六皇子又自来是个毒舌,说话总不给人留情面,本以为会得了他的嘲讽,如今见他一副被认同的得意表情,并不追究自己的算计,她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忙笑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只在这院里不出去,又能出什么事,反正有你与兰姐儿呢,倒不必麻烦他二人了!"

    六皇子忙道:"不麻烦,他们反正也日日闲着没事做,若真让他们做些事他们反而更高兴"

    沈秋君不由心中一动,笑道:"说起来,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麻烦他们呢!"

    六皇子笑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的人,玉姐姐只管使唤,他们若敢不听你的话自有我帮你教训他们,你能用他们,是他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沈秋君没想到六皇子还有口里抹蜜的时候,只是这话听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倒像与他多好似的忙止住道:"行,这事我就先说给你,到时你去让他们做!"

    六皇子忙点头答应

    沈秋君笑道:"我刚来那天看到兰姐儿的嬷嬷鬼鬼祟祟地藏了个东西在房里,你不如让他们帮着找出来"

    六皇子不由失望道:"我还以为你让他们帮你杀人或是去打谁一顿呢,没想到是去做偷儿??

    沈秋君不由冷了脸:"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动辄要人性命的恶毒女子?"

    六皇子忙陪笑道:"玉姐姐自然是天下第一善心人,若你是恶毒之人,那天下就没有好人了!我岂不更是成了吃人肉喝人血的魔头了!"

    沈秋君不由扑哧一声笑了,斜眼看了六皇子一眼:"你倒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六皇子的脸便黑了下来,谁也不愿被人斥为恶毒之人

    沈秋君见状忙又道:"谁好好地闲着无事要去杀人,还不是*的,那人既然不给别人活路自然也怪不得别人杀了他!那是他咎由自?自己寻死还要簆鹑说8鲂暮菔掷钡拿?便是死了也要坠入阿鼻地狱的!"

    六皇子凤眼便盛了满满的璀璨的光芒若说从前讨好靠近沈秋君,是因为他心中的愧疚与贪恋当年的那点温暖,此时,却只有被理解的喜悦

    虽然他并不怕因为自己的阴狠歹毒,而被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因为他知道那些人是怕他的,他就是要让那些人怕他,这样就不会有人敢来随意欺负辱骂他

    只是每当寒夜来临,他只觉得自己快要孤独得死去了,心中总是冰凉冰凉的,只是当年经历的背叛杀戮,让他谁也不敢相信,只除了沈秋君!

    本来他还以为沈秋君会唾弃他的所作作为,如今看来,原来她是理解自己的,这大大减轻了他心中的惶恐

    其实是六皇子想多了,沈秋君之所以如此说,不过是从自身有感而发罢了,人总是看到他人身上的短处,所以她此番言论是为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开脱,并不抱括六皇子,而且她还真是自心底里认为六皇子行事阴险歹毒

    沈秋君见话扯得有些远,忙又笑道:"他们既然是高手,这点子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六皇子强压下心头喜悦,笑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是一个这么大的小锦盒,外面裹了金线暗银纹的绸缎,上了锁的,我只是想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沈秋君拿手比划了一番

    六皇子不由皱了眉:"女人家的东西不都是盒子匣子的装着,把类似的都拿来就是了,只要不怕被那嬷嬷发现的话"

    沈秋君笑道:"悄悄的吧,我只是好奇罢了,还是不要惊动人我看她倒是极爱惜不欲让人知道的样子,估计会藏到箱笼包裹里!"

    "如果就因为不想让人知道,而珍敛密藏的,那也够笨的!"六皇子嗤笑道:"最凶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放在明面上才不会被人察觉!越藏得深了,被人看到,不生疑才怪!只有不当一回事,才是最保险的"

    沈秋君不由白了六皇子一眼,不正常的是他好吧,谁家在意的东西,不是好好的收着,不好见人的东西,更是藏得严实,放在箱笼包裹还算是好的,挖地掘墙,也是寻常

    就说六皇子手中的宝藏图,她就不信,他会大大方方摊到书房里,如果是那样,太子与贤王会发觉不了?

    不过话又说过来,看六皇子宁愿被天下人指责暴虐敛财,最终也没取什么宝藏,莫非那藏宝图只是个传说?

    直到几年后,当她再回忆起来这番话来,才明白六皇子果真聪明的很,谁会想到他会祸水东引,将藏宝图早早送了人,也难为他把宝藏放在他人之手,也能放得下心!

    六皇子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当天就吩咐杨远二人去办此事

    去偷个嬷嬷的小锦匣子,也只有内宅女子才会做的事,杨远二人一思忖,便知定是沈秋君的主意

    幸好当日于叔已经提点过,这一段时间也看出六皇子对沈秋君不同,果不是虚言,便只得痛快地接下这偷儿的任务

    因为兰姐儿不是去看望沈丽君,便是与沈秋君在一起嬉戏,孙嬷嬷自然也少不得一同陪着,再加上杨远二人都是高手,勘探一番后,不到两天的工夫,便将锦匣呈到六皇子的面前

    六皇子看着那上面的锁,蹙起了眉头

    杨远忙解释道:"我二人将她屋里翻了个遍,实在寻不到钥匙,许是她随身带着了!不过没有钥匙也不要紧,我一刀下去,这匣子就裂开了,里面的东西自然就取出来了"

    六皇子却不太想这么做,难得沈秋君让他帮着办件事,他怎么也要办得漂漂亮亮的,大家面上都有光嘛!

    将锦匣送到沈秋君面前,就在她发愁该如何打开匣子时,他上前拿出钥匙漂亮利落地打开,比起自己捧一把木头渣子,呈到沈秋君的面前,岂不更是一件威风的事情!

    六皇子便问小成子道:"如果我让你去取来一个装着东西的锦匣,你会怎么办?"

    自从杨远二人来到六皇子身边,小成子便觉得自己做为六皇子身边的第一人的位置,有些摇摇欲坠,又见六皇子一些事情上爱用杨远二人,他虽没杀人越货的本领,但是他会进谗言

    小成子自认已经摸准了六皇子心思,便自信地答道:"自然是将匣子和钥匙一并呈到爷的面前若是真无法打到钥匙,去外面找个锁匠打开就是了,如今却让爷开锁之事忧心,这差事办得……唉……"

    杨远二人看着小成子摇头摆尾的样子,心中不以为然:他们岂会与一个没根的太监一般见识!

    六皇子便将匣子掷给杨远道:"速去速回"

    杨远没奈何地看了周少泽一眼,把匣子揣到怀里,一路出了庄子

    这时,沈秋君正与兰姐儿说话,孙嬷嬷心神不宁地守在一旁,想着一时半会也用不到自己,便悄悄叮嘱了小丫头几句,往正院去了

    偏巧沈夫人正与陪着沈丽君闲话,说起自己生养她兄弟姐妹几人的事情来,尤其是说起她们小时候的事,又是喜又是笑的

    沈丽君与大哥是自小长在老太太跟前的,故沈夫人说最多的是沈昭宁兄妹俩小时候的趣事,沈丽君见母亲起了兴头,也不好不让她说,又见孙嬷嬷在门前探头探脑,心下起疑,只得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沈夫人正说的痛快,见大女儿神情恹恹的,知女儿此时不易过度劳累,不由自悔,忙亲自服侍女儿靠着床休息,见她睡下,这才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沈丽君听得母亲离去,这才睁开眼,问道:"方才孙嬷嬷过来有什么事吗?"

    孙嬷嬷一直就守在门前,听到问话,急忙进来,跪下道:"王妃,不好了,那个锦匣子不见了!"

    ps:感谢云絮雪,dsgz918,深海的鱼00等亲投出的粉红票,也要感谢神无羽和漪耘亲打赏的平安符!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章 盗取锦匣,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