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闻言心头大惊,急忙起身问道:"锦匣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呢?你不是一直保存的好好的吗?"

    孙嬷嬷被问得哑口无言,压下心中惊惧,说道:"昨天夜里,还看到在我衣裳柜子里,中午我回去拿东西,却再也没找见!屋里一切都是好好的,没人动过的模样,可是那匣子却不翼而飞了"

    沈丽君扶着腰,急得在屋内直转圈子,连声道:"这可怎么好,若是被人看到,这可怎么是好?是不是兰姐儿拿着玩去了?"

    孙嬷嬷忙道:"姐儿今天一早就去了红杏园与三小姐玩耍,定不是她拿的"孙嬷嬷想了想,又补充道:"也许是哪个眼皮子浅的小丫头,偷偷拿去也说不定奴婢已经依王妃之言,将钥匙毁去,得了去的人,一时半会定打不开!"

    沈丽君此时却气得一脚踹倒孙嬷嬷,骂道:"没有钥匙,她就打不开吗?只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必是你整日家查看,入了别人的眼,以为是什么珍贵东西,这才偷了去!若是落在……"

    沈丽君扶着桌子站稳身子,死死咬着嘴唇

    孙嬷嬷忙爬起来,端正了身子,跪在那里,说道:"奴婢辜负了王妃,罪该万死,奴婢这就去查找,还请王妃不要生气,免得动了胎气,奴婢万死难辞其咎!"

    沈丽君这才发觉自己方才太过激动了,忙徐徐吐着气舒缓心情,却忽然觉得腹部疼痛,脸色便唰地一下白了

    孙嬷嬷也看出沈丽君的不对劲,顾不得规矩礼节,一骨碌爬起来,扶住沈丽君,急声问道:"王妃,你怎么了快去床上坐一下,我这就去叫太医!"

    沈丽君额头便滴下汗,苦笑道:"来得也太急了些,快去叫稳婆来,我怕是要提前生产了"

    红杏园里,沈夫人正含笑看着兰姐儿与沈秋君玩九连环屋时丫头婆子不时添个茶水点心,这时却见一个丫头大呼小叫地跑了来,叫道:"夫人快去看看王妃吧,她,她提前催动了!"

    沈夫人闻言忽地一下起了身急急往外走去,一边还问道:"怎么会提前,我方才来时还好好的?派人去告诉贤王了吗?"

    沈秋君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大姐明明还得再过十多天才会生产??br/>

    兰姐儿见提起自己的母亲,又是那样惊慌失措,不由担心道:"是不是我母亲不好了?我要去找母亲"话语里便带了哭腔,起身就往外走去

    沈秋君忙一把拉?劝?"你母亲马上就要给你添个弟弟了,你乖乖在这里等着,不然弟弟生气了就不来找你玩了!"

    沈秋君安抚好兰姐儿,看孙嬷嬷还没有回来,只得将兰姐儿暂交给楚嬷嬷这才往正院而去

    因为沈丽君产期已到,贤王便在内宅点了两处临近正院的小院,供稳婆和太医们居住此时听到王妃似要临盆,丫头们过去一说,他们便忙来到正院,各就各位

    此时沈丽君已是待产,太医们不好进去,只得悬丝诊脉,半响,说道:"王妃平日思虑太过,本就于身体生产有碍,方才又心绪波动太大……"

    沈夫人气急坏败道:"不用你在这里吊书袋子!只说,她这提前生产可有妨碍!"

    太医呐呐道:"现在还看不出,只等生产时再视情况了!"

    沈夫人气得不再理会太医,先去女儿房中安慰道:"不要怕,提前几天生孩子,是很平常的事情!"

    见女儿情绪略稳了,沈夫人又看向稳婆,因为这些稳婆皆是齐妃母子把的关,她也不便指手画脚,只说道:"若是王妃平安生产了,你们皆会有重赏,也倒也罢了,若是敢不尽心……"

    稳婆们忙接了话,笑道:"夫人请放心,我们敢不尽心吗,这可是也关乎着我们自己的身家性命呢!"

    沈夫人这才点点头,倒都是明白人,又安慰女儿几句,便出去查看热水烧得怎么样,参汤参块可备好了,正忙乱中,却看到沈秋君正呆呆站在一边

    沈夫人担心大姐儿生产会吓着沈秋君,忙走过去斥道:"这地方可不是你一个闺阁女子来的,快回去陪着兰姐儿去"

    沈秋君却因方才听到太医又提心思重之论,心中不自在,更渴望沈丽君一定要平安产子,便对母亲说道:"我不放心,要这里看着,不然回去也是心如火焚,更煎熬得难受!"

    沈夫人叹口气,说道:"生孩子可不是一时片刻的事,得好几个时辰呢,你先回去,孩子一生下来,我就让人去告诉你"

    沈秋君却不动身,只低头一语,沈夫人正要再次开口劝说沈秋君,忽又想起一件事来,丢下沈秋君,走到太医跟前问道:"辛先生呢,他怎么没来?这个时候正是最需要他的时候呢,怎么就躲清闲去了!"

    太医虽不悦沈夫人抬高辛老先生,却还是恭谨答道:"王爷叫他出去说话去了,想来正与王爷一同往这里赶呢!"

    沈夫人听说,心里对贤王愈发不满起来,急怒道:"他同辛老先生有什么话可说的,是能帮着斟酌方子,还是能帮着验看药材!"

    正说话间,贤王与辛老先生已经赶到了,幸好贤王正着急妻子的身体,而辛先生则因年纪大了,赶得又急,正大喘着粗气,二人都不曾听到沈夫人说话

    贤王问道:"怎么好好的,就提前了呢!"

    沈夫人没好气地说道:"这得问老天爷了!不就是防着会提前生产,这才让稳婆太医们就近住着,哪里想到关键时刻,竟打不到人"

    贤王了解沈夫人的担心,忙拱了拱手,笑道:"一切有劳岳母大人了!"

    此时,辛老先生歇过气来,诊了一回脉,笑道:"不妨事的,母子皆好,必能平安生产!"

    这时沈夫人心下才松了一口气,丫头们早就搬了椅凳来,众人这才有心情坐下等着

    沈夫人回头看了一眼,见女儿仍站在院里,走过去劝道:"你也听神医说了,你大姐母子皆好,现在可以放心地回去了吧!"

    见沈秋君仍是固执地摇头,沈夫人也没了脾气,直得由着她了

    沈丽君借着孙嬷嬷过来送东西,悄声问道:"扶玉可有什么异样没有?"

    孙嬷嬷忙摇了摇头,说道:"三小姐很关心您,一直不肯走,许是奴婢年纪大,忘记地方了,您就别再多想,只安心生下小世子才是正经??

    沈丽君摇头,她怎么能不多想,那封信若是被人得去,真不知后果会如何呢!

    这时稳婆过来说道:"王妃已经躺了有一会儿了,该是站起来了!"

    沈丽君点点头,便有两个稳婆扶住她站起身来

    再说外边的众人,怕惊扰到沈丽君,皆默默坐立在那里,沈秋君不方便向前,便靠着一颗树站立在那里,这时六皇子也听说走过来了,众人皆心系沈丽君,也无人理会他

    六皇子便走到沈秋君面前,正要开口说话,却听里面的稳婆说道:"怕是快要生子,快躺到床上来"

    院中众人的心便都沸腾起来,眼睛耳朵都只关注着产房

    六皇子随意看了一眼产房,又转过身来,见沈秋君一脸紧张模样,便欲说邪哄她放松一下,想了半天,终无好话题,不得小声说道:"那个锦匣子,我已经拿到手了!"

    沈秋君闻言,不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六皇子还有心情谈论其他的事情吗?

    他不是最敬重大姐的吗,这个节骨眼上,竟一点都不见他紧张担心

    前世,大姐生产时,沈秋君只顾担心,哪里能顾得上其他,后来大姐去世,她亦是伤心不已,所以这个过程中,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注意过六皇子的表现

    但是直到她要嫁给贤王时,六皇子跑来找她,求她不要嫁给贤王,他的嫂子只能是沈丽君

    沈秋君只觉得好笑,六皇子也太痴了些

    便是自己不嫁贤王,还有其他人嫁贤王,大姐的贤王妃终是会被人取代的,贤王年纪轻轻怎么会不娶妻纳妾呢?

    只是现在看六皇子一脸轻松模样,她真得很困惑,为何前后两世,那么多人不同了呢?

    六皇子见沈秋君表情奇怪地看着自己,心里发慌,忙道:"只是那钥匙不曾得,所以让人去寻锁匠去了明日必能交给你!"

    沈秋君淡淡说道:"用得着那么费劲吗,一剑下去,什么事解决不了!"

    六皇子忙陪着笑,说道:"我以为你还想完好无损地还回去呢!"

    沈秋君笑了笑,看着自产房出来张罗东西的孙嬷嬷,心中似是明白了什么,无意识地说道:"你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六皇子忙道:"今天中饭时,那里人少,兰姐儿又与咱们在一处!"

    所以孙嬷嬷发现后,便告诉了姐姐,这才有了情绪波动太大,提前生产了

    大姐?大?你可真够狠的,前世你真是把妹妹给坑苦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一章 提前生产,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