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窈窕倾城,see_an和屎眼的妈等亲的打赏!

    感谢辉夜殿,see_an,reader和第几次?n小时!等亲投出的粉红!

    六皇子如此想着,便真开了锁,打开锦匣一看,只放了一页折叠的纸笺,便再无他物

    六皇子捻起纸笺打开后,就着床前的罩灯,随意看了起来

    也就是一弹指的工夫,六皇子便不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急急就着灯光将信看完

    怔了会神,六皇子不由冷笑:"果然越是美貌温和的女子,就越是狠毒!沈丽君?沈丽?没想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明里一盆火,暗中一把刀,若是对别人也就罢了,偏要这样对待自己善良乖巧的亲妹妹!"

    六皇子冷笑一回,又看着手中的书信,越发把沈丽君恨上:"若是一刀子下去,我也佩服你的雷厉风行!母仪天下也就罢了,还牝鸡司晨!这样的命格,岂不是要了玉姐姐的性命,历朝历代哪个皇帝会容忍这样的皇后,又有哪位太子会容忍这样的养母,还是有杀母之仇的养母!"

    好一个狠毒的妇人,哄着亲妹妹帮你养儿女,末了假惺惺求儿女道:若是她真心疼爱,便可在父亲面前替她求情,免她一死,但决不能让她生子,以防将来她会挟天子以令诸侯!

    真够假仁假义的,贤王什么人,还有人比你沈丽君更了解的吗?

    如果贤王真做了皇帝,他能容忍辛辛苦苦夺来的皇位,被人轻易夺了去,只怕当日就会赐下白绫与鸠酒!

    六皇子越想越为沈秋君担扰,忙大声叫来杨远,吩咐道:"你马上去找于叔,让他务必查出那个什么空渺道长寻到后不必废话,直接杀了便是"

    杨远点头,却不立马就走,而是站在那里等了一会,果然六皇子不一时,又眼中泛起凶光冷笑道:"剜了他的眼睛,割去他的舌头!也好让他转世投胎时能长个记性,下辈子别再乱看乱讲!"

    杨远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转身出去了

    六皇子复又靠在床上思索:贤王定是对玉姐姐的命格信了**分,在他没做上皇帝之前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变故,倒也不会轻易去动她,只是该不该将这信给玉姐姐看呢?

    心中已知道沈丽君不怀好意与亲眼看到亲姐姐把她彻底利用后再除去她的亲笔信相比,后者更让人倍受打击

    如果玉姐姐激愤之下,拿着信给父母看了,母仪天下在牝鸡司晨面前,真算不得什么,那表示沈家将会凌驾于皇权之上,沈侯未必不会动心

    不要说什么亲情可贵,权势金钱面前不改初衷那是因为那些好处,还远远没达到让他动心的地步!

    如果沈家真将玉姐姐奇货可居,算计利用于她玉姐姐只怕自此也会成为孤家寡人一个!

    六皇子想到这里,心中隐隐有一丝激动:如果是那样的话,玉姐姐身边岂不是只剩下自己只要自己始终对她好,处处依顺着她,那她心中再不会有他人了,整颗心便只属于自己!

    六皇子正想得开心,忽然想到方才,只一个沈丽君的算计,就让沈秋君心碎,如果全家人都在算计她,她,她还活得成吗?

    六皇子不由抽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自己说过的,可以算计利用天下人,却决不可对玉姐姐存一丝一毫的算计

    六皇子躺在床上,思索半日,终道:"也罢,反正玉姐姐已经决意与沈丽君断了姐妹情意,我就暂且先收着,以后说不得还有用处!"

    这边六皇子终于纠结完了,那边贤王却看着手中的信笺直皱起了眉头

    夏良小心说道:"王妃一顺利产下小公子,属下便送了信号给那边的人,可等他们进去时,却发现道长已然不见踪影,只留下这封信,他们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赶到庄子上,将信呈了进来"

    贤王不由低声道:"如此说来,那个空渺道长果真有几分神通,竟能掐算出王妃另有际遇,终有惊无险?"

    夏良忙道:"从王妃开始生产,庄子上便无人出入,也不见有信鸽及其他传信的手段,看来空渺道长也是有几分手段的"

    "他之前铁口直断王妃必损于产子,如今一句‘天命所归,故有异星相助’,便要将之前的言论推翻?倒是个乖觉的!"

    夏良未看信笺,不知上面所书为何,故不敢随意说话

    贤王又默读信中之语:"沈家姐妹命运已改,沈秋君与王爷再无瓜葛,她牝鸡司晨的命格便被破除,王爷可放心矣!"

    他不由摇头苦笑,自己真是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竟被个牛鼻子老道牵着走

    那些个僧道们哪有什么神通,不过是为了自身的富贵,帮着哄人罢了

    当年祖父使剩下的把戏,自己竟还钻了进去,被人愚弄!

    贤王看着还在等着指示的夏良说道:"罢了,事情已然如此,也不必再去追杀于他,我倒要看看他寻的异星究竟是何方神圣!"

    第二日一大早,沈秋君便让人收拾东西沈夫人只是轻叹一声,便去了正院看望大女儿

    沈丽君虽经过一夜的修养,终是失血过多,身子虚得厉害,脸色亦是苍白得骇人,沈夫人服侍着她用了些东西,这才装作不经意地说道:"你妹妹今日就家去!见你母子皆平安,她也算是放了心,这里有我,她回府也好帮着照料一下府务!"

    "她也太急了些,何不过了洗三再走呢?"沈丽君勉强说道,待要再说什么,却神力不济,便住了口:便是那匣子没有落到妹妹手中,可看她近来尤其是昨夜的表现,估计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心恩,虽然自己活了下来,终还是失去了那段姐妹情谊

    六皇子也一大早来到红杏园,看到院听婆子丫头们急匆匆地收拾行李,便忙进房,笑着问沈秋君道:"这是要回去吗?"

    雪香雪柳闻言,忙住了手中的活,齐齐走到沈秋君身后来:昨夜闹成那样,今日竟还装没事人一样,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六皇子见此不由微皱了眉,说道:"我不过是来陪玉姐姐用饭的,用得着这样严阵以待吗?"

    沈秋君便回头对她二人说道:"让她们把饭摆上,你们去忙吧!"

    雪香雪柳只得退下,临走不忘警告地看了六皇子一眼

    六皇子便冷笑道:"会那点三脚猫功夫,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沈秋君也不理他,只管自己吃了起来

    她现在总算是摸着点六皇子的脾性了,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要是和颜悦色地与他说句话,说不得哪个字就犯了他的忌讳,只淡淡地,也不理会他,他反倒会贴过来

    果然,六皇子见室内只他二人,便靠近沈秋君,涎着脸陪笑道:"昨日我一时头昏,没吓到你吧?"

    沈秋君不置可否,仍旧专心地吃着自己的饭

    六皇子见她这样,知道她心里还有气,便只陪着笑,亲自帮沈秋君布菜

    如此一来,沈秋君倒不好意思冷着脸了:再怎么说,他现在还是个孩子,自己如此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六皇子窥着沈秋君脸色和缓,便又小声说道:"那个匣子里的信笺,你还看不看了,如果真不看,我便自己收起来了!"

    沈秋君手上动作一顿,复又解嘲般地笑道:"虽不曾亲看,我却大体也能猜出写得是什么,我不看了,这些事已经与我无关了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六皇子想了想,便笑道:"没想到那样一个人人称颂的人,做事竟如此出人意料,把人卖了,还能让那人喜滋滋地帮她数钱呢,我自认狠辣,今日看来,班门弄斧,差得远?∧阍缭缋肓苏饫镆埠?也省得总担心被人算计!"

    这算是间接验证了沈秋君的猜测,她神色黯淡了一下,终又深吐一口气,叹道:"在她心中,夫妻之情终究重于亲情,为了贤王的大业,不仅算计亲人,还竟可以将命舍去!"感慨过后,又对六皇子笑道:"沈家人出了此事,让你见笑了!"

    却见六皇子似没听到一般,只怔怔看着她,沈秋君想了想,应该没什么话又惹着了他,便吞下一口粥,又帮着六皇子夹了一个??便起身去看丫头们干活去了

    沈秋君哪里知道,她的一句"夫妻之情终究重于亲情",不啻一个焦雷响在六皇子耳边,又如醍醐灌顶一般,让六皇子好似开了心窍,似清醒又似仍糊涂着

    六皇子呆呆怔了半天,便似得了真理一样,心里脑中只有沈秋君那句"夫妻之情重于亲情"!

    六皇子的经历,告诉他:夫妻之间也会反目成仇,手足会为了权势地位互相残杀,仆从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叛主子,大臣会为了自己的富贵,叛上作乱,不然就没有现在的大齐王朝了

    沈丽君那个恶毒妇人可以为了夫妻之情,舍弃家人,甚至生命!

    那么玉姐姐呢?六皇子瞧着正在那里笑着说话的沈秋君,心中暗道:若是你我成了夫妻,我便可以正大光明地对你好,你便再也不必追着问为什么了!同样,你也会对我好,我不要你为我舍去性命,也不必舍弃家人亲情,只要在你心里比别人稍重,我也不算白活一世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四章 牝鸡司晨,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