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二人各自感叹之际,沈秋君与程秀梅的相处,倒是轻快许多

    程秀梅因为小时相处过的情分,一见到沈秋君便觉得亲切,又见她又比小时候更加的明艳动人,心里便有种美人惺惺相惜的情怀

    又看沈秋君行事大方周到,却是极清新自然,心胸坦荡,不似藏有心计之人,也不曾有一丝矫揉造作之态

    也只有在和睦幸福的家庭中,才能养出如此光风霁月的可人儿吧,程秀梅如此感叹道

    沈秋君则是有心与程秀梅交好

    程秀梅相貌不俗,才学也是有的,亦是个有心机城府的人

    程父不算是个敬重发妻的人,这其中虽然程夫人也要负一点责任,但因其后宅侍妾多,争风吃醋的阴私事也就多了,再加上庶子庶女的利益之争,处于后宅中的程秀梅便决不是?谆ㄒ欢?

    现在沈秋君最憷头的就是有心机城府的人,她不想让自己活的太累,故不喜与有心机的人深交往

    而她之所以仍会高看程秀梅,是因为程秀梅虽有心计却不阴狠,而且还有点道德洁癖的人

    程秀梅既有心机,则善与人周旋交往,能得到众人喜欢,但一旦她发现那人有不符合她心中道德的行为,便立马冷了下来,再不与之深交往

    这一点与二姐及自己在某种程度一定的相似之处,更何况前世她与二哥也是琴瑟相合,感情极好,只是因为夹杂着自己,才会偶生口角,故沈秋君现在还是乐于与未来的二嫂搞好关系

    二人既然都有心,自然很快便成了知己相交

    沈秋君看着程秀梅身上的衣裙虽是极名贵的衣料,然样式却有些不合厩时兴的,便出言相邀等过几日一起选衣料做春夏衣裳,以备来日厩各府夫人小姐相聚游玩

    程秀梅也知秋君意思,便忙笑着应了

    这时,却有小丫头来禀道:六皇子来送东西了

    原来二门上的人见沈夫人此时正忙着招待友人,无暇理会其他,又因得了沈秋君的嘱托说是六皇子来了告诉她一声,她有要事要寻六皇子说话,便直接来回了沈秋君

    程秀梅微皱了眉头,对沈秋君说道:"他害得妹妹还不够吗,怎么今日还敢上门来那样的恶毒阴险的小人,真该一棒子打出去"

    沈秋君闻言,心里便有些不悦但也知秀梅是关心自己,只得笑道:"他还是个孩子呢,但凡有个人护着他,他也不会如此行事,得个恶毒阴险的名声来!"

    程秀梅听了,便不再言语,沈秋君的话倒说到她心坎里去了,如果父亲能护着她母女二人她一个闺阁少女,也不会因那些乌七八糟的事而污了眼

    沈秋君又笑道:"况且总是皇子,侯府可不敢不敬!他又是个执拗性子无意损坏了我二哥的东西,本不让他还的,可他道那是我二哥心爱的东西若不还上,心里不得安生,这才一件一件地找寻了还来"

    程秀梅不由暗自点头,六皇子倒不仗势欺人,听着也似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外面传闻皆是扑风捉影,未必真实,况且又是他心爱的东西,自然还是还回来的好!

    沈秋君便请程秀梅去自己院里歇息,笑道:"我还要去二哥院里签押验收呢,得过一会才能来陪你,失礼之处,还请姐姐不要见怪"

    程秀梅虽觉得由沈秋君亲自去见外男不妥,不过听沈秋君一口一个孩子地,且六皇子确实年纪也?又听见说他要沈家人亲自签?顿觉他也只是个任性执拗的孩子,便笑道:"你我姐妹何须如此客气,先打发走了那位贵人要紧"

    沈秋君这才放心地走了出去

    程秀梅则坐在靠窗的小塌上喝着茶,随意看着

    但见沈秋君的房中高悬玉帘绣幔,所用物什非金既银,却又不落俗套,古玩玉器亦是陈列有当,果是富贵非凡,一新设甚至比沈夫人的正房还要贵重些

    程秀梅暗在心中谋算:扶玉果然是沈家的掌上明珠,便是经历了令家族蒙羞的金家事件,地位仍是未有丝毫变动,看来以后必还要好好与这位小姑相处,幸好扶玉品性高洁,不同于寻常庸脂俗粉,且如今二人又交好,想来以后身份换了也不难相处

    这边沈秋君进了沈昭宁的院子,笑道:"六殿下还在吗?"

    六皇子这次能顺利进到二门,本还庆幸不已,可在这里足足等了两盏茶工夫,心里的耐性便磨光了,以为又要白走一趟,正生闷气呢,忽听到沈秋君的话,不啻于久旱闻春雷,急忙跑了出去,果见沈秋君笑盈盈走来,暴躁的心便如被洒了甘露一般,全身熨贴不已,脸上也带了笑出来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那张人畜无害满是笑容的脸,心里一阵恍惚,这六皇子是必要先定一个人做他心灵上的依靠吗,前世是李瑶琴,虽然这个还有待商榷,今生则是选中了自己

    六皇子已经反客为主,让着沈秋君进到屋里坐下,这才笑道:"本以为我临行前,见不到玉姐姐呢,看来老天垂怜,还是想让我得到玉姐姐的祝福呢!"

    沈秋君的心便一下提上来了,忙问道:"你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起程?"

    六皇子见沈秋君如此关心自己,更是喜得见牙不见眼,一双丹凤眼虽眯成一条线,可仍可见其中闪耀的光芒,他忙答道:"我要跟三哥奉命一起去南边,寻一位饱有名声隐居了的老儒,差不多三五天就起程,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

    沈秋君不期然想起前世之事,她沉吟道:"你必须去吗,能不能推掉,你现在还?皇上也未必真指着你去办差?能偷个懒不去吗?"

    六皇子凝神看着沈秋君,想了想,说道:"最近玉姐姐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若果如此,你可以说来听听,我可在临行前给他们交代妥当"

    沈秋君摇头道:"我没什么事,你此次真不能推掉吗?"

    六皇子便看向两侧的丫头们,那些丫头则只看着沈秋君,沈秋君见了,便挥了挥人,丫头们这才慢慢退出去

    六皇子看了眼站在门前的小成子,这才看着沈秋君低声说道:"过几日会有一批死士出师,按照之前的计划,我要去见他们一面,也算是再收买一下人心,若是无故不到,怕是不妥"

    沈秋君心中惊骇,她万没想到六皇子会将此事告诉她,也就意味着六皇子的老巢其实是在南边的秘密全然暴露在她的面前

    六皇子竟然对她如此坦诚,现在她没有时间去细想,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这份全然的信任不能不令她动容

    沈秋君知道这事不是她能阻止的,便默默自荷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六皇子,说道:"这里面是辛先生调配的上好伤药,你且贴身收着,万一有什么不妥,说不得就用上了,也解得一时之急只愿你永远不要用上"

    六皇子眼中便带了狂喜,简直是语无伦次地说道:"这是玉姐姐专门让人为我调配的吗,我一定要用上,不,我会好好收着的,永远都收好的"

    沈秋君忽然眼睛有些湿润,这种情景与当日自己收到贤王自太医院求来的药膏何其相似,她忙心神一凛,不,怎么会相似呢,当日自己是被情迷了心窍,而六皇子不过是太少得到他人关心,况且当日是贤王夫妻算计自己,而自己对六皇子却无算计之心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半日情绪仍是平复不下来,不由叹道:"你真是个傻孩子!"

    六皇子却笑道:"玉姐姐是好人,在玉姐姐面前,我便是傻子,也傻得放心!"

    沈秋君不由被逗笑了,又不放心地叮嘱道:"你此去务必要小心,若是可以,请求皇上多派些人来护卫你们,若是见事情不好,记得不要硬抗,保命要紧"

    六皇子两眼亮晶晶地看着沈秋君,只管答应着,至于沈秋君说了些什么,他哪里还能静下心来细听

    一时沈秋君签收了六皇子还来的玉器,六皇子便央求道:"玉姐姐先暂停步,让我先走出院子好不好,就这样目送,就当厩亦是有人在盼我回来"

    沈秋君听到这句话,忽然觉得心似被针扎一般,她低下头来,轻声道:"好吧,你先行,我就在这里看你出去"

    六皇子脸上便漾起了笑容,忙带着小成子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向后看,果见沈秋君正站在门前看着他,六皇子忽然舍不得就此大步走出院子

    随着六皇子频频回头,沈秋君见他的步子越来越?不由想起前世的自?在最后时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她头脑一时发热,终是把心一横,叫道:"殿下,请止步,我还有话要说"

    沈秋君话喊出了口,心里却已经有了悔意,可是看到六皇子已经跑回来,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她心里暗叹一口,终是垂下眼帘,快速说道:"在南边有一处绵延数十里深山老林,那应是你们此去的必经之路若是有人在那里设伏只怕你等不会轻易便全身而退的"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九章 小六远行,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