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不由惊奇地看着沈秋君

    沈秋君既然已经说了开头,便无话只说一半的道理,又继续说道:"你不必疑惑我是如何得知的那是因为我前几日做了个梦,当时只当荒诞,如今看来许是上天的警示"

    六皇子仍是两眼不动地看着沈秋君,沈秋君又深吸一口气,说道:"不仅如此,而且我还梦到六爷摔断了腿,这才让人配了药来,我向来做梦是极准的,还望六爷此去多加小心!"

    沈秋君是因为前几日闲极无聊,琢磨着缘何六皇子在沈丽君生产上与前世态度不同

    忽然想起,自己之所以没有六皇子在沈丽君丧礼上的表现,是因为六皇子在沈丽君生产那几日,就离开庄子出了厩,而今生因为沈丽君提早生产,所以六皇子才正好有时间在庄子上

    那时的自己那里正处在悲痛愧疚与窃喜等复杂情绪中,忽略了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事,直到自己临出嫁那几日,六皇子才在属下的搀扶下,来到沈府意欲劝阻自己不要嫁给贤王

    后来,她又听人说起,三皇子兄弟在出京办事时,遭到歹人伏击,三皇子倒还罢了,只是受惊大病一?后遭到皇帝的怒?终郁郁寡欢只躲在自己王府里

    而六皇子却不知所踪,直到七八天后,才见六皇子拖着露出森森白骨的一条断腿,爬出了老林子

    直到后来,她又听贤王提起过,说六皇子虽摔断了腿,但他仍是故意引歹人进入老林子,逐个将之杀死,因为耽搁了治伤的时间,六皇子的右腿后来便有些跛了

    沈秋君当时受贤王的影响,对六皇子颇有些同仇敌忾,只觉得他心性不同于常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虽说当时就报了仇,可是还没有瘸了腿的皇子能坐上皇位的呢,所以他算是彻底与帝位无缘了,她当时甚至恶意揣测,六皇子本就无望皇位故使此身残之计,以去太子疑心,得太子信任,好与贤王为敌

    但是,现在沈秋君发现自己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面前讨好地笑叫着自己玉姐姐的少年,再受那种折磨,不知他一个人在老林子里苟延残喘时是求着天地还是念着父母,抑或叫着玉姐姐?

    沈秋君自遐思中回过神,准备全副武装应对六皇子的疑问

    六皇子此时却心跳如擂,惊喜地捉着沈秋君的手,连声说道:"玉姐姐竟然还曾梦到过我,这是真的吗?"又连连叹气道:"我竟然一次都没梦到过玉姐姐,真真是可恨!"

    沈秋君有些呆愣,忙说道:"梦本来就是玄乎之事楚到谁梦不到谁,自己也做不了主,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此去可能有危险,万要多加小心"

    六皇子忙连连点头,可嘴里却只管问道:"玉姐姐之前可曾梦到过我我为何在梦中总也梦不到你?"

    沈秋君怒了,这完全是鸡同鸭讲,她生气说道:"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往脑里记?"

    六皇子见沈秋君发怒,忙笑道:"我记得,玉姐姐说曾在梦中梦到过我"

    见沈秋君脸上怒容更甚,六皇子忙又想了想,陪笑道:"玉姐姐梦到我此去恐有不测,你尽管放心,我定会拿出个法子来应对的"

    "哦,你想如何应对?"沈秋君问道

    这时小成子在门外咳嗽了一声,沈秋君二人忙向外看去,见院中并无人走动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笑道:"倒是个忠心的"

    六皇子脸上便泛了红晕,忙说道:"到时自然要请皇上多派些人手,我的人也会先去查访到那个地方,来个将计就计,胆敢劫杀皇子,必不是寻常的歹人,捉几个活口,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呢!"

    沈秋君点头,笑道:"万不可掉以轻心,若我的梦作不准也就罢了,万一噩梦成真……"

    六皇子忙道:"玉姐姐请放心,我会能平安归来"

    沈秋君见六皇子信誓旦旦的样子,心里便放下了一块石头,其实她最担心的是六皇子怀疑自己无意得知了某种阴谋,而打破沙够锅问到底,又怕等事情真出现了,他会拿自己当鬼怪

    没想到六皇子竟是如此反应,此时看来,她之前算是白担心了

    送走了六皇子后,沈秋君忙回到自己院里,却见程秀梅正由雪香服侍着对镜理妆呢

    程秀梅见她回来,忙起身笑道:"幸好方才我净了面,这才有机会见识了一下你的好东西呢,你的丫头也是个手巧心灵的"

    沈秋君忙笑道:"难得姐姐能看得上眼"低头看去,竟是丁嬷嬷前段时日调弄出的亲脂粉

    要说这丁嬷嬷一家也算是有些真本事,这才几个月,就将前世的脂粉都制作出来不说,还有许多的改进之法,如不是因为前段时间不得闲,那脂粉铺子也该张罗起来了

    年轻女子大多还是喜欢调脂弄粉的,程秀梅自镜中看着这雄比她往常用的要匀净润泽,胭脂也是鲜艳甜香,便问道:"妹妹这脂粉是自哪里买的,果然厩不同他处,我在外面这些年,还真没见过如此好的呢!"

    沈秋君笑道:"也怨不得姐姐没见过,这本就是失传了的古方,是我家的一位嬷嬷下了大工夫才制出来的难得姐姐喜欢,她那里还有一些其他香色的呢,我这就让她过来,帮着姐姐细细挑几样适合姐姐用的"

    程秀梅怕被沈家人看轻,忙道:"不必了,我也就是白问问,何必再如此麻烦呢!"

    沈秋君笑道:"不麻烦,姐姐长年在外地,自然见识的好东西要比我多,我正愁没什么东西送姐姐呢,难得还有姐姐看得上眼的东西,如此送了你,也算是我尽了地主之谊了"

    程秀梅这才点头同意了,然初来便如此,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虽也互赠了钗环首饰,此时却有些手短了

    程秀梅喝着茶,想起方才看到的沈秋君的针线活计,便笑道:"贤王府上小世子马上就要满月了,不知你这位姨母准备做些什么针线送他?我最近也在给哥哥家的小侄子做衣物呢,到时咱们一处做,也有个商量,你看如何?"

    沈秋君神情一滞,立刻又笑了起来,说道:"我往日游手好闲惯了的,哪有什么耐心做针线,若是姐姐要讨教几招拳脚工夫,我是有问必答的,说到针线上却完全不在行我听说令兄这次并未一起进京,这才是真正考验你的工夫呢"

    程秀梅自然看出沈秋君面上的不自然,虽然心里疑惑,却仍是随着沈秋君的话,笑道:"衣服鞋子自然不敢做了,做了也怕白费工夫,不过是些巾帕肚兜之类的"

    话题自然而然便成了程秀梅大谈小侄子如何聪明调皮上去了,正说得热闹,丁嬷嬷婆媳带着一包脂粉胭脂过来

    几个人围绕着程秀梅的肌肤特质及爱好的颜色及香味,终于挑了几样出来

    沈秋君又笑道:"若是姐姐想起什么喜欢的尽管说,不过我看姐姐总是太见外,怕是用完了也不好意思来索要,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一会让人把方子整理出来,以供姐姐闲暇时打发时间"

    程秀梅见沈秋君完全是一片赤子之心,倒为先前自己母女的诸多算计而羞愧

    这时,正院来人,说夫人们已经说完话了,请小姐们去用餐

    席间,沈秋君明显觉得母亲与程夫人之间有些不同了,心中纳闷

    草草用过饭后,程夫人母女二人又稍做了会,便告辞而去

    沈秋君在程秀梅临上车时,仍是悄悄将古方交给程秀梅,程秀梅心里正惊惧,见沈秋君仍是如常待自己,便知道她完全是为了与自己的友情,忙悄声说道:"这些古方大多是祖传的,我怎敢收,以后我要用脂粉自会派人来向你要的!"

    沈秋君不由噗嗤笑了起来,说道:"姐姐既然能心安理得地拿着沈家的奴才使唤,这方子拿着又如何,将来还不是要带回来"

    程秀梅脸一下子就红了,接过方子,仍是不解恨地啐了沈秋君一口,这才上了车

    沈秋君却只管对着她挤眼笑

    程秀梅直气得一把撂下帘子来

    沈秋君看着程家人离去,脸上的笑便敛了去,疲惫地吐了口气

    努力讨好一个人可真不容易,六皇子总在自己面前做小伏低,天天也不知憋屈成什么样呢

    沈秋君忙在心中打?这个时候怎么还想着他?况且性质也不同,自己是在讨好未好的嫂子,至于六皇子,谁知道他那别扭心里在想什么呢

    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虽说之前也与程家来往过,但分开七八年,当年的毛丫头如今都长大成人,今日便算是第一次相见了

    沈秋君对自己今日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就看程秀梅最后与自己玩笑打闹,便知在她心中,已是将自己当成自己人看了,如此倒也不怕她知道自己与大姐关系不睦了

    本来她还担心大姐行事滴水不漏,定能哄得程秀梅与她交好,如今看来程秀梅顶多是两不相帮,万没有偏心到大姐那边的道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章 相谈甚欢,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