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扶着母亲到了室内,看着母亲面上似有不悦之色,忙笑道:"母亲终于见到闺中好友,理应高兴才是,怎么还脸有郁色呢"

    沈夫人叹道:"年轻的姑娘小姐们,大多都是纯真烂漫的人,怎么嫁了人,就一个个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你程家姨母也变了"

    沈秋君默默坐在母亲身边

    原来这日沈夫人与程夫人之间颇是进行了一番较量的

    程夫人在进京时,曾经过鲁地,便去拜会了一下沈老太太,自然也见到了沈家大公子一家

    沈夫人便忙问自己的几个孙子孙女可好,又笑道:"年前听说老大身边的一个妾室也有了身孕呢,算着怕是也快生产了,只可惜你来得早,不然我也能早早得知是孙子还是孙女,长得象不角英儿!"

    程夫人迟疑了一下,说道:"我那次去,府上的大少夫人倒是提起过,说是有一个妾怀了孩子也不知安生,五六个月了又生生掉了,气得她提脚便将那人给卖了"

    沈夫人便面带不悦地说道:"你我之间,我也不瞒你,老大媳妇也太妒了些,如今也只她生下两子一女,老大身边竟无一个侍妾生下一男半女,总是这种缘故那种缘故,无端就没了若说她没在其中动手脚,我是不信的"

    若是平日里,程夫人或许会附和两句,可如今她二人若真做了亲家,便算是站在了对立面,且她自己又吃过这样的苦,如今为了女儿,她少不得为正房开脱,笑道:"那些妾侍们能到主子跟前侍奉,已是莫大的福分,如今犹不知足,还妄想生下一男半女争宠可见是上天也不见容她,故才总是保不住胎儿怕是与大少夫人无相关吧"

    沈夫人见程夫人如此,便知其心意,其实她也没想着要插手儿子房中事,便是二儿子要打发走通房,她也一句话都没说以后的日子是他们自己的过,只要两口儿和睦恩爱,她才懒得去管

    此时她不过是抱怨几句,程夫人再附和两句,这事就算过去了

    可偏偏程夫人因为自己的私心就站到对面去了这是提前告诉沈家,她程家的姑娘也是眼里容不得人,将来也不要指望宁儿的孩子会自她人肚里生出这算是下马威吗?

    沈夫人越想越气,再说出话来,语气便硬了起来,程夫人又认为自己不能现在就软了,否则将来女儿真嫁进沈家,还不得由着沈家拿捏,于是二人越说气氛就越僵,幸好此时厨房里来报饭菜齐好这才没再恶化下去

    沈秋君听了,只觉得好笑,怪不得人说老小孩呢方才还姐妹情深呢,这一下子又差点成了死敌

    前世与程秀梅有嫌隙时,也曾发狠认为她配不上二哥,可现在想想,她的品性相貌及处事能力,皆算是顶好的,更主要的是与二哥极为恩爱,一颗心都在二哥身上

    沈秋君便是为了二哥,也不会做拆他姻缘的事情来

    自来婆媳姑嫂很少没有不发生矛盾的,虽也有亲如母女亲如姐妹的,那定是用心经营出来的,哪有那么多的一见如故,自己牙齿还能咬到舌头呢,何况是没有血缘,仅凭一个男子才成了一家人的

    程秀梅也算是个合格的妻子儿媳,再换人未必就会更好,况且二哥这些年,心里未必没有程秀梅!

    沈秋君想到此,笑道:"我觉得程夫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侍妾们本就是为了在主母不方便时才备下的,谁稀罕她们生下的孩子,主母又不是不会生她们生下儿女,这心思便也会变得大了,到时一家人吵吵嚷嚷,不败落才怪呢"

    沈夫人看着女儿皱眉道:"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是谁说给你听的,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沈秋君毫无心理负担地说道:"大姐告诉我的,说是侍妾及丫头只是取悦男人的玩意,不足为怪我想着既然是玩意,又怎能生下儿子,奴不奴主不主的,我都替他们难受!"

    沈夫人心里暗骂沈丽君,教导女儿道:"世家大族的男子少有能只守着妻子的,纳个妾收个丫头的也是寻常因她们身份卑微,夫人们便也不十分放在心上,但是让那等人生下孩子,有的贤良些的也就养着了,比如你那可气的二姐,但大多有儿有女的主母,是不愿意让妾侍生下孩子的,虽说多一个子嗣,家族能多得一份力,可那侍妾未免不会心思大了,至于去母留子,更是胡说,这样的庶子能与嫡母一心吗,后宅还想安宁?"

    沈秋君忙道:"母亲既然也是如此想的,何必还生大嫂的气呢,如今又与程夫人怄上了"

    沈夫人冷笑道:"我看不惯你大嫂的恭顺贤良!若是不想让那些人生,就正大光明地让她们喝避子汤,也让那些人心里好有个打算,若是这种情况下她们再有孕,死了也不冤枉她们再卑微也是人,让她这么一折腾,那些人身子也就坏了,将来想再嫁人可是难了况且那些被生生落了胎的,可是我沈家的子嗣她们妻妾斗法,却害得是我沈家的骨血偏她既想得个贤良名,又对妾侍们如此心狠,哄得人一时,时间长了,看她还能蒙住谁,倒是白白让自己在其中殚精竭虑的"

    沈秋君便笑道:"可世上更多的还是大嫂那样的人,若用了母亲的法子,怕是想不担个毒妇的名头都不行呢,不过是母亲的想当然罢了,您又没有地方施展"

    沈夫人笑道:"这话你可就说错了,当年你祖母一下子就赏给你父亲四个侍妾,我与你父亲一起对她们明明白白说好了,她们又不是傻子,没名没分没儿女,老了连宠都没有,她们有什么奔头,自然乖乖被你父亲赏了手下做妻,如今也是太太娘子的做着就如你二姐,现在永泰侯府敢说什么,摆在明面上的就不是恶毒,那叫光明磊落"

    沈秋君大笑,说道:"果是一方霸主夫人,见识就是不俗,如此说来,六皇子也是光明磊落之人喽,谁不知他是正大光明的恶毒"

    沈夫人便皱了眉,说道:"好好的提他做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六皇子虽不光明磊落,却是个真小人有时比伪君子要好相处的多,你父亲还赞他呢,说他虽手段毒辣,却从不主动去设计人,所做的不过是报复得罪过他的人,偏他又心眼?如不细捋一?还以为他是条疯狗,逮谁咬谁呢"

    沈秋君倒不知道父亲竟能闲下心来观察分析六皇子,不过现在好像话题偏得厉害了,不过女人说话似有偏了话题的权利,沈秋君又笑道:"您可不能因为与程夫人斗气,就误了我哥哥的终身,你倒是说说看,程家姐姐如何?"

    沈夫人想了想,说道:"容貌极佳,温顺谦恭,不过在那样糟乱的家里,若真长成这样倒是奇葩了,看她进退有度,必有几分心机,不过瞧着眼光澄净,倒不失为一个心思纯正的人"

    沈秋君笑道:"如此说来,配我二哥倒是极好的,只要心正,有心机不怕,大桑年不在家,正好让她帮着管家,免得压制不住下人"

    沈夫人笑:"我还以为她迷了你的心,让你来做说客呢,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母亲依我看,你也不必开什么脂粉铺子,干脆去做媒婆算了,这么会说话"

    沈秋君便知道开铺的事成了,忙上前搂着母亲打探,引得沈夫人一阵开怀大笑

    此时程夫人也在车上将事情经过说了,又道:"我这是先兵后礼,把一切都摆开来说,省得到时你受委屈"

    程秀梅不由暗自抱怨母亲太心急,这亲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跑去管人家的家事,又摆明决不让丫头侍妾生下孩子来,不过是仗着与沈家多年的交情,否则自己这辈子也别想嫁人了,万一自己不能生,可真是打了嘴了

    程夫人见女儿低头不语,忙劝道:"你放心沈夫人的性子我还是了解几分的,这门亲事必会成的,而且我看她这些年性子一点没变,唉,我们那些姐妹就属她命好,谁能想到当年的鲁地霸主会连个妾室都没有呢,也怨不得她的仍是光彩宝珠,我们倒早早成了鱼眼睛了"

    程秀梅见母亲如此,忙劝道:"母亲的命也很好?大哥7?又抱了孙子孙女,女儿虽没什么才能,只愿能长久随侍母亲身边"

    程夫人忙笑道:"你虽有这个心,母亲却不能真将你长久养在家里,还是早早嫁了的好将来你嫁入沈家,沈夫人由姨母成了婆婆,定不会再这样亲z,不过以她的性子,也不会插手儿子房中事的,只要你好好笼络了丈夫的心,以后的日子如何就看你们自己了"

    程秀梅忙点头附和,心中却冷笑道:"笼络丈夫的心?心也是能笼络到的,不该是彼此真诚相待的吗?若是那人本就品性不好,再是贴心贴肺也不见暖过他的心来"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零一章 妻妾斗法,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