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teresalien,momoeast和广寒宫主a等亲的打赏!

    感谢福满枝头,恋上妖静,辉夜殿和浜昧??等亲的粉红票!

    李瑶琴被沈秋君这么一气,倒是生生多了几分活力,一面命人去打听,一面也开始好好调养身体了

    没几天,下面的人便来回道:

    那家脂粉铺子确实是沈家的;

    现在小归山还是沈家的,至于之前有没有转卖,后来又是如何赎回的,就不得而知了;

    宝源银楼今春推出好些漂亮首饰,花样繁多,而且名字也都有趣的很,据说还是得了沈家女眷的指点才有了这新思路;

    其实这是宝源银楼借此讨好沈府,也是给自己面上贴金,又可让外人以为其与沈府有渊源,不敢打他家的主意

    李瑶琴越听越在心里把沈秋君恨上

    沈秋君的所作所为,典型的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李瑶琴不由暗悔,自己没有提前下手

    其实她未必不会再想出其他的生财法子来,只是重操前世旧业,毕竟驾熟就轻,况且又都是极挣钱的,如今便是有新法子,却少不得要重新摸索,而且自己现在处处受制于母亲,哪里能随心所欲,便是能开铺子,挣得钱也没法捧到贤王面前

    李瑶琴想到此,头脑清醒了一些

    当日之所以没有急切按前世的法子挣钱,也是因为顾忌沈秋君或许也是重生的,在情况不明前,故才不敢轻举妄动,免得敌在暗己在明,白白输了一筹

    本来李瑶琴还只是哀伤今生因为沈丽君的命运改变,自己与贤王今生怕是再无法续前世之缘,如今看到沈秋君肆无忌惮地盗用了自己的智慧,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偏偏她还没法申诉

    又见沈秋君行事与前世大不相同,李瑶琴很想知道沈秋君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开始走出房门,积极参与一些贵女之间的聚会,以期能遇到沈秋君,好暗暗观察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次出来做客,李瑶琴一来了就打听到沈秋君也在,她顾不得再装乖乖女,急忙跑到花园子来,可惜眼睛都瞪酸了,也没看到沈秋君,只得又回到母亲身边伺候

    对于李瑶琴陪同母亲参佛为哥哥祈福那些贵夫人们之前倒也有所耳闻,如今见李瑶琴果然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由口里心里赞叹一番

    也有那爱管闲事的,便劝李夫人道:"令郎是个有福气的,定能平安立下功劳,咱们这些老太太们没事念念佛经也就是了,她们小姑娘年纪轻轻地,可别因此移了性子"

    李夫人颇以女儿为傲笑道:"我原也说不用她陪着,只是这孩子是个实心眼的,说是我年纪大了她不在身边照看着,实在不放心,与其在外面担心倒不如就陪着,况且也实在放心不下兄长,多一份祝祷,为兄长多添一份福气"

    李瑶琴只是静静垂首,仿佛未听见母亲夸奖自己似的,仍是神色不变地服侍母亲

    众人看了越发的赞叹不已,也有几个人暗自忖度,再过一两年,李家公子就回来了,到时李瑶琴也能养得壮实些,那时倒是可以上门去提亲了

    园子里的小姐们都玩得累了,陆陆续续走了过来歇息

    这时花厅里一位夫人指外面,笑道:"这是谁家的女孩儿,好一对姐妹花,自花层里钻出来,真真是人比花娇,只是竟有些眼生呢"

    众人闻言也都看去,沈夫人一眼瞧去,不由笑道:"原来是我们家的,只是顽劣了些,放着好好的路不走"

    程夫人便笑着悄声说道:"她姐妹二人怕又是去研究那花儿能否做脂粉胭脂了!"

    众夫人听了,心里便明白了,大多小姐们都为着自己的名声,并不去靠近沈秋君,而程秀梅早晚是要进沈家门的,自然会护着小姑,如此一来,她二人便落了单,也怪不得只拣隐蔽处玩耍

    倒是有几位与沈府交好的夫人,了解沈秋君的品性,见她如此遭遇,心里便起了怜惜之意,便少不得帮着她在众夫人面前说些好话

    李瑶琴见话题从自己身上转出去了,倒也不以为意,乐得借此空闲看向外面,悄悄打量沈秋君

    可随着沈秋君慢慢走近,李瑶琴不由怔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般地使劲眨巴了一下

    怪不得她在园子里总寻不到沈秋君,她是按着前世的习惯,只一心寻那一袭素淡身影,哪里会想到沈秋君今日竟打扮得真如世家小姐一般富贵靓丽

    沈秋君明明属于长相明艳的,可总爱一身素色,头上也少有金饰,弄得后院侍妾们怨声载道的

    王妃都穿着如此朴素了,她们哪里敢比过王妃去,自然是*木簪,比寻常富户都不如

    为此不仅每年为贤王府省下不少的银钱,而且还因为在沈秋君的带领下,贤王府十年如一日地如此俭朴,为贤王赢得不少赞誉

    莫非是上辈子过得太苦,重活一次,便想过来了,不再为了虚名苛待自己了?

    此时沈秋君正与程秀梅笑盈盈地携手进来,每人头上都簪了海棠花,东道主齐夫人笑道:"我们园子里的海棠花能得她姐妹二人的垂青,也算是花开其所了!"

    李瑶琴则看着沈秋君与程秀梅共进退的姐妹情深,心里越发的不解了

    据她所知,沈秋君与二商秀梅的关系不算太融洽,具体来说,是程秀梅看不上沈秋君,真没想到沈秋君重活一次,竟也能作小伏低,知道取悦于人了

    程夫人拉着女儿嗔道:"就知道疯跑疯玩,小心让人笑话,白带坏了你妹妹"

    沈秋君忙笑道:"您可是冤枉我们了,我们只是坐在花荫下说了会话罢了,哪里乱跑了"

    沈夫人听了,笑道:"这么说来,你们这是不想服侍我们,躲清闲去了,今日也给你们认识一位李家妹妹,看人家是如何孝顺乖巧的"

    众人听了,便知是说的李瑶琴,不由都看向了她,李瑶琴忙回过神来,站起身腼腆地笑道:"瑶琴见过两位姐姐"

    程秀梅见竟是园子见过的那女子,便没有多大热情去认识,只远远客套地笑了笑,还了个礼

    倒是沈秋君笑着迎上去,拉着李瑶琴的手,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李瑶琴脸上的笑便略有些僵,她小心打量了沈秋君一眼,只见沈秋君两眼熠熠生光,倒让李瑶琴不敢与之对视,忙借着害羞低下了头

    沈夫人便笑道:"你又胡说了,这李家妹妹年纪?前几年不曾出?这一两年又常陪侍在李夫人身边,极少出门子,你如何见过?再者你李妹妹可是自小娇养在深闺,哪象你天天跟着你父兄后面舞刀弄棒的,说话也没个注意,小心吓坏了她"

    沈秋君看着李瑶琴羞怯怯的样子,心道调戏女子的那种感觉,果然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那日无意看到李瑶琴便是利用这种方?吓退了一个欲嫁给贤王为妾的女子,今天她二人故人相见,她也如法炮制一番,倒是对景

    沈秋君如此想着,便一边摸着李瑶琴的手,一边笑道:"虽没见过,却看着面善,心里倒象是远别生逢的一般"

    李瑶琴听着这段经典的宝玉腔调,忙缩回被沈秋君抚摸得直起鸡皮疙瘩的手,不由风中凌乱了

    沈秋君变得爱打扮,与程秀梅交好,李瑶琴这时都能接受了,可是对自己这个死对头,她怎么就来了一段宝玉体,自己则成了弱不禁风的林妹妹,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沈秋君也是穿越的?

    李瑶琴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李夫人已经笑道:"你二人倒是投缘,也是瑶琴的福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一下于她"

    沈秋君笑道:"我看李妹妹是个乖巧机敏的,必是有大福气的人,以后还不知谁关照谁呢"

    这时夫人们又转了目标,与新过来的小姐们说笑,李瑶琴忙小声说道:"妹妹怎敢与姐姐相比,听说姐姐开了一家脂粉铺子,那些调制手法,可都是姐姐想出来的呢,如此聪慧之人,妹妹自叹不如"

    沈秋君看着李瑶琴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便是有那才能也没那工夫,那楔子是我自一本孤本里看到的,抄了下来,让她们底下人去淘澄,可算不得什么聪慧"

    李瑶琴便笑道:"不知是什么孤本,我们家藏书很多,说不定也能找得到呢"一时又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只是觉得好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那孤本竟记了这些东西下来,想来应该是本很有趣的书吧"

    程秀梅在一旁听着李瑶琴的巧言令色,怕沈秋君吃亏,便冷笑道:"既然是孤本,这世上怕也就只那一本,天下有趣的书多的是,李妹妹为何只对这本记着调制脂粉的书有兴趣?妹妹口中说没其他的意思,只怕未必吧!"

    李瑶琴闻言不由咬了唇,说道:"程姐姐误会了,我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沈秋君忙笑道:"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去我自己都忘了是什么书了,又不知扔到哪里去了而且我这孤本乃是世上只此一家的,决无分号的"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四章 又见穿越,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