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静静妈,雨后婷院,准备好了??和风舞砂等诸位亲打赏的蛋糕!

    感谢umayeh,skyj灿烂天空和菲林夕ね等亲的粉红!

    楚嬷嬷等人也看出沈秋君这几日有些怅然不快,自然是想着法子哄着她高兴

    这日雪柳正好得了个趣事,便跑来告诉沈秋君:"没想到那六皇子倒是个有趣的人,他出门还不忘寻摸还咱们公子的东西呢只是留下的人太笨,不会做事"

    沈秋君听见提到六皇子,不由来了精神,笑道:"此话怎讲?"

    雪柳笑着说道:"方才六皇子身边的那个姓周的侍卫跑来归还东西,他还想着让小姐签收呢,也不看他那个样子配不配见小姐!夫人直接让人赶他出去,说是等六皇子回来再说"

    沈秋君却心里一动,问道:"那人已经出府了?"

    雪柳忙道:"现在应该还没出府,正由管事陪着,要去向辛先生讨几丸药呢哼,咱们家供养的大夫,倒似成了他六皇子的了,总是麻烦辛先生帮他们配药"

    沈秋君凝眉想了想,对雪香笑道:"你随便想个理由,去辛先生那里走一趟"

    雪香答应着出去了,一会回来,悄悄对正逗着小雀儿玩耍的沈秋君说道:"那人让我告诉小姐,六皇子目前很好,您若是听到什么坏消息,不必惊慌"

    沈秋君闻言不由怔住了,呆呆看着小喜儿,心神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雪香见沈秋君呆立在那里半日,因不知沈秋君是何意思,便小声笑道:"小姐去屋里歇会吧,我让小丫头给小喜儿喂点东西吃,瞧它饿得只管喳喳叫唤"

    沈秋君这才回过神,笑了笑转身走了,临进屋时又道:"那话你不要对外说出去"

    雪香忙点头答应着,心里却奇怪六皇子那没头没脑的话

    第二日,就有地方上的人向上奏报:三皇子与六皇子在途中遭歹人抢劫,下落不明

    皇上听了勃然大怒,众人也惊讶现在除边关外,各地尚算太平,而且两位皇子随着跟着大队的人马,那贼人胆子也太大了吧

    贤王听闻后,不由心疼两位弟弟向皇上请求,要亲自去找寻弟弟,捉拿贼人查出事情*

    皇上素知贤王仁爱弟弟,派他前去,也能放心,便点头同意,又下令那边的地方官员尽力搜寻两位皇子的下落,若有丝毫闪失,并不轻饶

    等沈秋君知道时,贤王已经点兵带着人出了厩向南而去她不由深深叹口气:这六皇子又在唱得什么戏,难道说那些歹徒与贤王有什么联系?

    前世六皇子失踪的事传来,贤王顾不上丧妻之痛跑到皇上面前,哭道:"我已失去妻子,再也不能承受再失亲人的痛苦还请父皇准我前去寻找"

    皇上深受感动,皇子妃去世,自有礼部张罗,且也怕贤王太过伤心妻子过世,反伤了身子,如今有事可忙,倒也可稍稍转移注意力,于是就命贤王带人去了

    为此贤王赢得一片赞誉,而今生因为没有贤王妃去世这个事故,效果便大大打了折扣,对于贤王来说,也就是一件寻常的差事罢了

    当然当于贤王来说,只要能出去,便算是中了他的下怀了

    倒也有人暗自称心,三皇子倒也罢了,六皇子如果真有什么不测,倒真能让这世间少个祸害

    李瑶琴听了下面的议论,不由摇头苦笑:自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六皇子此次虽会受点伤,却于性命无碍的

    只是三皇子怎么也失踪了呢?这和前世的不一样?难道说这其中又有什么变?

    又一次不期然地遇到沈秋君时,李瑶琴便试探着对沈秋君说道:"三皇子倒也罢了,六皇子还是个孩子呢,真让人担心"

    沈秋君看着李瑶琴惊讶地笑道:"我记得你与六皇子同岁吧,原来他在你眼中还只是个孩子?"

    见李瑶琴脸上有信乱,沈秋君也没心思难为她,只是微皱了眉,眼中便有了忧色,叹道:"我也希望他能平安无事,他还有好几样古玩玉器没还呢!"

    李瑶琴见沈秋君似不知六皇子最终会平安回来,又一心惦记着那些好东西,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做为寻常的现代人来说,乍见了古代贵族日常用的金银玉器的,怎不亮瞎了眼,当年自己初穿越过来,还好长时间看着那些好东西,眼里真冒光呢!

    李瑶琴看着程秀梅向这边走过来,知她总看自己不顺眼,便忙起身往别处去了

    沈秋君不由玩味地看着李瑶琴离去的背影

    大概李瑶琴已经看出自己是重生的,故才屡次试探

    沈秋君知道,李瑶琴是个行事小心谨慎的,做一件事总是思前想后,遮遮掩掩的

    凡是新鲜的事物,必要想着个能对外说的说辞来,也不知她活得累不累,想做什么事就去做,这年头各过各的,谁还能总追着问你那想法的来源?

    就是被问了,愿不愿回答,想怎么回答,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聪慧本是件骄傲的事情,但她却总提心别人看出她的早慧来

    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聪慧,那就不要出声好了,一方面总想出那些新鲜事物引得贤王眼光来,一方面还不想让外人知道,倒更显是矫揉造作,装模作样了

    如今,自己终于走在李瑶琴的前面了,沈秋君知道以李瑶琴的性子,必不敢说出自己来,她也怕被人当妖怪的,而且想到以她的谨慎性子,又知道自己前世的手段,定会藏匿起自己的真实才能来,明明是自己剽窃了她的东西,却不能指证出来,那种憋屈,想来一定很不好受吧

    不得不说,沈秋君一直很嫉妒李瑶琴前世的顺风顺水,此时想到她的有口不能言,心里实在是痛快

    程秀梅走过来时,正好看到沈秋君正打量着李瑶琴,不由正着脸说道:"我之前就和你说过,别与那李瑶琴走得太近,看她行事,便知虽然年纪?心机手段可是样样不?你和她待的时间长了,小心被她给哄骗了去而且,我总觉得她每每遇到你,象要打探些什么似的,让人好生奇怪"

    沈秋君笑道:"她能哄骗了我什么去?不过只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罢了,她比我还小呢"

    "心机手段可不论年纪,你又是个不对人设防的"

    沈秋君靠在程秀梅身旁,笑道:"姐姐不要小瞧了我,我只是不耐烦对家人亲友用心计,对外人还是有几分防备的,她问我话,我一般也是说一半藏一半的"

    程秀梅细细看了沈秋君一眼,心里暗自思量:扶玉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人,又岂能没几分心计,倒是自己小看了她

    想到这里,她却又看到沈秋君脸上似带了丝得意的笑,便笑道:"你若果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沈秋君看着程秀梅揶揄地笑道:"有二嫂在旁给我长着眼呢,我有什么可怕的"

    程秀梅便羞红了脸,捶打了沈秋君几下,小声说道:"正因为对亲人不设防,所以有时反比外人伤得要厉害幸好你没有什么庶出兄弟姐妹,不然以你的性子也够让人忧心的只是人在利益面前,有时便会把握不住自己,未必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亲人的事情来有时亲人做出损了你的利益的事,你一定要指正出来,真心疼你的,自然不会伤轻,可能是无心之过,真正曾伤了你的人,你以后则要注意了,别再被伤了"

    沈秋君听了,便带了疑惑看向程秀梅,程秀梅笑道:"我不过是忽然有感而发提醒一句,但愿你身边不要出现那样的亲人"

    沈秋君想起同在一园子里游玩的沈丽君,知道定是程秀梅看出点端倪,忙笑道:"还整日说我傻,担心被人骗,要我说,就凭你方才说的话,便知道原来你也是个痴的,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可怜我的二哥,竟找了个傻媳妇!"

    程秀梅听了咬牙啐道:"我是看你真心待我,才和你说了那些体己话,没想到倒真是我看走了眼,原来不是个实在人!"

    沈秋君见程秀梅转身就走了,忙追上前去,又是作揖又是道歉的,一时二人又嘻嘻哈哈地跑去别处看景去了

    沈丽君远远看着沈秋君与程秀梅热热闹闹地玩笑,不由想起以前妹妹对自己的全然依赖,暗叹一口气,以前的岁月再也追不回来了,当一个女子嫁人后,有了丈夫孩子,想的事情也不多了,便再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了

    这时,丫头提醒道:"城安伯府的李小姐正走过来"

    沈丽君脸上的惆怅立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可懈击完美而雍容的王妃派头来

    李瑶琴也看到了沈丽君,心里直道晦气,可又不能不过来行礼,只得硬着头皮,上来拜见了沈丽君

    沈丽君那天本还佩服她的胆色及有情有义,可后来听丫头讲李瑶琴似是对贤王生了情愫,新仇旧恨便掺杂到一处,此时看到水嫩嫩的李瑶琴,再无好颜色,受了礼,也不叫人上前扶起,只淡淡地点点头,熟视无睹地走了过去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零六章 再次相见,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