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沈丽君主仆几人走过去,李瑶琴这才抬头走向一边,被沈丽君如此无视民,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云裳两个丫头也没想到贤王妃竟然这样自大,一点都不卖城安伯府的面子,不由都气得脸红,嘴里便免不了说些气话出来

    李瑶琴看了看四周,忙小声告诫她俩个:"这可不是城安伯府,别让人听了,惹出事端来"

    李瑶琴虽如此劝说丫头们,可看到满园子的欢声笑语,心中的凄凉不免又加了几分,便干脆带着丫头走到一处偏僻处,让两个丫头守在那里,自己反坐在阴影里发呆

    这时却见头上飘起片片花瓣,李瑶琴伸手接过几朵,暗自叹道:自己要等到何时才能与贤王在一起,可女子的青春能有几年,家里人又怎会任由自己干耗下去!可是一想到自己要舍弃这段感情,她的心都要碎了

    这时,却听到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笑道:"小丫头一个人在此悲春伤秋吗?"

    李瑶琴三人都心下一惊,那两个丫头张口便要大叫,李瑶琴忙摆手止?如果被人看到自己与男子在一?她的名声也就完了,这辈子算是毁了,她冷静地冷喝一声道:"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这园子可都是王妃等诰命夫人,小心冲撞了这些贵人,能要了你的小命,还不快快退去"

    随着一声低笑,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便自旁边花树上跳下来,站在她三人面前

    当李瑶琴看出面前的人正是林景周时,不由暗松一口气,幸好不是那起子纨绔小人

    林景周眼光锐利,看出李瑶琴神情放松了很多,知她应该是认出了自己,便低声笑道:"小丫头,咱们又见面了!"

    李瑶琴忙正色道:"看阁下眉目清正定是正派之人,岂就轻易到了这里来,这里面可只有女眷,若是被人看到,却于阁下的名声有碍,倒是早早出去的好!"

    林景周看着李瑶琴正着个小脸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轻声笑了起来

    他今日也是来做客的,因为想偷个懒又顺便看看园中景色,便越过墙,找了一株繁茂的花树避在上面休息

    哪知就看到了一脸惆怅的李瑶琴走了过来

    然后便看到她怔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林景周看她弱不禁风的娇怯模样,心里越发的怜爱,便忍不住逗她开心自树上摘了花便兜头向她撒去

    哪里想到,这小丫头竟接了花瓣,直管痴痴地看着,脸上越发的哀婉,林景周便顾不得被别人发现,直接开了口

    林景周赞道:"小姑娘倒是机灵,被你这样一顶高帽扣下来,我也能得做个谦谦公子了"

    李瑶琴掩口笑道:"您本来就是一个谦谦公子可不是小女子随口说的还有不许叫我小丫头!"

    林景周也笑道:"不叫你小丫头叫你什么?方才看你一脸的不快,莫不是有什么心事,只管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一帮呢?"

    云裳见林景周语气轻?便冷笑?"这位公子好大的口气!只是在这遍地权贵的厩,您能排第几??

    林景周见李瑶琴低头不语便笑道:"我乃是定国公府的世子林景周,这个份量可够?"

    听林景周自报家门,云裳二仆的神情也松动下来,这林景周的名字,对她们来说可真是如雷贯耳,不仅因他出身国公府,更主要的是据说他的品性高端,如今看他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地站在那里,才觉得传言好似不假,方才的不快也莫名消失了

    林景周对李瑶琴笑道:"不知我这个身份,能否够格帮你一把?"

    李瑶琴摇头笑道:"不过小事一桩,哪里敢劳动世子爷,况且事情已经过去,我也早就忘了这里不是世子爷来的地方,还请快些走吧"

    林景周见李瑶琴不肯说,便问道:"你在担心你的兄长?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定能平安归来"

    李瑶琴忙笑道:"借世子爷的吉言"

    一时二人便有辛默,林景周虽有心与李瑶琴多说几句话,借以多加了解一番,可这里是内眷们游玩的地方,他也不敢多待,只得对李瑶琴作揖,然后跳墙出去了

    云裳二人旁观者清,又是豆蔻年华,自然觉得林景周对自家小姐的不同,不由上前悄声打趣李瑶琴

    李瑶琴忙正色道:"此事不要再提,否则入了他人的耳,你我三人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云裳二人见李瑶琴疾声厉色,吓得忙吐了吐舌头,虽然事情后果没有小姐说的那样严重,但传出去总归名声不好,忙将要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看着李瑶琴三人离去,林景周在墙的那边,低声道:"倒是个懂规矩行,事谨慎小心的"

    再说此时贤王经过几天的日夜奔波,终于到了出事的地方,却出乎意料地看到当地的江总兵与三皇子兄弟竟一起来迎接于他

    见贤王一脸的疑惑,三皇子笑着解释道:"当日出事后,我们想着还是父皇的差事要紧,又怕引起那些贼人的怀疑,便悄悄按原定计划,先去办了正事,而江总兵则在此捉拿贼子,幸好,竟两不耽误"

    贤王看着毫发无损的两个弟弟,干笑道:"幸好不曾有事,只是你们这样,倒是累得父皇为你们担心了"

    江总兵忙上前笑道:"事急从权,竟然在下官的地盘冒出来这帮流寇,下官自然要全力缉拿,真真假假,让那些贼子们以为皇子入了老林子,这才能瓮中捉鳖下官已经活捉了七八人,看他的样子倒是针对两位皇子的,倒要劳烦王爷协助一同将他们押入厩,好好审问"

    贤王无奈,只得歇息一夜,便打道回去

    江总兵着重负责两位皇子的安全,贤王则负责押送贼寇

    这夜,夏良来见贤王道:"那些人倒都是条真汉子,被百般折磨得不成人样子了,仍是一字不吐"

    贤王闻言点头叹道:"本王知他们的忠心,真是苦了他们了明天的事情劫夺之事,可安排妥当?"

    夏良迟疑了一下,说道:"王爷,他们已经被那江总兵整成了废人,就是出来了,也再不能做什么了,咱们还有必要再搭上其其兄弟救他们出来吗?"

    "废了也得救!"贤王坚毅说道:"我不能置忠于我的手下而不管,而且他们已经察觉出此次不是寻常贼寇抢劫事件,那么必然推断出其主使之人,定不会放过这蓄口的,便是不来相救,也要杀人灭口,若一路上风平浪静,他们倒该怀疑我了"

    夏良忙道:"还是王爷想得周道到那时,咱们不如里应外合,让他们佯作营救,实则将六皇子劫走,王爷以为如何?"

    贤王点头道:"如能趁机将小六捉走,自然更好"

    贤王早就已经不耐烦以亲情打动六皇子,让他乖乖交出宝藏

    这几年为了交好文武百官,为了收买道上的人才,贤王支出的费用直线上升,这两年更是亏空得厉害,真急得他上火,眼看着六皇子的心是暖不过来了,倒不如直接逼迫他交出宝藏来

    这才想着利用此次机会,捉了六皇子,并顺便打击了三弟和五弟,哪知出师不利,六皇子等人无恙,他派来的数十人却全部折损了去

    这些人的家人抚恤又是一大笔银子,又不能不给,那么些人在边上看着呢

    贤王想到此,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果是人穷志短,这点子钱也开始在心里在意了

    好在若是明日捉走了小六,严刑逼迫下就不信他不吐出真言来早一天拿到那笔财富,也能早一天在银钱上轻松一下

    第二日众人因急着赶路累了一天,在驿站便都早早歇息了

    凌晨时分,就有十数位高手潜了进来,直扑六皇子的房间,哪知却扑了个空,正惊诧间,江总兵已经带着弓弩手将院子团团围住

    六皇子在江总兵身后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先来救回自己的人呢,贤王爷也特意说了,那贼寇关押之所最是安全,所以我便一直与他们在一起,准备亲自捉几个贼人呢?没想到你们竟直奔我屋里去?"

    那些人虽心中不耻六皇子明明是害怕才去的关押所在处,却也知道自己中了圈套,相互使了眼色,便向外冲去

    江总兵见状,便大叫:"放箭!只要胆敢向外闯的,一个不留"

    夏良有所担心,忙道:"江大人,还是要捉几个活口审问才是"

    三皇子听了,笑道:"咱们手上有七八个人呢,不差这几个他们既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岂能让他们活到明天"

    贤王不由暗自叹气,忙使了个眼色给夏良:江总兵明显是不信任他的,所有的安排计划,都不曾事先知会于他,就连两个弟弟也都对他守口如瓶

    最终朝廷无一人受伤,倒是那些人都被射成了刺猬,当场就气绝而亡,竟无一人逃脱

    六皇子看着院里血流成河,不由冷笑:没想到贤王手下还真有几个好手,若都是死士也就罢了,若有那江湖人士,贤王少不得又要头疼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零七章 出乎意料,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