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风舞砂,sonia220,丁小斓,雨后婷院,流沙ls和a夜之雨等亲的打赏!

    感谢丁小斓,繁华由如何和gdczxmn投出的粉红!

    明面上的庄子田地不曾动,当然也不会轻易去动的,不仅贤王要脸面,也不能让人知道简朴的贤王府竟然已成了空架子

    压箱底的银子还有几千两,沈府传下来的老首饰也有几套,除此之外,其他陪嫁的箱子几乎都是空的,所有的金银首饰绫罗绸缎都没了,幸好这几年王妃该有的服饰首饰都保留着,不然沈丽君的状况能寒碜死人

    沈秋君当时就傻了眼,这大姐过得是什么日子?得是多么不要脸皮的人竟能将妻子十多万的嫁?使得只剩下几千两银子,如果不是卖地动作太大,估计那几十顷田地也得变成银子花了出去

    贤王府竟然穷成这个样子!

    事隔多年,沈秋君已经忘了贤王是如何给自己解释的,但她知道自己当时打心底里心疼贤王,不仅不追究大姐的嫁妆之事,还将自己的嫁妆全数奉了上去,全然不去想,将来兰姐儿姐弟长大后,自己要如何去补大姐那十几万嫁妆的亏空,如何将大姐嫁妆里的首饰变出原样的来

    而且此后,贤王纳进的侍妾的嫁妆,沈秋君也都硬以保管之名,一一夺了过来,尽数教由贤王去使用,为了怕贤王心里不自在,也怕损了贤王的名声,她从不对任何人解释,骂名全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扛了起来,直到后来李瑶琴提出好些生财的方法,沈秋君这才稍稍松口气

    人比人气死人,看着面前十四岁的少年,可以想出计策来应对贤王的阴谋而当年十七岁的自己,怎么就蠢得无可救药?

    沈秋君觉得自己前世脑袋一定是被驴踢过,而且是反反复复被踢了至少数十次,不然脑子不会笨成那个样子的

    六皇子见沈秋君忽然不说话了,脸上却是满满的懊恼之色,不由吓了一跳于是把今日和沈秋君的对话反复想了又想,最终断定必会她懊恼她今日一件事也没猜测对,故此心中不自在

    六皇子想了想,忙又笑道:"玉姐姐不必为没能看出我们这些人的阴谋诡计而懊恼姐姐乃是良善之人,眼中见的俱是阳光明媚之事又怎能想到那些说话和气被人称赞的人,会去欺骗算计人若是看得出来,则说明那些人果是肆无忌惮地做恶事没看出来,只能说那些人太会伪装,心早就是黑的了"

    沈秋君被六皇子这么一劝,心里果然舒服多了,是?谁会想到亲人之间会有那些诸多阴谋算?这才会一时不察被骗了,如今那对夫妻再是巧舌如簧自己一个字也不会信的

    只是自己反要一个比自己小的人来劝导,到底是有些不好意思

    六皇子见沈秋君的神色已经好了许多,这才接着方才的话说道:"如果贤王真的穷了这一下子数十人的命,又是一个窟窿,不过皇上刚赏赐了他金银也不知能否收支平衡"

    沈秋君暗道,不平衡还有大姐的嫁妆呢,估计还能支撑个一时半会

    见沈秋君没接话,六皇子欲待再说些什么时,沈夫人已经派人过来借口时辰不早,请六皇子早早回宫

    六皇子恋恋不舍地起身告辞,沈秋君又嘱托道:"你因为那个宝藏,如今已成了香饽饽,以后出入一定多带几个人在身边,免得再出什么意外"

    六皇子得了这句话,心里顿时美滋滋地,觉得总算不虚此行,忙点头答应着离去了

    不过六皇子的好心情,第二天就全没了,因为那些贼寇终于开了口:他们是奉了陈敬锋的命令,前来劫走六皇子,因为田皇后思子成疾

    沈秋君听说后,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六皇子没有骗自己的必要,既然他说是贤王的人就一定是的,那些人一开口,江总兵和三皇子等人对贤王的怀疑就去了,说不定还会埋怨六皇子害了他们况且重提容妃之事,对于六皇子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伤害

    只可惜,她除了为他担心以外,什么都帮不了他

    果如沈秋君所料,那些人一招供,容妃之事,立马又成了厩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无疑皇上成了大家同情的对象

    皇上得知之后,心情很不好,叫过六皇子去,骂了他一顿,说是因为他,差点害了三皇子和五皇子

    六皇子跪在殿内,向皇上再一次表明:当日是容妃不要自己在前,所以自那日起,他再不认这个母亲

    见皇上心里舒坦了些,六皇子又请求道:"那些人既然是陈贼派来的,还请皇上将他们交给儿臣全权处理"

    皇上自然同意,他要利用六皇子,狠狠打击一下那个没廉耻的女人

    六皇子领了旨,便去将那血肉?的七个人提了出?看着他们冷笑道:"如果说你们到死一个字都不吐,我也敬重你们的忠心,说不定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如今竟敢为了你主子,胡乱喷粪,可就怪不得我心狠了,我要让你们知道,之前你们受的刑真的是天底下最温和的"

    那些人已经见识过六皇子的手段,听见他如此说,不由吓得心里颤了几颤,他们不怕死,可是那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儿真是生不如死

    哪知六皇子却没再用刑,只命人好好看管,不许他们寻短见

    直到第三日,各处就张贴了那七个人的画相,言道:他们乃是东部陈王派来的细作,凡能提供与其相关的,尤其是能找到其家人的,必重赏!

    当日陈王攻到厩时,老百姓死伤不少,如今听说那七个人是东陈的奸细,况且又是他们亲口承认了的,不由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与他们相关的线索,顺便赚一笔赏钱

    贤王听说后,不由冷笑:"倒是小看了小六,那些人早被他们弄得面目全非,没想到原来一早就画了相在那里"

    夏良也陪笑道:"只怕六爷要白忙活一场了,他们的家人自然早就已被妥善安置了"

    可惜,他们乐观的有些早了,当天就有大批人被举报,虽然那些人不是其父母兄弟姐妹,却也沾亲带故

    六皇子说的很明白,只要他们说出那些人的亲人藏匿的地方,便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否则只能以通敌叛国之罪论处

    这可苦了那些人,但凡能想起来的地方,都一一说了出来,六皇子便命人一一前去缉拿

    然而暗地里,杨远却带着人摸去了那七人的亲人真正藏匿之所,将他们悄悄拿了

    等贤王反映过来时,已为时晚矣,他不由心中惊惧,担心自己这里出了暗鬼,也顾不得管那七个人的事了,急忙带人清查奸细

    当那七个人见到家人时,心里便都凉了,就有几个人凄厉叫道:"你放了他们,我什么都说"

    六皇子笑眯眯地摆手说道:"晚了,你能说什么,说是贤王让你们绑了我回去,好逼问宝藏的下落,还是说贤王告诉你们,只要咬死是东陈派来的,就必保你家人平安?"

    那些人见六皇子竟然知道全部事情,不由得更加惊骇,心里却不免怨恨贤王说话不算数

    当既就有两个人叫道:"请你饶了我的家人,我什么都听六爷的"

    "我都说过了,已经晚了"六皇子摇头叹道,又笑道:"都说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所以你们也不要怨恨我折磨你们如果我当日被你们捉回去,如说不出宝藏的下落,也定是生不如死,如果说了,则就此没了命本来,一命抵一命也就罢了,哪知道你们竟又非要节外生枝,胡乱说话,害我现在处境艰难,我也要你们的家人慢慢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见被捉的人吓得哭喊成一片,六皇子置之不理,直接让人动了刑,立时哭喊变成惨叫

    那七人的不由哭求六皇子,见没效果,便又开始谩骂

    六皇子听了一会,觉得无趣,懒懒说道:"我再不好,也不是没理由地跑去捉了你们回来受刑,是你们要吃贤王这碗饭,对不相干的我下手,又怎怨老天给你们个现世报呢!哦,不,你们自己痛快地承认是东陈的细作,大齐哪点对不起你们了,看你家的亲人不都是吃着大齐地里长出的粮食,却眼看着你们为东陈做事,合着好处都是你们的叛国通敌,当诛九族,这才几个人,你们就偷着乐吧"

    那些人求道:"一切都是我们的错,你给我们都来一个痛快的吧!"

    六皇子笑道:"不急,不折腾上三五日,怎能就这么让他们死去呢不过你们那些拐角亲戚倒是可以给他们一个痛快的"

    于是就有人去外面传令去了,里面的人见此个个目眦尽裂

    贤王得知情况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急忙进宫去面见皇上,奏道:"那些人叛敌通国,直接杀了就是了,不知情的人再折磨也说不出什么来,如果照六弟这样下去,不杀个成千上万怕是止不住手,我庄氏怎能做此等*百姓之事"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零章 贼寇招供-毒妇从良记下载,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