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闻言,赶来辩解道:"如果就此痛快杀了,那他们叛敌通国的代价也太小了些,以后便凡有些利益*,他们就敢叛国别说什么不知情,自己家的儿子亲人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不过是贪图东陈的赏钱罢了,这样的叛民留他们何用,自然要狠狠折磨一番,让他们知道叛国的钱使用起来不是那么舒服的,折磨够了再杀也不迟"

    贤王还在说六皇子手段太残忍,累及太多无辜,六皇子便似笑非笑地说道:"贤王爷这么急不可耐地要杀了那几人,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我当时对他们家人用刑时,他们可都叫道,说是贤王爷指使他们做的"

    贤王怒道:"那些贱民的信口雌黄岂能相信,他们自然乐见咱们皇室内部越乱越发"

    六皇子笑了,说道:"原来二哥与我想的竟是不同而合那些贼人胆敢挑拨你我兄弟之情,不好好折磨一番,怎能消我心中怒气呢"

    贤王被堵了口,只暗暗在心里平息怒火

    六皇子暗自冷笑,又向皇上说道:"这些刁民必须能震慑一番才成,不杀几个人,就那么不痛不痒的放过去,他们怎么记得?怎么能达到以儆效尤的效?"

    皇上想了想,对贤王说道:"这事情已经全权交由小六去做,你就不必多言了"又对六皇子说道:"这事还是尽快解决,不要弄得整个大齐人心惶惶的"

    贤王与六皇子忙答应着,一同退出殿去

    皇上看着他二人背影,不由叹口气:"儿子少了,怕没有人继承祖宗家业,这儿子多了,争斗起来,也是愁啊"

    殿中侍者均不敢吱声,只低头装没听见

    偏六皇子又拉着贤王一同去观赏给叛民用刑贤王挣脱不开,六皇子人又多,一时就被拖到刑室外

    贤王听着刑室里哭喊连天,不由紧握了拳头,却无计可施,现在只怕六皇子正张着网坐等自己在里面出什么混招呢,只得说道:"此事既然是父皇都全权交给了你,我也放心,就不用进去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六皇子笑眯眯地看着贤王离去

    沈昭宁见贤王离去,也悄悄寻了个空,将沈秋君的一封信交给六皇子

    六皇子并不接信只就着沈昭宁的手,斜睨着信,笑道:"我现在忙得很,没工夫看信,你还是带出去吧,等我忙过这一阵子,我亲自去府上陪礼"

    沈昭宁气得只得重新将信揣到怀中,心里暗怪妹妹多管闲事六皇子杀人如麻,坏了名声是他自己的事情,况且他还有名声可坏吗?

    沈秋君收到被退回的信心里也气自己多管闲事,他被人叫毒蛇六活阎王,与自己有什么相干如此拿人命当儿戏的人,杀人血流成河,将来活该百姓都个个骂他,得了天谴,也是他自己招来的

    沈秋君越想越气,把信在灯烛上烧了,又暗骂自己:不过被六皇子宠让了几天,就不知天高地厚起来,自己又不是大慈大悲的菩萨,那些百姓是否无辜与自己何干

    沈秋君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用了"宠"这个字眼,不由啐道:呸!他一个小毛孩子,怎当得宠字,不过是给自己两天好声气罢了,自己怎么就忘了他恶毒阴狠的本性了呢

    沈秋君又暗自骂了六皇子一会,这才心里舒坦了些

    再说此时,六皇子只觉得鼻子痒,不由得连打了两个喷嚏,心里暗道:"人说一个喷嚏是想,两个是骂,这是谁在骂我呢"

    如此想着,六皇子看着眼前受刑的众囚犯冷笑道:"你们也不用在心里咒骂我,老天是听不到的,这也是你们应得的,骂我那工夫还不如在心里多念几遍佛经,也好超度超度自己"

    那些囚犯听了六皇子之言,不由更大声地咒骂六皇子

    六皇子摇摇手,让人停了用刑,看着众人笑得异常灿烂,说道:"不要说你们是无辜的我才是最无辜的,好好的出去办差事,就差点被你们劫杀,我和你们有责吗?但我一向慈口仁心,想着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劫杀皇子,明明等同于造反,我也不追究你们家人的罪过了哪知你们竟然不知感恩,进京后,我都不给你们上刑了,竟还要扯着我,让我不好过也就罢了,还不怕死地亲口认了这叛国通敌的罪,谁让我仁义呢,只捉了你们的家人,并没有罪及九族,你们不说在心里感恩,竟然还辱骂于我,真当天诛地灭??

    众人一下子都愣住了,六皇子虽然混淆黑白,但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六皇子笑道:"继续用刑!你们在受刑时,要好好体味我的这一番话,你们每受一次刑,就是在救你们外面的一个亲人,好好祈求受刑再多些吧"

    六皇子说罢,站起来弹弹衣服,笑道:"贤王爷已经在皇上面前为你们求情,要给你们个痛快的,我倒觉得生命可贵,蝼蚁尚且偷生,能多活一时是一时,再给你们三天生命不过你们也不用想着挑拨我兄弟二人的感情,重刑之下的话,如何信得?"

    三日后,被捉拿的一百多人皆全部招认是受了东陈迷惑,对不起生他养他的大齐,愿甘心受死

    与那七人沾亲带故的百姓得知朝廷确实不会让其家人连坐,皆呼皇上圣明,感激涕零

    贤王又请求皇上准人前去收尸,百姓越发感念天恩浩荡

    因为那些人被六皇子折磨的实在没个样子,所以并没有在公众面前行刑,众人是去大理狱领的尸首

    只见那些尸体皆浑身血肉??没一处好地方,见过的人无不大骂六皇子没有人性,心里对他越发的畏惧

    沈秋君听说后,不由暗自叹气,如果不是她提醒了六皇子,那一百多条鲜活的生命也就不会才五六日就变成了血淋淋的尸体,如今不仅六皇子身上背了血债,提早得了百姓的仇恨,便是自己身上也加了罪孽

    沈秋君闭目默默颂了会*,又睁眼暗自劝自己道:如果没有贤王派人劫杀六皇子,如果没有贤王挑唆那七人开口拉扯上六皇子,又怎能白白折了那一百多条人命,这该是贤王的罪孽,将来阎王要算账,也不该找自己与六皇子,而应该是去找他,只是不知他们可敢与人间帝王算这个帐?

    沈秋君如此一想,心里便轻松了许多,长吁一口气: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凡事有因有果,那些冤死的人,若要报仇,一定要找准仇恨的源头,去寻贤王索命去吧!

    这时,丫头来报:六皇子求见

    沈秋君便立马想起自己被六皇子看也不看就退回的信,心里便升起一股不知是委屈是恼怒还是愤恨的情绪来,她想了想,说道:"内宅女眷不方便见外男,况且我还在颂读佛经,无暇招待"

    沈夫人听说,便忙对六皇子下逐客令,她实在不想让六皇子这煞神登门污了自己沈家的庭院

    六皇子却以眼示意人都退后,这才对沈夫人说道:"沈夫人还是让我去见见玉姐姐吧,实不相瞒,我这次出去,是得了玉姐姐的提醒,才侥幸躲过一劫,不过又无端扯进一百多条性命,玉姐姐心里必定不舒服,我得去劝劝她,免得她将过失都揽到自己身上"

    沈夫人神情一怔,怪不得女儿那样积极地要写信劝说六皇子饶过那些人,原来这里面还有她的因素

    沈夫人忙笑道:"这孩子天生一副菩萨心肠,若果如你所说,怕少不得她心里难过,不过这事倒不必麻烦六爷,送走六爷我就过去劝劝她"

    六皇子笑道:"心病还须心药医,这事因我而起,还是由我去劝说最好"说着,便向外走去,沈夫人忙要追出去,却被杨远等人阻在门前:"夫人也知道,我家爷不会难为沈小姐的,您就大仁大悲一次,别让我们难做"

    气得沈夫人指着他们骂道:"我沈府还轮不到你们这起子小人来撒野,就算是拘禁我在此,也要皇上亲自下令才行,你们立马放我出去,不然小心我去告御状,治你们的罪"

    杨远等人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金刚一般站立那里

    实在被骂得很了,也就一句道:"夫人,您还是回去坐着消消气吧,别让我们难做"

    沈夫人快要气疯了,又见院子门口也是他们的人,倒象是有备而来,自己的人连去二门求助的机会都没有,只得气呼呼地坐回去

    再说六皇子进了沈秋君的院子,挥手令人都下去,雪香雪柳等人哪会听他的,忙忙大声道:"见过六爷,我们小姐正在参禅不方便出来,不如六爷先去外院吧"

    沈秋君抄写*的手一抖,大声说道:"让他进来,你们就在院门处守着"

    六皇子闻言,便得意地看了雪香她们一眼,大踏步走了进去

    一时屋子,六皇子便被沈秋君一把扯着衣袖,匕首也随之逼在喉咙下面,惊得六皇子大叫:"玉姐姐,你这是为何?"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一章 叛民伏法,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