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顺顺666,雨*院,风舞砂和心蓝宝宝等亲的打赏!

    感谢a夜之雨亲投出的粉红!

    沈秋君杏眼怒视着六皇子,冷笑道:"你把我母亲怎么样了?我可不信,在我的拒绝下,你能说服她,同意让你进了我的院子"

    六皇子忙陪笑道:"她是你的母亲,我怎敢对她不敬,不过是让杨远他们陪着在厅里喝茶罢了"

    沈秋君也知道六皇子不会伤了母亲,必是被困在房中,想到母亲风风光光一辈子,老了竟然因为自己无意招惹了这个魔王,竟要受他一个毛孩子的气,可自己除了吓唬六皇子一下,又不能真拿他怎么样,不由悲从心起,红着眼圈,将匕首收了起来,神色黯然地转身坐到窗前

    六皇子见沈秋君如此神态,心里便着了慌,在他眼里沈秋君就是沈秋君,与其他人扯不上什么关系,对沈家夫妻尊敬,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疼爱沈秋君之故,至于血亲之类的,他从不放在心上

    如今沈秋君明显是恼怒自己对沈夫人不敬,六皇子忙上前解释道:"我也不想难为你母亲,可是她总拦着不让我见你,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你放心,我一会就去给她赔礼去"

    沈秋君吸了一下鼻子,冷笑道:"六爷这话,我沈家可不敢当,您是君,我们是臣民,就是让我母亲跪迎你也是应该的,不过是拘禁在房中,又不曾动刑!"

    六皇子见沈秋君眼中含泪,直急得跺脚,说道:"你不必如此,我只是因为想见你,这才一时粗鲁了,你等着,我这就过去给沈夫人赔罪去"

    沈秋君忙唤住道:"你快站住我母亲如何能当得起你的赔罪今日头脑一发昏赔礼道歉,过后想起来,以你的性子,我们家还不定怎么惨呢!"

    六皇子气得跳了起来,吼道:"我再说一遍,这一辈子我就只对你好,我不管你怎么觉得我残忍卑鄙阴险算计,那都是对别人,对你,我一辈了都不会那样的否则,否则,我必死于肠穿肚烂我死时别说一滴眼泪,就连一声叹息都不会得到的"

    沈秋君闻言如雷轰电掣,又见六皇子脖上青筋暴起,吓得急忙捂住他的嘴,斥道:"你胡乱说什么,这种毒誓也是乱发的!"

    六皇子却一把推开沈秋君,闷声说道:"这不是乱说的,我说的是真的"说完便向外走去只留沈秋君呆立在那里,心里惊涛骇浪,惊疑不止

    杨远等人见六皇子气呼呼地走回来忙站直身子,还没说话,就见六皇子摆手他们忙让到一边,让六皇子通过

    六皇子走进客厅,亲手斟了一杯茶,却发现已是冷茶,不由气得对外破口大骂道:"你们是怎么伺候的,堂堂的沈侯夫人就让她喝冷茶不成!"

    因为怕沈夫人会传了信息给外院,从而坏了六皇子的事情,所以杨远等人控制着沈家众丫头婆子不许随意走动,竟没想到厅中的茶已经凉了,此时见六皇子生气,均吓了一跳,相互看了一眼,忙叫小丫头提热茶来

    沈夫人冷笑道:"六爷也太小题大做了!在六爷手下,还能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已经对您够感恩戴德的了,如今还能有口冷茶喝,更是天大的恩德,可不敢奢望热茶,人心不足是要折寿的"

    六皇子阴着险,也不理会沈夫人的冷嘲热讽,接过小丫头手中的热水,亲自沏了茶,又命人都退出去关好门

    沈夫人倒拿不准六皇子的意图了,只坐在那里看他的动作

    六皇子斟好一碗热茶,端着来到沈夫人面前,一撩袍子,跪了下去

    沈夫人吃了一惊,潜意识里已经站起来闪到一边,她可不敢受一位皇子如此的大礼

    六皇子已经将茶碗举过头顶,说道:"荣方才对夫人多有得罪,现在特来陪罪,还请夫人喝下这碗茶,原谅荣的失礼之处"

    沈夫人心里惊疑不定,不明白六皇子缘何前倨后恭,一时竟不敢轻易去接了那碗茶来

    六皇子举着茶碗,又一次说道:"请夫人能原谅荣的无礼!"

    如此三番两次的,沈夫人见六皇子仍是纹丝不动地跪在那里举着茶碗,只得说道:"六爷太客气了,臣妾如何敢当,还请六爷起来说话吧"

    六皇子却仍机械重复道:"请夫人喝了茶,原谅了荣,荣才能起身"

    沈夫人见六皇子执意如此,不得不接过茶来,轻抿了一口,将茶碗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说道:"六爷现在可以起来说话了吧"

    六皇子见沈夫人真喝了茶,这才起了身,说道:"夫人不必太紧张,我只是想和玉姐姐解释一个误会而已"

    六皇子说完,转身向外走去,沈夫人见他仍要去见女儿,忙要追出去欲拉住他,哪知却还是被杨远拦??"夫人,请回吧,我会让小丫头时时送来热茶的"

    气得沈夫人回身将茶碗摔到地上,骂道:"这算哪门子的赔礼道歉!"

    六皇子却跑到沈秋君面前,笑道:"我已经向沈夫人磕头赔礼了,她已经喝了茶,原谅我了"

    沈秋君知六皇子此言必不虚,便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一旁,低声问道:"那封信为什么连看都不看一眼,就退了给我?"

    六皇子此时已经万分后悔将那信退回,如今见问,只得如实答道:"我想着以玉姐姐的为人,必是求我放过那些被牵连的人,如果我看了,却不能按你的意思行事,难免让你面上无光,倒象你的话在我这里份量不够似的可是那些人我必须杀,这才不得不退了你的信"

    沈秋君不由气得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与掩耳盗铃有何区别?"

    六皇子见沈秋君笑了,忙笑着赔罪道:"可不是,当时一时头昏,不曾想得明白,以后再不会如此做了,只要是玉姐姐说的,如果不能照做,一定立时就过来给你一个解释"

    见六皇子如此说,沈秋君倒不好再揪着信的事不放,她叹息道:"那些人劫杀你,死有余辜,便是他们的父母也可追究个教养不当,再加上他们的兄弟姐妹也就罢了,可那些只与他们沾点亲的也一并杀了,却有些无辜,总觉得是我害了他们的性命"

    六皇子忙说道:"这与玉姐姐有何关系若不是因为贤王,连我都不与他们相干其实当时将他们捉获时,我就已命人查到他们家人所在,后来想着,便是利用其家人指供贤王,父皇必认为是屈打成招的,便是相信也不会让此事传开,到时免不了大事化了,小事化了,除了与贤王撕破脸,暴露了我的人,并无一丝好处,这才打算就此罢手的哪里想到贤王一逼再逼,这才不得不如此,他们要索命,也是去寻贤王索去"

    沈秋君苦笑:"只怕他们到死,都认为是你要了他们的命,恨的是你,你便是说是贤王陷害,他们也未必相信一百多条性命?他们就必须死?"

    "对,他们必须死!"六皇子冷静说道:"我要用那一百多人的鲜血,让天下人明白,我不是可以让人随意揉捏的,他们胆敢欺我污我,就要想明白那个代价可是他们能承担的起的吗?"

    沈秋君摇头说道:"你是用他们震慑了天下人,可是你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你在众人眼中就是个屠夫,狠毒残忍,杀人不眨眼,就算最终人们知道了*,可那些人的性命是你取了的,而那些人的亲人也更是如此认为,只要他们得了机会,定会为他复仇的"

    "一群贱民而已,我还真不怕他们"六皇子冷笑道

    "可是,有句话也说阴沟里翻船,关键时刻小人物也能决定成败"

    六皇子笑着安慰沈秋君:"玉姐姐只管放心,他们便真要报仇也会对着贤王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让那些人与亲人见最后一面,自然是要他们将仇恨转给亲人的而且,我还从那里面的孩子选了几个留下了性命,他们虽恨我,却更恨贤王,以后定有大用处"

    沈秋君担心道:"斩草不除根,万患无穷,你与贤王皆是他们的仇人,你怎么就如此肯定,他们不会同时对付你二人?"

    六皇子大笑:"我既然敢如此做,自然就有办法让他们只认贤王为仇人,当然我是不会拿他们做心腹的,他们只是做为对付贤王的棋子"

    沈秋君见六皇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深吐了一口气

    六皇子知道沈秋君良善,定为那些牵连的百姓失了生命而心里不舒服,便笑道:"大齐毕竟以仁德治世,少有连坐之事,这次我也做的有些狠了,这样吧,我会做场法事,让人去超度他们,这事便算是过去了,咱们以后都不要再想此事了"

    沈秋君不由摇头道:"他们既然是依律被杀的,这事怕是不好办,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六皇子笑道:"这事就交给我,我必会办得妥妥的,只是以后,你不许再想此事,这都是贤王的罪过,我们都是迫不得已的"

    沈秋君只得点了头,六皇子见此不由笑了,二人这才算和好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二章 六爷赔罪,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