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ryuia,see_an和笑靥狐等亲的打赏!

    感谢好欧和青儿20105的粉红!

    感谢广寒宫主a的评价票!

    贤王见手下一个个喜形于色,不由得苦笑

    他的人还没有找到机会给李意书做套呢,李意书就无意间撞到太子的人卖东西给北蛮人,如果说这事放在前几月,贤王自然会瞅着这个机会,指使人与李意书一起将太子告发

    因为当年太祖打天下时,曾被北蛮背后偷袭,所以庄氏建立大齐后,就下令不许大齐将东西卖给北蛮

    十数年下来,可苦北蛮人了不说兵器等,便是寻常果腹御寒的粮食布匹也不宽裕,尤其是在春夏换季之时,皆面临断粮的窘境,而秋冬之季则紧缺棉衣所以这个时候往往会有大齐的百姓为了赚得高价利钱,偷偷卖东西给北蛮人

    而朝廷自然不会坐看百姓阳奉阴违,那两季之时,便会严加看防,一经发现,便会严厉处理,有时为了震慑百姓,还会以通乱叛国罪论处

    如今身为一国储君的太子,竟然也会为了谋利而与北蛮人交易,违背祖宗家法,真要揭露出来,也够他受的

    可惜,现在贤王什么也不能做

    他因为府里用度太大,银钱上一时张罗不上来,便也想到这个捷径,今年过年时节就悄悄指示手下人利用职务之便,偷偷卖些物资给北蛮,没想到他们做事倒是麻利,已于两个月前找准买主大嫌了一笔,不然贤王哪里能有闲钱寻到那些江湖人去劫杀六皇子

    他的人当然会做事妥稳,但是一经告发太子,太子必不会痛快承认,到时皇上免不了让人细查,这种情况下贤王不敢保证自己的人不会露出蛛丝马迹

    贤王明白,皇上可以默许他们兄弟之间为了皇位而动些手脚,相信算计,但是这个是原则性的问题,他决不能犯,被皇上知道了他只怕也就失去了夺嫡的资格

    贤王投鼠忌器,默想半日,不得不提笔告知手下的人:一定要设法保住李意书,而且务必劝告他不许将此事声张,便以后与北蛮人做生意之事却是不要再有了

    着人送走信后,想到失去如此好的扳倒太子的机会,贤王心里特别难受只好安慰自己:至少李意书已经看清太子鼠目寸光不堪大任的真面目,将来定会影响到其父城安伯,近而影响到朝中一些文官,总算是有得有失!

    过了好几日,吴天佑才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太子:与北蛮的交易的事情败露了

    太子一听慌了神,连声埋怨道:"看你出的什么生财的好主意,如今可要怎么办才好?"

    吴天佑被太子教训了一顿,心神倒是稳了许多忙道:"如今李意书已经被贤王的人抢去,如果他二人联手告发的,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不如请徐戒帮着出个主意"

    太子大声斥道:"关键时刻,舅舅总出这些馊主意当年祖父在北蛮人那里吃了大亏,徐戒本就是祖父的人若是被他知道我竟然为了私利违背祖父之言,你打量他不会心里有疙瘩吗?"

    吴天佑不由急得团团转,忽然眼睛一亮,对太子笑道:"北边本就有很多将领是听命于贤王的,他们如今将李意书抢到手中,按着贤王没事还要来挑太子爷的错的性子,这次怎么倒悄无声息,莫非贤王也曾做过那种事?"

    太子略一思忖,不由拍手笑道:"果然蹊跷!原来堂堂的贤王也不是那么干净的人,我看八成就是这样子,所以他不敢挑起事来,免得父皇真派人去查访,露了他的底子"

    吴天佑越想也越觉得有道理,又道:"贤王必也恼怒李意书的,但仍要保他,看来是想通过他,结交朝中文臣世家"

    太子冷笑道:"李意书挡了我的财数,况且又有那样一个大把柄落在他的手中,我怎能让他就这么逍遥在外,我听说他倒有个嫡妹如今已经长大,若是我纳了她,将来成了一家人,岂不是皆大欢喜?"

    吴天佑忙道:"这些世家最是高傲,庶女倒也罢了,那嫡女必是死都不会嫁人为侧室的,还请殿下三思!"

    "舅舅此言差矣!"太子摇头笑道:"我的侧室可不是普通的妾室,那是要上玉碟有封诰的,若是她是个绝色的,以她伯府嫡女的身份,做个正三品的良娣倒也使得不要说什么伯府千金,她若是将来嫁不成世子,熬一辈子也未必能熬到三品诰命,且不必说,若她真是个好的,将来我登基后,说不定一品的妃子也做得"

    吴天佑无法,只得低头想了一下,道:"听说城安伯的嫡女年纪尚幼,未足及笄,殿下此时上门提亲怕有些不妥,还是从长计议才是"

    太子便道:"时间等不得,我得在李意书的事情传来之前,就将亲事定下,等城安伯府知道*后,就不好办了,现在就派人好好盯着他府上,若有些异动马上告诉我,说不定就有奇遇呢"

    所谓无巧不成书,如果李瑶琴老老实实在家呆上两三个月,也许真让太子寻不到什么机会,可偏偏李瑶琴算着日子,知道哥哥此时定是遇到麻烦了,再怎么说也是两世的兄妹,她也真当李意书为哥哥,故此时心中不安

    其实也怪前世李意书被贤王的人说动了,认为皇上必不会现在就舍了太子的,故如果太子所行之事传到皇上耳中,为了皇家的体面,也不过是暗暗惩罚太子,但是做为知情人来说,被灭口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事情已过去很长时间,太子的人也必会将漏洞填补好,而且他手中还真没有什么证据,说不定反会被扣一盆子屎

    所以李意书只得与贤王的人一起装聋作哑,心里却明明白白,太子决不是明主,然此事实在不易宣之于口,故前世对李瑶琴也是含含糊糊,并曾说得明白,以致于有些误导了她

    李瑶琴越香越担心,便想去寺院为兄长祈福

    不过现在,她可不敢再去广源寺,因为前世就是广源寺的僧人说她命格奇特的,幸好厩内也有一家小寺院,名声倒不错,多是一些不方便出京的贵妇早晚过去烧柱香

    李夫人听说后,倒也觉得可行,虽然她仍然不方便同去,便想着最近女儿比之前要乖觉了很多,那家小寺院多有王妃贵妇们时不时过去,定然不会出错,多多派了丫头婆子们跟着去,想来应无碍

    李瑶琴前脚出了伯府,后脚太子就得了消息,心中暗喜,觉得倒可以来段游龙戏凤的戏码了

    偏巧今天沈丽君也来到小寺院,为儿子祈福

    两队人马同进到了寺门,李瑶琴只得下了车,侍立在院门,静候贤王妃先行

    沈丽君眼睛都不瞟一眼地带着人走了过去

    虽然这几日贤王认为李意书已经是自己的人了,对城安伯府要客气些,但是沈丽君却认为李意书已经失了告发的先机了,又得罪了太子,他以后只得投靠于贤王,骤然对他家热情,反让人以为贤王府就是如此现用现交,再则看到李瑶琴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就心里不舒坦,故仍是待李瑶琴如故

    在这个特权社会,李瑶琴也无法,只能遵从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直到沈丽君一行走过去,这才随后跟着进了寺院

    寺院虽?倒也五脏俱?也有两三个小院子,沈丽君便选了东边较大的那的,李瑶琴只得去了西院

    两边刚准备得差不多时,太子就带人过来了

    寺院主持倒是颇有性惊,因为这寺院太?故大多只有些女眷前?少有男子过来的,且又闻听太子名声不雅,便欲阻挡

    太子笑道:"前几日太子妃曾派人来这里求平安符,不知可好了没有?"

    这可是睁眼说瞎话,太子妃这几日哪里派人来过?

    太子旁边的侍从吩咐道:"还不快拿来,殿下正好顺路捎着"

    主持无法,只得退回大殿去为太子妃祈平安符

    这边,太子便去了西院

    听见说太子前来拜会,又道略知北边的一些事,怕是李意书有些麻烦了

    李瑶琴听说后,不由恨得牙根痒痒,前世也是如此骗得她相见,差点惹出麻烦来,今生她已知哥哥有惊无险,自然不会再上他的当了

    于是想了想,让人悄悄去找主持出面,又派人前去向沈丽君求助,这才命人向太子说明道:"碍于规矩,此时不方便与太子相见,若有什么话,还请对城安伯说吧"

    太子听了咬牙,没想到李瑶琴也是个心冷的,听说自己亲兄长出了事,竟然无动于衷,便笑道:"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家小姐不过一个小姑娘罢了,哪里用得着避嫌,见见又何妨"说罢,便带人往院里闯去

    此时,沈丽君也得了太子闯去西院的事,心腹说道:"王妃要不要去管一管?万一那伯府小姐真被太子坏了名声,将来两家做了亲,于咱们王府不利啊"

    沈丽君笑道:"管自然是要管的,只是现在时候不对再说也不知那李小姐是什么脾性,贸然进去管,万一坏了她的好事,倒是好心办坏事了,等她派了人求助,或事情真不好了,再说吧"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四章 太子反应,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