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刚说完上述的一番话,李瑶琴派的人就已经到了

    沈丽君倒没想到李瑶琴反应竟然如此迅速

    其实如果沈丽君能从大局出发,现在就过去,想法子解了李瑶琴的围,更能加深城安伯府对贤王府的感激之情,以后二者同盟也会更加的牢靠

    但是再理智会算计得失的女子,也会有感情用事的时候

    李瑶琴先是冷落兰姐儿,后又对贤王有了觊觎之心,沈丽君对她怎能心无芥蒂,自然想着让她多出出丑,故李瑶琴的人被告知:王妃正在颂经,不敢贸然打扰,还请等上一等

    就在李瑶琴派来的人急得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时,贤王竟然也来到了寺院

    这段时间连番发生的事,让贤王心情很不顺,得知妻子在此上香,便想着到此散散心,顺便接妻子一同回府

    沈丽君得知贤王前来接自己,喜之不禁,底下人也纷纷凑趣

    沈丽君哪里还有工夫颂经,忙带人接了出来

    贤王此时却已得知太子也来了,不由心中惊讶

    沈丽君知此事不好隐瞒,且还真不能让李瑶琴嫁给太子,平白给了太子助力,便说道:"我自来了便一直在院中,并不知此事,倒是方才是与城安伯府的小姐一同进来的,却并没有听说太子之事"

    这时底下人适时出来说道:"城安伯府的人来求见王妃,因王妃正在颂经,不敢打扰,如今正等在那里"

    李瑶琴的人终于被传唤了过去,一见到贤王夫妻,忙跪下道:"我家小姐正在祈福不方便见外人,可是太子殿下非要见她不可,这可是关于我家公子的福运,还求王爷王妃能帮着解了这个围城安伯府必感激不尽"

    沈丽君惊叫:"还有这种事,你方才怎么不早说,这都过去好大一会儿啦,可别真出什么事"

    那人见沈丽君一脸关切模样,再看贤王也皱起了眉头,知道他夫妻定不会坐视不理顿时松了口气,也不敢说是王妃的人态度强硬直道:凡事见了王妃再说,她们听了也是白搭

    "事急从权,不早早将话说明白,险些误了大事"沈丽君责怪了完那人又对贤王道:"这事可怎么处理才好?"

    贤王说道:"你不用着急,我先过去看看再说"

    再说太子带人硬闯进院子里,丫头婆子们急忙上前阻拦

    太子知道只要今日李瑶琴与自己有个什么不妥这门亲事就算是稳稳的,城安伯府自然也是就自己的人了,可如果事情不成,城安伯府必会与自己为敌,故太子也拿出了狠劲儿,着人堵了院子,将那些丫头婆子都堵嘴捆了

    李瑶琴与几个亲信丫头婆子在房中直急得团团转,如今也过去有一会儿了可主持与贤王妃皆未有人前来,看来主持定是不敢得罪太子,这才躲了起来将来出了事,自然全都推到太子身上

    至于贤王妃,李瑶琴倒是拿不准了自家哥哥已经投诚了贤王,她怎么也该想法子助自己才是

    正焦急之际,太子已经走到房门前,李瑶琴看着太子一脸猥琐地笑,心里直犯恶心

    且不说太子将来是夺位的失败方,跟着他会很惨,单想想他不仅有妻有子,还有无数的侍妾,标准的种马男一个,作为一个具有现代思想的她,如今的伯府嫡长女,宁死也不会让自己委身于这种人作妾

    李瑶琴想得明白,就在太子将要迈步进入房间时,终于的把心一横,自头上拔出簪子,就抵在自己脖颈上,大声叫道:"太子殿下请留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凡事都要有个规矩,我乃是一介闺阁女子,怎能见外男,况且又是佛门清修之地,还请殿下速速离去"

    太子不由愣了一下,接着便饶有趣味地打量着李瑶琴

    李瑶琴本就长相美貌,之前因被深深打击,心灰意冷,瘦得皮包骨头,如今一两个月,已经长了不少的肉,倒不再形销骨立,却仍是柔弱的很,如今看在太子眼中便有一种弱柳扶风的美态,兼且现在又一脸气愤,杏眼圆瞪,娇喘微微,更有一种别样风情

    太子细想自己身边的姬妾,艳丽丰满都有之,清纯窈窕者也不乏,倒还真没有这样病西施一般的美人儿

    太子不由笑道:"李小姐也太囿于规矩,只是未免想得太多了,我今日来不过是想将令兄在北边的情况告知于你,你又何必如此呢?快放下簪子,我们说说话"

    李瑶琴没想到太子竟然倒打一耙,倒象自己心里藏了龌龊想头似的,不由更加生气,也不放下簪子,只遥遥对太子见了一礼,说道:"民女见过太子殿下,若是我哥哥在北边真有什么意外,还请殿下将之告诉我父亲,我一个闺中弱质女子哪里懂这些,况且我现在正在祈福,实在不易见外人"

    太子笑道:"何必多此一举,我今日正好遇到小姐,不如就此将事情说了,小姐再回去告诉令尊便是"说着便要向前迈去

    李瑶琴忙叫道:"殿下何必要逼民女呢,生死是?名节是?我与殿下无话可说,若是殿下再前行一步,民女也只好血溅于此,以死明志"

    太子不信李瑶琴真能舍了性命去,他也不是没有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那些女子不管之前如何刚烈,真成就了好事,消沉些时日,也就认了命,如今也是争宠争得不亦乐乎,所以太子仍是坚定地上前走了一步

    李瑶琴没想到自己重生一次,就得个血溅佛堂的下?可是又不甘心被太子谋算了?心里发狠,便将簪子真就划向脖颈,惊得众丫头婆子阵阵哭喊

    太子看着李瑶琴脖子上慢慢滴下的血,不由骇得硬生生将迈出的步子收了回来

    他最初的想法是,自己相貌堂堂,又是将来的皇帝,身边有名分的侍妾,定会被封妃嫔的,李瑶琴见了未必不会动心若是她真不动心,便想法子和她在室内说会话,拿到她的贴身之物,为上门提亲做个凭证,只要城安伯府乖乖就范,她的名声自然一点都不会受损

    可如今见李瑶琴竟是个真正刚烈不怕死的人,太子可不敢真就逼死了她,况且如今贤王妃正在东院,不仅与城安伯府成了仇家,又让贤王多了一人把柄

    想是这么想的,太子又不愿立马退出去,那样也太没面子,少不得嘴硬,说道:"你吓唬谁,就那点血,有本事,刺下去直接毙命才算贞烈呢"

    李瑶琴本见吓唬住太子,心里刚松了口气,如今见太子虽退了步,却仍在那里以言事相激,心里却不由踌躇起来:为了狗屁的名节,自己犯得着以命相抵吗,如果就此丢了性命去,不知可否还能重生?

    况且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估计太子也不会做什么,顶多抢了自己的帕子之类的东西,以毁坏名声作要胁,让家人同意自己嫁给他

    作为一个现代人来说,名声自然不能同性命相比,只是如果自己此时真失了名节,不是嫁给太子这个肮脏的种马男,就是被关到家庙里过一生,或者父亲为了家族的名誉,逼自己以死殉了名节,倒不如现在就干净地死去,只是生命只有一次,真的很可贵??br/>

    李瑶琴心里?诓欢?面上却不显,仍是大义凛然地面对着太子,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李瑶琴听到外面传来男子的怒斥声,她知道救星来了,此时也顾不得分辨是谁,便悲愤叫道:"父亲母亲,请恕女儿不孝,为了我李家百年清名,女儿只得以死明志"说罢,便闭着眼睛使劲刺了下去

    吓得众人大叫:"不要!"丫头婆子忙忙上前拦的拦,扶的扶

    贤王已经走来来,便正好看到这直击他心神的一幕

    一个柔弱娇美的女子,就那样决绝地以死来捍卫自己的清白名节,这一切不由深深震撼了贤王的心:好一个贞烈的女子!

    此时李瑶琴如一朵柔美淡雅的兰花慢慢倒在地上,簪子摔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丫头婆子们慌忙围上前去,贤王忙大叫道:"还不快请大夫去!"

    太子见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连声道:"晦气!"然后退到院子里去

    寺里主持听说贤王过来西院,也忙悄悄跟了过来,如今见些情景,仗着自己懂些药理,忙上前查看,贤王此时也不方便上前,只得也跟着太子来到院中

    贤王说道:"太子这是为何,竟要如此逼迫她?若是寻常民女也就罢了,真出什么事,不过几两银子就打发了,她可是堂堂伯府千金,若真出了人命,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太子被贤王说得恼怒,正要说话时,主持已经出来对他二人说道:"幸好当时有旁边的丫头推了她一把,簪子并没有刺下去,只是在脖子上划了一道血痕,已经让人去取药来包扎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五章 贞烈女子,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