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王得知李瑶琴无大碍,不由大大放了心

    太子便笑道:"好了,她既然没事,这事也就算是结了"又指着贤王道:"这事只要你不出去说,她一个姑娘家自然避之不及,不会主动提起,如此一来,倒是天下太平了"

    贤王气道:"此事我自当没看到,还请太子殿下放心,我决不会透露出去的,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望太子以后行事注意着些"

    太子哼了一声,冷笑道:"你的话也能信?骗死人不偿命"然后又大摇大摆地走到房前,看着正悄自抹泪的李瑶琴,说道:"我本是好心来告诉你哥哥的事,哪知好心被当了驴肝肺,闹成这般模样,哼!不识抬举的东西!"

    李瑶琴看着甩袖而去的无赖太子,不由气得咬牙切齿的

    这时贤王也走了过来,温声劝道:"你放心,如今已经没事了,另外你哥哥的事,你不要听太子胡乱说,他没有事的"

    李瑶琴忙由丫头扶着,上前对贤王施礼道:"多谢王爷施手相救,若是我哥哥真有什么事,还求王爷能帮着些,民女在些感激不尽"

    贤王连忙说道:"那是自然快不必多礼,你身上有伤,万不要轻易动作"

    李瑶琴闻言,不由抚着脖子上的伤,眼圈便红了,活着真好,她差点就要把命交待到那个*下作的种马男手中,口内又道:"多谢王爷关心,伤口已经暂用香灰止了血,倒是不碍的"

    再说东院的沈丽君听说李瑶琴以死明志,倒是吃了一惊,又听说她受了伤,便急忙赶过来,却看到李瑶琴正在那里娇娇弱弱地与丈夫说话

    沈丽君心里一阵膈应,便笑着上前拉着李瑶琴的手,心疼地说道:"好好的来做拜佛,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好孩子,快让我看看,伤得这样利害,真让人心疼"

    李瑶琴有性惊地看着沈丽君之前还高高在上地对自己,方才有事又不过来,这会子倒是充起好人来了,还在口头上占她便宜,幸好她不真是十四岁的孩子否则此时必会被沈丽君眼中满满的慈爱给骗了

    李瑶琴低下眼眸,小声说道:"多谢王妃关心,已经不疼了"

    贤王见妻子过来他倒不好再留在室内,便对沈丽君说道:"一会小沙弥会送过药来,你帮着上上药,另外,方才之事实在是惊心动魄,你好好劝劝她"

    贤王说着便往外走去,李瑶琴虽然知道今生不同前世,但刚经历了生死如今见贤王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心里不免就想起他前世的温柔体贴,眼睛不自觉得地追随着贤王

    沈丽君虽手中扯着帕子脸上却是和煦的笑容,将李瑶琴搂在怀中,安抚道:"你放心这里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时小沙弥送来药膏,沈丽君帮着一起处理伤口,让人打来清水,将伤口细地细洗了又洗

    李瑶琴也觉得那香灰不卫生,只得忍痛洗了三四遍水,这才上了药,用细纱布将脖子包扎了一圈

    沈丽君又在旁边劝说让她将今日的事,只当做了一个恶梦,不要放在心上,否则真传出去,怕是她也不能讨得什么公道

    其实没有沈丽君相劝,李瑶琴也不准备将事情大肆说了出去,如果真传得利害了,太子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可她李瑶琴的名声可就坏了,说不得太子打蛇随棍上,硬赖上了自己

    当然这事,她不能就当它没有发生,还是要做些手脚的

    沈丽君见李瑶琴心神已经恢复,这才出去告诉了贤王,贤王便派人护送李瑶琴,各自回家了

    李瑶琴回到家里,便将事情对父母说了,因为怕父母担心哥哥,又知他定能平安无事,便没提李意书

    李夫人恨道:"这样的无道之人,将来哪里配做天子!"

    城安伯则默不作声,与家族的人商议了:这次的事,如果还是拥立太子的话,就不能得罪太子,那么就该把女儿献上去

    只是,如今看来太子不仅平庸而且无道,这样的人夺嫡之战中,胜出的几率太低了

    更不要说贤王在皇上心里的份量,明显加重了很多,而且他又素有贤名,剩下的几个皇子的实在完全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况且此事,他也牵扯进来,倒不如就此舍了太子,暂投了贤王,观看几年再说

    是夜,贤王夫妻吃饭时,贤王沉吟道:"明日,让人去太医院讨些药来,女孩子身上留了疤痕不好"

    沈丽君默默吃了两口饭,这才笑道:"那孩子也是个可人疼的,只是倒不必咱们送,怕是明日父皇便会太医上门的,此时咱们若是表现得太热切,可不是个好主意"

    贤王听了,不由笑道:"还是丽玉心思细腻倒是那李小姐比你小不几岁,和你妹妹年岁差不多,你却一口一个孩子地叫着,也不怕把自己叫老了"

    沈丽君忙笑道:"扶玉比她大好几岁呢,而且她又比扶玉瘦小许多,今日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便忍不住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贤王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只是感慨道:"说起来,别看她年纪?真真是一位贞烈女子!世家大族人人满口规矩礼?可临到事前,又有谁真能做到?"

    沈丽君闻言,心里发堵,再看贤王神色,勉强笑道:"只是她到底是个孩子,有多少方法解决不了事情,非要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法子来"

    贤王却正色道:"这才是她的可贵之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真正的书香世家百年清正积淀,才能培养出这样的贞洁烈女来唉,只可惜经过数十年的战乱,世间人皆将名声气节看得轻了,宁可陷入污浊中,也要苟且偷生,就如……"

    沈丽君见贤王猛然打住话头,心里惊疑他又要提当年沈秋君之事,心里更是不舒服,只管低头默默吃饭

    贤王也自悔不该欲拿沈秋君来对比,便也默默无语地吃过饭,对妻子说道:"我先去外书房,这段日子事情太多,可能回来的晚些,你不必等我了"

    沈丽君的手猛然紧攥着衣角,面上却温柔笑道:"哪里能一天就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的,你也要注意身子才是,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是等着你回来又何妨呢?"

    贤王愣了一下,笑道:"我不知到什么时候呢,若是太晚了,顶门开户的折腾人,我就先在书房凑合一夜得了,免得打扰了你休息"说罢,便有些落荒而逃地急步走了出去

    沈丽君怔怔看着贤王离去,心里暗叹一口气,对下面的人说道:"今夜把桂哥儿抱到我房里来,我亲自照看他"

    第二日,果如沈丽君所言,皇上悄悄派了太医去城安伯府给李瑶琴瞧伤

    皇上对于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还是很清楚的,当夜就罚了太子,可是到底是自己亲儿子,又没真酿成什么大错,况且太子如此失德,此时又不能更换太子,传出去皇室面上无光不说,也容易引起朝堂动荡

    但也不能让老臣寒了心,所以皇上悄悄派了太医,又着人安抚几句,这事便算是过去了

    但是贤王如何肯放弃这个搞臭太子的机会,而城安伯府也为自己府上出了这样一个贞节烈女而自豪,岂不白白放过这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且也趁机恶心一把太子,于是寺院之事,便悄悄在各世家大族流传

    李瑶琴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夜之间,就成了名门世家闺秀的典范,而且也是夫人心中的儿媳人?这让她心里压力很?只怕自此后,走到哪里都能端着点了,唉,真是福祸相依

    林景周听说后,不由为自己慧眼识英才而击掌,当日就看她不错,果然是个好的,这样的女子,又岂是寻常的庸夫俗子所能消受的?

    沈家夫妻听说后,皆有辛默

    是夜,一家人吃饭时,沈父问沈昭宁道:"将来有朝一日,你若是带兵打仗,拼到最后,只剩你一人,四周全是敌人,你当如何?"

    沈昭宁飞速看了沈秋君一眼,李瑶琴之事暗自传来,沈家人几乎都在逃避,从不谈论这些

    听到关于李瑶琴的一个赞美,其实就相当于一个耳光扇在沈秋君的脸上

    说实在的,当沈秋君听到这件事时,不得不佩服李瑶琴,如果是她摊上这种事,她还真舍不得对自己下那个狠手,生命只一次,所以她很珍惜,因为她怕死的很,老天不会总眷顾她,可以让她再次死而复生

    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对李瑶琴的做法,沈秋君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也仅仅是佩服而已,她不打算效仿,她出身沈家的骄傲,让她受不得那个窝囊气,若有人胆敢如此对她,她定不会轻饶了那人

    即使面对的是太子,她不敢轻易取了他的性命去,也必会狠狠给他一顿教训,就他那个被酒色淘空了的身子,收拾起来容易的很,这就是武将之女与文官之女的区别,拳头硬了还是很有好处的

    ps:感谢laura0968和see_an打赏的蛋糕!

    感谢风过留香01,cherry陈和r_等投出的粉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六章 美名传扬,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