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以沈李两府的势力来说,太子对沈家顶多也就是暗地里下些拌子,他还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到沈家头上,双方真闹将起来,他的太子之位未必就能坐得住

    相对于较弱些的城安伯府,李瑶琴如果不想嫁给太子,又不愿坏了名声,在那个孤立无援的境地,自杀保节,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了

    对于今日父亲郑重其事地询问哥哥的用意,沈秋君也是心知肚明

    当年那件事,除了偶而会做个恶梦,打雷下雨天不敢入睡外,其实对她来说早就过去了,别人赞美李瑶琴根本就不会妨碍到她什么事

    如果时光倒流,她仍然会选择持刀将那些人杀死,而不是窝囊地自杀,因为死了也是白死,家人便是想为自己报仇,也未必会找到仇家,而她手里有武器,又会些拳脚工夫,怎么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此时沈昭宁说道:"这种情况下,作为军人的骄傲,自然是自刎殉国,扬我大齐志气,将来还能落得个至死不渝的美名流芳千古但是,如果是儿子的话,只要敌人杀不了儿子,儿子必与他血战到底杀一个够本,杀一双是赚了,再不济也要咬下他身上一块肉来另外,虚名算得了什么,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抗争说不定还有生机,自杀真就是自寻死路了,仇者快,亲者痛"

    沈父听了暗暗点头,倒是沈秋君刚好夹了一块肉,听到哥哥说什么要咬下对手身上一块肉,这块肉便怎么也吃不下去,只得放在旁边小碟子上,嗔道:"哥哥,正吃着饭呢,你说这些恶不恶心,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沈夫人一直在留意着女儿见她真不在意此事,便也忙对沈父抱怨:"就是,一家人好好吃个饭不好吗,非得谈打仗谈朝事,干脆你父子二人去外书房吃算了"

    沈家父子忙忙道歉,此后沈家心里的石头算是真正落了地知道再不用担心沈秋君会受过往之事的影响了

    没过多久,沈家便查好日子去程家纳采问名,八字自然是合的,两家在此期间也都门户皆安,于是选了好日子过文定

    这日好些亲友得了信纷纷上门贺喜,沈丽君也一早就来了

    沈惜君没来,于夫人倒是一大早就到了说是沈惜君前日被诊出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不敢让她随意坐车走动

    沈夫人大喜过望,连声向于夫人道喜,于夫人喜笑颜开,忙道:"同喜同喜"

    一时于夫人与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忙回府去了,沈夫人自然少不了派人一同过去看望女儿,得知一切都好沈夫人不由在心里默默念佛,又觉得这是程秀梅带来的好运,对这个媳妇越发的满意了

    吉时到了沈昭宁便带着聘书,由媒人领着,会同一些亲友抬着定礼浩浩荡荡去了程家

    其他的夫人们则抓着这个难得相聚的机会,继续喝茶聊天,自然免不了三五成群聚在一处,神秘兮兮地谈论李瑶琴之事

    沈秋君乃是未嫁女,倒不好在前面晃悠,只在偏厅帮着处理些杂事,沈丽君在外间坐了一会,便走到她跟前,感慨道:"前几日城安伯府的事,想来你也听说了,那李小姐可真真是个可敬可佩的贞节烈女如今人人都赞她,可见果是生死事?名节为?她能有这般气骨,真是我等女子的楷模,该当流传千古"

    若是这话换成任何一个非沈家的人说来,沈秋君都会连连赞同的,只是如今听沈丽君如此说来,便觉得刺耳的很

    再看沈丽君看着自己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沈秋君不由怒从心起,她原本以为,经过她识破了沈丽君算计自己一事,沈丽君定愧于再见自己,两人自此井水不犯河水,也不用明着撕破脸面,各自保留一点体面也就是了

    如今看来,见自己没了利用价值,因为当年之事,她竟要自己以死明志了

    沈秋君气得欲反唇相讥,忽想到今天是哥哥的好日子,万一吵闹起来,不吉利不说,外人看着也该笑话沈家了,于是便看着沈丽君冷笑几声,转身回了自己院子,然心里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想了想,招手叫来一个小丫头悄声吩咐了几句

    订亲之事一切都很顺利,沈夫人合不拢嘴地笑了一天,倒是后来从身边的一个多嘴的丫头口中听到沈丽君的一番言语,心里便有辛重

    送走众亲友后,沈夫人叫沈丽君到房中来

    屏退下人,沈夫人沉着脸问道:"你最近过得可好?"

    沈丽君不提防母亲有此一问,怔了一下,忙笑道:"自然过得极好,母亲为何有此一问?"

    沈夫人看着女儿,叹道:"我是你母亲,你有什么心事,不必藏着掖着,是不是贤王对你生产那天的事耿耿于怀,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沈丽君忙道:"没有,他对我一直都很好,对那日之事,并不曾提起过"

    沈夫人细细打量了女儿的神色,摇头道:"我不信你也不必骗我,如果不是他说话剜你的心,你如何会有轻生的念头!你可别为了他人的冷言冷语,就想自杀殉节你便是不看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也该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活着贞洁烈女的名头有用吗,能让人起死回生,从头开始吗?"

    沈丽君觉得自己被狠狠打了一个闷棍,心里堵得难受,只得强笑道:"母亲放心,我当日也是为了治?不得已才为?贤王他,他并没有往心里去,他还说,只要我能平安活下来,他愿倾尽所有"

    沈夫人这才放了心,又劝道:"宁要讨饭的娘,不跟当官的爹,就是为了孩子也不要有那傻念头,况且那事也只有咱们自己人知道,事情又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便是真死了,也没人给你立贞洁牌坊"

    沈丽君只得诺诺,又被沈夫人拉着絮絮叨叨好长时间,才被放了出来

    一出来就见沈秋君正拿了大把的花,一边取笑,一边往沈昭宁头上戴

    沈昭宁对程秀梅这个媳妇还是很满意的,此时被妹妹取笑,只红着脸呵呵傻笑

    沈丽君看到沈秋君笑着往自己身上瞄,火气更大了,想过去出言讽刺几句,可自己如今也有心?只得勉强过去笑着说了几句?便离开了沈府

    沈丽君坐在车里,越想越气,如果当年沈秋君也能保持沈家的风骨,忠贞不屈,殉节而死,也不至于让沈家蒙羞,让她在名门世家面前抬不起头来

    这时恰好经过永泰侯府,沈丽君便命人递上帖子探视沈惜君

    沈惜君因前次怀孕出了意外,这次不仅她自己,便是整个侯府也都是严阵以待

    于夫人自然不敢拦沈丽君,但心里却是极不满意的

    她今日之所以给沈夫人说了儿媳有孕的事,一是礼节,沈惜君不到场总得有个解释,二则是终于可以有嫡孙了,心里的喜悦实在是压不?便对沈夫人说?又明言道:"日子太短,须过了三个月后再对外说,府上尽管放心,必不让她费一丝心神的,阳儿屋里人也都撵了出去,等三个月胎做稳了,不怕劳累了,到时再请府上的人一同乐乐"

    沈夫人听了,知道于夫人对上次沈惜君没了孩子,是有些迁怒于沈府的,毕竟是在沈府亲眷来往中出的事,如今于夫人以嫡孙为重,自然会好好照顾女儿的,倒也就悉听尊便了

    沈惜君听说大姐过来看自己,心里也有些纳闷,明明母亲已经派人来,说让自己好好养胎,不要劳神,等满三个月后,再来看自己的,姐姐怎么又过来了呢?看来还是不太放心自己啊

    这时沈丽君已经到了,看着妹妹开心的笑脸,她也只好强笑着走过去寒暄祝福

    沈惜君道过谢,就拉着她,连连问道沈昭宁文定之事,沈丽君只好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

    沈惜君笑道:"母亲今天还不定多高兴呢,等明儿扶玉再嫁了,父母也总算是操够了心,也该舒心地过几年享福的日子"

    沈丽君陪着笑了一会,又提起李瑶琴之事

    沈惜君不由睁大了眼睛,笑道:"世间还有这等奇女子!我竟没听说过呢"

    一时又幸福地埋怨道:"自从诊出我有了孕事,外面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婆婆和夫君一概不许传到我这里来,只让我每天好好吃啊喝的,我还真怕等我生孩子时,不知胖成什么样呢"又悄声道:"我们与太子有亲,此等事,怕是不会在府里流传了"

    沈丽君便道:"如今明面上大家都装不知道,其实心里暗地里称赞不已,就连与城安伯府沾亲带故的人,现在说起来话来都腰板挺得笔直"

    沈惜君是要做母亲的人了,闻言后不由皱眉道:"呸!这世间总有那种人,别人因为好的出了名,便一窝风地跑去沾那个光,若是不好了,又该帮着外人上前踹一脚,好撇清关系谁家的孩子,谁心疼,若是李瑶琴真死了,除了她的父母至亲外,那些沾光的人,谁会心疼?"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一七章 丽君受挫,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